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20章 长孙冲的生意(上)
    “第四卷《洛神赋图》?哪来的?”李承乾看着桌上展开的画卷,蹙眉问道。

    “今天我和哥哥们去大兴善寺……”杨雨馨毫不隐瞒的白天发生的事情和李承乾说了一遍。

    小姑娘并不知道杨天和称心是怎么得到的卷轴,只是说了前面怎么溜进去,后来如何被人跟踪的过程。

    不过这已经够了,杨天和称心消失了一段时间,出来之后手中就多了这些东西,如果说不是从兴善寺里带出来的,怕是没人相信。

    “手镯是称心送给你的,你就戴着吧。”看着小姑娘有些心疼的将手镯摘下来,李承乾满不在乎的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拿下来回去。

    这东西李承乾戴不了,拿来送人只会是惹祸的根苗,所以不如让小姑娘自己留着。而且这手镯终归是称心他们拿命拼回来的,李承乾就是再差劲,也不至于从小姑娘手上要过来。

    “殿下,您原谅我哥他们一次好不好?”杨雨馨小姑娘到底在宫里混了很长时间,知道事情的经过必须说清楚,只有说清楚了,由李承乾来决定是否扛下这次的事情,这样才不会有后患。

    否则如果她选择隐瞒,那么将来如果给李承乾惹来麻烦,到时候只怕他们兄妹加上称心,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你说还有一只白玉观音,和一对翠绿耳环是吧?”李承乾一边示意小姑娘把画卷收起来,一边问道。

    “是,是的。”杨雨馨有些忐忑,生怕李承乾会因为这两件东西找称心的麻烦。

    李承乾犹豫了一下,最后沉声说道:“你去告诉他,那白玉观音本宫要了,同时本宫答应他一个条件,除谋逆之外,任何条件他都可以提。”

    “喏!”杨雨馨轻轻答应一声,出门而去,现在离宫落锁还有一段时间,她决定抓紧时间把这件事情办了。

    在小姑娘的心里,白玉观音与李承乾的一个条件比起来,那是一在平地一在天的区别,留在称心手中远没有那一个条件有用处。

    果然,小姑娘离开没多长时间,就抱着白玉观音的跑了回来:“殿下,称心他说条件什么的就算了,这白玉观音殿下如果喜欢就献给殿下。”

    李承乾洒然一笑,打量着白玉观音:“行啊,那本宫承他这份情,不过下次有机会你告诉他和你哥,他们两个每人都有一次提条件的机会,本决不食言!”

    “喏!”小姑娘欢天喜地的答应一声。

    李承乾这种作法等于变相的扛下了这次的事情,今后再发生什么都与杨天和称心再无干系,这是其一。

    其二,杨天与称心每人一个提条件的机会,这几乎相当于半块免死金牌,只要他们两个不参与谋逆之事,犯了任何错误,几乎都可以用这一次条件来相抵。

    这与《洛神赋图》和白玉观音比起来,无疑划算的多。

    一场与明抢无异的盗窃,以皆大欢喜而收场,除了那个中年和尚郁闷的想要以头撞墙之外,几乎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且在知道杨天和称心他们是皇家的人之后,中年和尚立刻就放弃了那份报复的心思。当夜将东西收拾一下,来了一个远遁三千里,逃的无影无踪,以至于李承乾后来想要追查这些东西的来源时,竟扑了个空。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得到白玉观音之后的李承乾十分高兴,好几年老妈过生日没有送过像样的礼物了,这一次总算有了一样能拿得出手的。

    至于《洛神赋图》……这东西比较重要,留着将来有事求老头子的时候再用,现在还是先收起来比较好。

    所以夜魅又多了一个在房梁上开洞的任务,等到她折腾完,时间已经到了午夜,李承乾更是睡的像死猪一样。

    而此刻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漠北草原上,却正进行着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无数青春靓丽的草原姑娘围着篝火,跳着草原上特有的舞蹈,摇曳的身姿在火光的映照下别样的动人。

    长孙冲醉眼朦胧,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转动,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结果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长孙少爷,来来来,你我满饮此杯!”薛延陀可汗真珠夷男看着姑娘们热辣的舞蹈,热情的邀请长孙冲共饮。

    按道理来说长孙冲就算是长孙无忌的儿子,也当不得真珠夷男亲自相陪。

    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在某些时候是比道理还要大的,在这种由铜、锡等金属混合而成,叫作钱的东西面前,真珠夷男即便麾下有二十余万控弦之士,但也不得不屈尊降贵的来陪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孩子。

    大唐的商人会以一文钱五斤的价格来收购那些没用的羊毛,同时还会以两文钱五斤的价格收购羊奶,牛奶。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由不得真珠夷男不开心,而且这位可汗很担心这笔生意会跑掉,他的牧场上可是有着大量的牛、羊,如果这些东西可以卖钱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真的可以称霸草原了。

    钱可以换来很多东西,美酒、华服、武器、铠甲好多好多。而有了武器、有了铠甲,再加上手下二十万控弦之士,一统草原很难么?

    阻挡自己那么多年的阿史那社尔啊,要不了多久就会匍匐在自己的脚下,亲吻自己的靴子。否则,薛延陀将会彻底的摧毁阿史那一族,让他们变成历史的尘埃!

    为了一统草原的梦想,真珠夷男堕落了,不惜放下身段,去陪一个还没有自己儿子大的小娃娃。

    钱!真是个厉害的东西。

    一夜的狂欢,长孙冲最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帐篷,只知道醒了之后身边多了一具温暖的躯体。

    努力的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最后长孙冲发现,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只是隐约间记得那高亢的呻吟,粗重的喘息,以及……。

    “冲子,冲子,醒了没?醒了就快点出来,兄弟们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了。”唐俭的儿子唐善识叫魂一样的声音在帐篷外面不断的响着,似乎不把长孙冲叫出来,就不会罢休一般!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