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54章 李承乾的狠(上)
    房间中的桌上摆着一溜大概有十几个三棱弩矢,每一根上面都浸染着黑紫色的血迹。

    十几个人就这样没了,换来的只有这些东西,现在庄子里再也没有人敢出去,不管李元昌如何发脾气都没有用。

    东西南北,围墙大门,甚至就连狗洞都被人封锁着,没有任何生命可以从这里离开,包括狗在内。

    “该死的李承乾,你来找老子干什么,那都是胡老八干的,和老子没关系!没关系!”徘徊的李无昌忍受不了心中的无边恐惧,站在房间的大门口愤怒的咆哮着。

    他和李承乾的年龄相当,但是却没有李承乾的那份镇静,必竟李承乾是两世的灵魂,而他只有一世。

    李元昌很后悔,后悔为什么当初那么信任胡老八,为什么当初没有用毒药把他给毒死。

    可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胡老八已经背叛了他,在他想要独吞宇文阐的宝藏时,胡老八背叛了他。

    其实这事说来也是李元昌自己作死,面对十来万两的银子,竟然起了贪念。

    原本他答应把宇文阐仅余的一些皇家财富留给胡老八,作为他的封口费和安家费。可是后来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了亏,又想把钱拿回来,于是就打算下毒把胡老八给毒死。

    结果没想到办事的人嘴巴不牢靠,泄漏了消息,使得胡老八提前逃走。

    而胡老八逃走之后越想越生气,总是觉得吃了亏,想要报复回来,可是又觉得就这样杀了李元昌有些便宜他了,所以就伙同一些江湖上的匪类,做下了劫持长乐的案子。

    当然,这里胡老八到底是怎么把长乐弄出九成宫的,一直是个迷,在胡老八没有落网之前,谁也搞不清楚,一切都只能靠猜测。

    李承乾重伤昏迷的二十来天里,李元昌察觉到了身边情况有些不对劲,所以通过一些宫里的关系,试着打听了一下,结果就知道了胡老八策划却没有成功的事情。

    知道李承乾昏迷未醒,长乐神志不清这个结局之后,李元昌吓坏了。

    胡老八是他的人,这件事尽人皆知,想瞒都瞒不住,而且就算现在他说胡老八判逃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如果真要使人相信这一切的话,那就要从头到尾的把事情经过讲清楚,那么他干的那些破事儿,基本也就全暴露了。

    但是暴露了也比没命强啊,眼看身边可疑的人越来越多,李元昌终于是坐不住了,他打算先躲到城外的庄子里面,在那里等着李二回来。

    只要李二一回来,他就立刻进宫,去找李渊说情,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相必有老老李保着,李二一定不会把他怎么样的,而只要李二不追究他的责任,李承乾就不足为惧。

    可是李元昌千算万算没算到李承乾会醒,而且在李二没有回来之前就开始对他下手。

    这下他开始彻底的慌了,躲在城外的庄园本以为可以躲过那些无处不在的眼线,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远不如躲进皇城里面来的安全。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庄园已经被围,他没有任何一点办法,连只狗都放不出去的事实已经在向他证明,李承乾有已经有了必杀他的决心。

    “殿下,您,您舅舅来了,好像还带着伤。”就在李元昌无计可施,愤怒咆哮的时候,庄园的管事颤抖着靠了过来。

    “舅舅?他怎么来了?快,快请他进来。”李元昌眼前一亮。

    他舅舅那可是老头子妃子的哥哥,李承乾就是再丧心病狂,估计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吧,实在不行就让他替自己传消息出去。

    仿佛抓住救命稻草的李元昌完全忽略了管事说的:他舅舅身上带着伤,这个事实。

    “元昌,元昌,救,救命啊!”管事离开不久,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就从院子外面传了进来,听上去无比的凄惨。

    “舅,舅舅,您这是怎么了?”当窃喜中的李元昌看到混身浴血的舅舅时,整个人几乎处于石化状态。

    “有,有强人闯进家里,见到护卫就杀,见到咱家人就抓,舅舅实在没法办法,滚进死人堆里,假借装死之法才混了出来。元昌,你可以要给舅舅做主啊,一定要抓到那伙强人,把你舅母、姐姐全都救出来啊。”中年人哭天抢地的哭拆着,却没有注意到李元昌越来越苍白的脸色。

    “元昌,元昌,你到是说句话,到底派不派人去救人啊!”中年人看李元昌半晌无语,忍不住催促道。

    “管事,带舅舅下去换身衣服吧!”李元昌颓然的摆摆手,示意管家带中年人下去。

    现在他已经全明白了,李承乾这是抱着斩尽杀绝的念头来的,那些三棱弩矢已经可以充分的证明围着自己庄园这些人的来历,加上舅舅一家的遭遇,李元昌明白,自己怕是没有什么活路了。

    整整一晚的时间,无数李无昌的母族的亲戚过来投奔于他,叫嚷着让他去报仇之类的言语,但最后都被他安排到后宅之中。

    等到天光放亮,混乱的一夜变成了过去,在后宅养足了精神的人们再一次找到了一夜未睡的李元昌。

    “元昌,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你到底管不管家里的事情?难道真的让舅舅去宫里求你母亲?”李元昌的舅舅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愤怒的说着。

    “是啊元昌,这事儿你不能不管吧,妹妹可就你这一个儿子,家里可都指望着你呢。”这是李元昌的姨娘。

    “元昌……”

    “够了,都闭嘴!”桀骜的李元昌终于受不了这种压力,一脚踢翻身边的椅子:“你们就知道吵吵吵,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们以为我不想出去么?你们以为我不想去宫里么?可是你们看看,看看,我们现在还出得去么?出得去么?”

    李元昌一边吼着,一边将桌上所有的三棱弩矢扫到地上。

    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场祸事的原由,他怕这些愤怒的亲戚会生生撕了他,这种害怕让他疯狂的想要发泄,把一切恐惧都发泄出来。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