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05章 西域风云动(上)
    薛仁贵从白文墨处离开之后,直接就奔着吴辰休息的帐篷走了过去,将吴辰从睡梦中弄醒之后,急声问道:“老吴,白文墨和那一批学生到底是什么来头?你跟我说说。”

    “什么来头?”迷迷糊糊的吴辰愣了一下,半晌才急赤白脸的问道:“你就为这破事儿把我弄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快说,别墨迹,当心我弄几个人天天站你帐篷外面吹哨子。”薛仁贵一点都没有打扰别人休息的愧疚,他和吴辰熟的很,完全没有必要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礼节,如果吴辰不说,估计他真能干的出来。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吴辰有些丧气的揉了揉脸,叹了口气说道:“你还记得当初的老包不?”

    “老包是谁?”薛仁贵迷惑的问道。

    “呃,忘了,那次去青州是二愣跟着,不是你。”吴辰尴尬的笑笑:“殿下在青州办了一个子弟学校你知道吧?”

    “知道。”薛仁贵点点头,瞬间反应过来,试着问道:“这些学生就是子弟学校毕业的学生?”

    “你说呢?如果是国子监的学生,你认为殿下会派到你这里来?”吴辰嗤笑一声,有些鄙夷的说道:“国子监的那些就不是学生,都特么是大爷,到你这里来,不说有没有那个胆子,就算是有只怕没出关就全累成狗了。”

    “这么说这批学生素质不错,我刚刚看他们一个个精神头都挺好,没什么累的表现。”薛仁贵点点头,回忆了一下刚刚看到那批学生时,学生们的状态。

    “当然不错,子弟学校可不养废物,这些个学生娃除了上学,回家还是要务农、务工的,而且就算在学校里面,也是有体育达标项目,不合格的根本就毕业不了。”吴辰简单的说了一下子弟学校的教育方式,随后若有深意的问道:“怎么,有什么想法?是不是想要扣下一批?”

    “如果他们能让薛某满意,老子就都扣下来。”薛仁贵嘿嘿笑着狮子大开口。

    这是一种试探,如果吴辰不提什么反对意见,或者说吴辰没说宫里那位有什么特殊安排,那么他或许真的会把这一批人全都扣下。

    “这事儿你和老白去谈吧,那些学生很快就毕业了,殿下的意思是让他们自主择业,没有进行更多的安排,所以老白应该有很大的话语权,必竟他是那些学生的老师嘛。”吴辰给薛仁贵透个底的同时,顺便出了一个主意。

    “成,有你这句话就成,明天请你吃烤全羊。”薛仁贵一巴掌拍到吴辰肩上,起身就走,来去匆匆的样样,看的吴辰目瞪口呆,半晌没发应过来,感叹军营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想当初薛仁贵多有礼貌的一个人啊,现在竟然变的可以把人从睡梦中弄醒面不改色,甚至自己的问题得到解答之后连个谢谢都没有。

    哦,不对,他说明天要请吃烤全羊的。

    可是,西域这破地方,作为势力最大的一股马贼,请人吃烤全羊似乎和在中原地区请人喝口水没啥区别吧?那家伙怎么说的出口的。

    当天下午,薛仁贵一伙忙着清点物资,吴辰一伙儿则是忙着休息,从阳关出来他们整整走了一个多月,风吹日晒不说,还要担心携带的物资装备,连个囫囵觉都捞不着睡,现在到了自己人的地头,自然要好好的睡一下。

    撇开下午及晚上的忙碌不说,第二天一早,薛仁贵就把所有人都招集到了一起,开会研究今后的日程安排。

    “薛大队,我就没必要参与了吧?”想要偷懒的吴辰愁眉苦脸的站在帐篷门口,不情不愿的说着。

    薛仁贵却在他的肩上推了一把,将他推进帐篷:“反正你一时半刻也不急着走,留下听听吧,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漏洞。”

    薛仁贵刚一露面,帐篷中立刻响起卫兵的声音:“起立!”

    “都坐吧!”薛仁贵高居主位,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所有人坐下:“在坐的彼此间基本都认识,为了节省时间,薛某就不给你们一一介绍了,一会儿想要发言的时候,自行介绍一下就好。”

    言罢也不等众人表态,就接着说道:“西突厥乙利小可汗引兵五万前来攻击我们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某决定,两日之后进兵高昌与之决战,诸位可有异议?”

    “头领!”一位有着吐谷浑特征的汉子从坐位上站起来,先是用有些含糊的大唐官话说道:“诸位,某,拓跋木弥,吐谷浑人,现领兵三千,第一骑兵队队长。”

    等到拓跋木弥自我介绍完毕,薛仁贵才沉声说道:“说吧,你有什么问题!”

    “首领,我等本为马贼,为何一定要与西突厥死磕?”

    拓跋木弥原本是吐谷浑的名王,在前隋时曾带领数千户想要归化,但是被前隋所拒绝,是以为吐谷浑国内所不容,于是就在西域一带到处流浪,一是躲避吐谷浑国内的追杀,二是想要找一个适合的存身之地。

    可就在一年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家伙的行踪被人泄漏,走投无路之下带人遁入一座峡谷,而那峡谷正是‘獠牙’大队的临时休息之所。

    交涉之下,拓跋木弥选择了投降,从此带着自己的手下归附于薛仁贵的‘獠牙’指挥。当然,这其中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过程,因为篇幅就不再赘述。

    “咳,我说几句吧”瘦瘦的白文墨站起来,一声轻咳之后说道:“老夫,白文墨,昨日夜里被头领引为军师一职。”

    “白先生请讲!”拓跋木弥十分客气的说道!

    他是一个粗人,但不是一个傻人,‘獠牙’大队定其来到的装备、与物资,精确而完备的情报,加上平日行军中的军容军纪,无一不代表着它是一支完备的,有后勤支援军队。

    而在西域能出现全是汉人,装备精良到能将士兵武装到牙齿的军队,若说和大唐没有关系,只怕鬼都不会信。

    所以,突然冒出来的白文墨,他很理智的保持了应有的客气。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