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59章 演戏
    黑衣、黑裤,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巾,腰后插着横刀。

    这就是过来接收孙家人那批人的打扮,完全看不出来他们的身份与特征,至于他们到底是哪个势力的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李元昌坚定的认为,这些人是李承乾的人,而且事实上,这些人的确是李承乾的人,只不过……这些人在带走孙家人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夜魅、黑子、独孤玉凤三个人挡住了这些人回去的路。

    “把人放了,老老实实的投降,饶尔等不死。”黑子抖开身上的斗篷,眯着眼睛,死死盯着这群黑衣人的头领。

    “笑话,你们是什么人,真以为老子就那么好欺负。”黑衣首领冷声说着,回头对身后的那些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将孙家人看好了,不要放他们趁乱逃跑。

    “我们是情报科的人,当然,你也可以叫我们‘第七小组’。”独孤玉凤插言说道:“我劝你们还是老实一点,趁现在还没有造成更大的后果,乖乖的投降,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第七小组’?太子的‘第七小组’?”黑衣首领的声音中带上一丝诧异,同时握刀的手也紧了紧。

    “知道我们的来历就好,现在可以放人了么?”黑子沉声问道。

    黑衣首领沉默了片刻:“不好意思,人我们不能放,汉王欠了我家主上一些东西,现在到了还的时候了。”

    “汉王欠你们东西你们就去找汉王要,在长安城折腾出那么多事情算怎么回事儿,想要把事情栽赃到我家殿下头上?你们真是在自己找死。”独孤玉凤撇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你们只有三个人,我们却有三十来人,小娘子,你真觉得你们可以一挡十?”黑衣首领冷哼一声,向身后没有押送任务的一些黑衣人挥了挥手,向着黑子等人围了上去。

    “和他废什么话,杀了他们。这些孙家的人质不用管,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死了也好。”两只乌黑的军刺同时出现在手中,当先向黑衣首领冲了上去。

    “叮”的一声,火花四溅,军刺与横刀交击划过,在漆黑的夜中闪过一溜火花,接着就是一连串的金铁交击之声,人影闪动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血花喷溅。

    等到夜魅冲向其他人的时候,黑衣首领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首领……”黑衣人一方也炸毛了,没想到人数较少的‘第七小组’竟然会先行出手,而且还将首领一举格杀。

    “杀……”黑子一声暴喝,也向着围上来的黑衣人冲了上去,独孤玉凤自然也不甘人后,同样挥动着手中长剑一副拼命的架式,迎向两个冲过来的黑衣人。

    孙家的人已经懵了,恐惧,迷惑交织,让他们浑身颤抖。

    该死的李元昌不是说这些黑衣人是太子的人么?怎么他们会自己人打起来?难道?李元昌说的是假话?围着庄园和向孙家下手的并不是太子的人?

    李元昌得罪了惹不起的仇家,还想着要拉太子下水,同时还要利用孙家……。

    各种各样的念头充斥着孙家众人的脑海,让他们在剧烈的恐惧中愈加的憎恨李元昌那个混蛋。

    “夜魅,退回来,不要硬拼,援兵马上就要到了。”黑子放倒了三个黑衣人之后,身上多出了两条血槽,看着在几个黑衣人中间左支右拙的夜魅厉声吼道。

    “你想看着那些人质死么?他们死了殿下可真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夜魅一个打滚从围攻她的几人中间翻了出来,抖手向着一个拿刀架在孙家人脖子的黑人丢出一块石子,同时向对方冲过去,宛如一只疯虎。

    “对对对,救救我们,我们可以为太子殿下作证!”孙家人像是被提醒了一般,同时大声叫道。

    “闭嘴,再叫马上杀了你们。”

    “杀毛啊,头儿已经死了,你再杀了他们,你真的想死啊。”

    “别吵,我们有人质,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你没听说他们有援兵么?一会儿如果被围上怎么办,就算有人质也一样走不了。”

    一边在拼死想搏,另一边在研究后路,最后一个不知名的黑衣人突然间把刀一收,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向着远处的黑暗中冲了过去,眨眼间消失无踪。

    “七哥……”其他黑衣人看着那个人远去,不由愣了一下,也就是这一愣的功夫,又有两个黑衣人惨叫着被放倒。

    “七哥都跑了,咱们还拼什么,老子不陪了。”又一个负责押解的黑衣人把刀子一收转身遁入黑暗。

    一个,两个……,几乎就在顷刻之间负责押解孙家人的那一批黑衣人已经撤的干干净净,而那些还在与黑子等人交战的黑衣人也是死的死,逃的逃。

    而就在这时,远远的亮起无数火把,像是一条蜿蜒的火龙,速度极快的向着他们的方向涌了过来。

    活下来的孙家一十八人痛哭流涕,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来庆祝自己活下来了。

    “你们没事吧?”半晌之后,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

    “谢谢!谢谢你们!”孙辉在妹妹的搀扶下站起来,这十八个人里,他是年龄最大的一个,面对救命恩人,不管怎么样他都要代表孙家人表示一下谢意。

    “谢就不必了,长安发生这么大事情,我们也有责任。”黑子强打精神,按着血流不止的伤口继续说道:“你们有地方去么?如果没有地方,我可以安排人护送你们去驿馆先住上一段时间。”

    “这位……,这位将军,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一切听从将军安排。”孙辉认识黑子身上的衣服,知道那是太子亲卫的制服,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称乎黑子,只好以将军称之。

    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孙辉心中暗自叹息着,想当初孙家没有遭难的时候,那也是人数上百的大家族,现在其他族人生死不知,只有他们一十八个惶惶如丧家之犬,竟然落得需要向一个不知道品级之人低声下气。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