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26章 袁天罡(上)
    李承乾忽忧忽喜的表现让白蝙蝠有些无法接受,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暗影中的夜魅,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他就那样,不要理他就好!

    当然,这是小白自己理解出来的,因为夜魅只是两手一摊,作了一个两眼上翻的动作。

    “哐”的一声巨响,将白蝙蝠吓了一跳,急急从夜魅那边移开视线,就听李承乾说道:“小白,去查一下,看看袁天罡现在在什么地方,找到他!”

    “喏!”白蝙蝠兔子一样从房间中窜了出去。

    以前和李承乾接触的少,从没发现这货竟然是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逗逼性格,今天真是长见识了,原来印像中那个风度翩翩,带着一股妖异感的少年太子,真实的一面竟然是这样子的。

    “呃,她怎么了?”看着飞窜出去的小白,李承乾有些愕然的问道。

    夜魅很想说:你把她吓到了。但犹豫一下还是把这句话咽进肚子里,淡淡说了一句:“小白最擅长的就是速度……”

    “不错,雷厉风行,你们以后应该多向她学学!”李承乾还是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兀自喃喃的说着。

    “喏!”夜魅无力的回答着。

    “小夜,我问你个事。”李承乾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夜魅身处的暗影位置说道。

    “殿下请吩咐!”夜魅淡然说道。

    “你在江湖上跑的时间长,知不知道有谁能‘通灵’的?”不管老崔死没死,李承乾决定都要试试,或许……地府的时间和阳间不一样呢。

    夜魅认真想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通灵’是什么?”

    “‘通灵’……‘通灵’就是能和一些鬼啊,神仙啊交流的一种能力,你听过有人会这个不?”李承乾现在已经把长孙活命的希望寄托到那个倒霉判官自上,迫不急待的想要找到联系崔判的方法。

    “不知道,没听说过。不过那些和尚、道士什么的不是经常作超度法事么?他们也许会吧。”夜魅不确定的说着,有些狐疑的看向李承乾。

    要知道,李承乾留给别人的印像从来都是不信鬼神的,现在突然之间问起鬼神之道,让夜魅很是惊讶。

    “算了,不问你了。”李承乾颓然坐回椅子,摆摆手说道。

    经过刚刚的兴奋,理智渐渐恢复,李承乾才发现刚刚的想法是多么不靠谱。

    如果他能联系到那崔判官,那就说明别人一定也可以联系,可是到了大唐这么长时间,他却从来没听到有人提过与地府联系的事情。

    这说明如果不是地府有规定不让随便联系人间,那就是人间的确没有能力与地府联系。

    这样的话,将希望寄托于茫然的未知,还不如自己这边多努力一些,看看能不能让老头子改变想法,或者干脆将那一批打算反叛的家伙提前处理掉,一劳永逸。

    稀里糊涂的一天就这样过去,等到第二天天亮,李承乾洗漱过后的第一眼就看到白蝙蝠静静待在门外。

    “进来吧。”抬手对小白招招,李承乾一边吃东西一边问道:“怎么样?找到那老牛鼻子没有?”

    结果,门外的小白脸上闪过一丝怪异,向身侧的一个位置看了一眼,随后就看到一个道士打扮的家伙从一个侍卫身后走了出来,嘴角不住抽搐,却不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袁天罡又是谁人。

    “咦?袁道长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和本宫打个招乎,失礼真是礼啊!”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李承乾竟然没有一丝尴尬,笑容灿烂,就好像刚刚那句话根本就不是他说的一般。

    “太子殿下……!”袁天罡从没和李承乾打过交道,一时语滞不知如何说下去。

    不等袁天罡说完,李承乾就对身边的侍女们挥挥手:“你们都出去,我和袁道长有事情谈一下。”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李承乾对袁天罡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就随意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同时开口问道:“袁道长相信有神仙么?”

    袁天罡起手打了一个问讯,算是谢坐,然后平静的说道:“贫道自然是信的!”

    “那么道长为我请来一位如何?”李承乾开篇直奔主题,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和袁老道谈,没时间一点点扯皮。

    袁天罡愕然看着李承乾,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眼中流露出看傻子的眼神:这也太直接了!就连李二都没提过这种条件呢!

    “道长做不到?”李承乾追问道。

    “殿下,想要请神需要祭品,同时还需要作法事配合,操持起来颇为麻烦。”袁天罡眼中带着怪异的神色,缓缓解释着。

    李承乾眯了眯眼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道:“袁道长,你只说能不能做到就可以,本宫不想知道过程。”

    袁天罡被李承乾如此直接的问题逼至极限,只能摇摇头说道:“不能,请神的一套做法已经失传数百年,贫道无能力为。”

    “果然是不行么?”李承乾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又打起精神问道:“听说袁道长精于相术?”

    对于李承乾没再继续追问请神之类的东西,袁天罡稍稍松了口气,但很快又被问及相术,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说道:“正是!”

    李承乾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说话方式,让老家伙隐隐发愁,不知应该如何应对,所以每说一句话都要认真考虑良久才会回答,生怕答错了将谈话陷入僵局。

    “帮本宫看看如何?”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承乾死死的盯着袁老道,心中十分紧张。

    他可是穿越来的,如果这老道士真像传说中的那么神,不知会不会被他看出什么门道来。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老道士就是在扯淡,神奇的相面之术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因为袁老头机乎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殿下一生贵不可言,面有帝王之相,将来必能问鼎九五之位。”

    人都说相术如医术,讲的也是望、闻、问、切。

    望,观人之气色,看看被相之人的气色如何,是高兴还是郁闷。

    闻,听被相之人描述一些东西,求医问卜之类的事情,总要说说自己的要求是什么,这就是闻。

    问,是询问被相之人一些情况,一些有连带关系,但却和被相之人所问之事并无太大关系的事情。

    切,是指的是摸骨,也就是亲自动手检查一下被相之人身体情况,从而可以推断出一些不易察觉的问题。

    可是这老道士啥都没干,直接开口就说,一是老道手艺高超,二就是老道在忽悠人。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