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28章 道门的要求(上)
    当然,这只是作者的一个比喻,真实的情况并不像作者说的这么夸长,这只是在说明李承乾在袁天罡眼中表现出来的情况而以。

    眼属木、耳属水,鼻属金,口属土,舌属火,这是人五官的五行搭配。

    但是当人的眼睛一会儿属木,一会儿属水,一会儿又属火呢?

    是不是看上去和眼睛一会儿在原来的位置,一会儿又在耳朵的位置,一会儿又在舌头的位置一样?

    这就是袁天罡当时用袁氏相法看到的一切,老道士当时就被吓傻了,收了相法不敢再看。这种面相是不可能在人的脸上出现的,所以李承乾现在的情况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李承乾是妖怪变的;第二,另有高人为李承乾遮掩其面相。

    袁天罡不担心李承乾是妖怪变的,妖怪再厉害总有天道收拾,再说以他这种花样作死一样的折腾法,到现在还没有遭天谴,这就足以说明李承乾并不是妖怪。

    那么现在就只有另一个可能,李承乾背后有高人,有人在为他遮掩命数,让人无法看清其过去未来。

    袁天罡在发愁,李承乾同样在发愁,李承乾发愁的同时还要想着作一些补救措施,防止一旦袁天罡和李淳风无法阻止李二,那么就需要用到这些补救措施了。

    孙思邈,这个老道士必须要让老头子带上,有这老头儿在,至少李承乾可以放心一半。

    另外,‘獠牙’必须派过去,如果一旦真有兵灾,有三千‘獠牙’足以顶得上一万精锐。只是怎么说服老头子,带上这些从北伐归来就被雪藏的三千‘獠牙’是个问题。

    最后,派谁出战?

    薛仁贵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西域,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赶回来,就算是赶回来估计也来不及。

    席二愣就是一个逗逼,让他冲个阵什么的还行,让他指挥一场战斗,他能把自己都搭进去。

    思来想去,最后李承乾想到一个人——苏定方!

    老苏十五岁上战场,可以说身经百战,指挥一场防御战问题,应该不大。经过北伐一战,‘獠牙’的战斗方式,老苏也了解过一些,应该知道怎么使用他们。

    整整一晚的时间,李承乾犹如烙饼一样在炕上翻来翻去,直到天色微明,想清楚了一切之后,才沉沉睡了过去。

    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老头子太能折腾了,啥时候能消停一点,让自己这个当儿子的省点心呢?

    第二天早朝,李二当着满朝文武,宣布了自己要临幸九成宫的消息,同时让太史局负责挑选良辰吉日。

    皇帝陛下发话了,自然有人到太史局去通知李淳风,没办法,李淳风现在官太小,上不得殿。

    接到通知的李淳风愁的一脑门官司,暗暗埋怨老袁怎么还不回来,快点回来也好让自己知道他叔叔是怎么说的,至少还有个应对的办法不是。

    “将仕郎(太史局的一种官职),快点推演吧,陛下可还在殿上等着呢。”就在李淳风琢磨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前来通知他的内侍催促道。

    “哦,快了!快了!”李淳风口中胡乱答应着,脑子里却在想着应对的办法。

    最后,余光扫到不远处的浑天仪,脑中灵光一闪,整个人就像站立不稳一样,身子一歪倒向了纯铜制成的浑天仪。

    “哐”的一声臣响,李淳风的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浑天仪上,人也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如果李承乾此时在场,一定会竖起大姆指赞一声:够狠!

    李淳风因劳成疾,推演良辰吉日的事情自然不能再进行,李二尽管心中郁闷,可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打算等李淳风醒了之后再说。

    而就在李淳风晕倒的同时,李承乾也在‘兰若寺’接待了一位道家大能——袁守诚。

    “太子殿下,贫道袁守诚有礼了。”在袁天罡的介绍下,袁守诚当先起手打了一个问讯。

    “袁守诚?”李承乾心中一惊,盯着老道士打量半天,疑惑的问道:“你就是那个与径河龙王赌雨的袁守诚?”

    “啊?!”袁守诚被李承乾问的一愣,脸上表情瞬间变的精彩起来。

    虽然听说过李承乾的种种过往,也看过他写的《封神演义》,但第一次见面,上来就问一句是不是与龙王赌过雨,这话听着怎么都让人觉得说话的人有些不靠谱。

    不过李承乾也很快反应过来,袁守诚和龙王赌雨不过是《西游记》里的一个桥段而以,一正史中的人物根本没啥关系。

    为缓解尴尬,当下抬手作引客状说道:“道长不必介意,本宫这几天休息不好,时不时会有些恍惚,抱歉。”

    “无妨无妨,殿下忧心国事,还应多多注意身体才是。”袁守诚点头客气了一下,落后于李承乾身体半步,着着他向书房走去。

    等到书房之中双方落坐,李承乾悠然问道:“不知道长此来所为何事?”

    袁守诚将搭在膝盖上的道袍轻轻一抖:“太子殿下,昨日夜间小侄天罡忽然到访,言说殿下为一俗事困扰,是以贫道此来是为殿下解惑的。”

    李承乾看着老袁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摆架子,心中不由好笑,忍不住说道:“本宫何惑之有?道长又想如何解之?”

    “殿下是在为皇后娘娘的身体健康情况担忧吧?”袁守诚对李承乾的调侃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不错。”李承乾点点头:“只是此事本宫昨天已经和小袁道长说过了,道长知道不足为奇。”

    “是么?”袁守诚似乎真有成竹在胸一般,手中掐了一个指诀,快速搓动(就跟现代数钱差不多),片刻之后缓缓说道:“原来太子殿下身后有高人守护,看来贫道此来的确有些多事了。”

    李承乾不以为意的淡然一笑:“道长有话直说便何,何必如此故弄玄虚?本宫虽然长在深宫,却也不是任人戏弄之辈,所以道长大可不必如此。”

    两世灵魂融合,李承乾自诩能看穿任何阴谋诡计,但很快他就被袁守诚的一句话击中了死穴。

    “贞观十年,六月。”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