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61章 告状(下)
    “这不可能吧?承乾身为太子,又怎么可能知法犯法?父皇千万不要被人蛊惑才好。”李二笑着摇摇头,不以为意的说道。

    “二哥,莫非你想要包庇李承乾不成?臣弟被他害的险些丧命,臣弟舅舅一族被他屠灭满门,事实具在,这不是您能包庇的得了。”李元昌也是豁出去了。

    这些话都是刚刚他对李渊说的,现在面对李二如果改口的话,一个欺君之罪他是注定逃不了的。

    如果再加上诬告,估计流放涯州之类的地方应该算是最近的了。

    李二面色逐渐严肃,盯着李元昌,半晌之后才说道:“元昌,你最好把事情再想一想,人要知道诬告太子的罪名可是非同小可。”

    李元昌到底之有十三岁,被两代帝王这么看着,心头渐渐有些发虚,不过当看到老李渊鼓励的眼神之后,终于还是鼓气勇气:“二哥,臣弟以颈上人头担保,此事定是承乾做的,如果二哥不可,可以把承乾叫来,臣弟愿与他当成对质。”

    李二再次摇摇头,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李承乾别人不了解,他这个当爹的还能不了解?

    就凭那小子无理搅三分的性格,加上走一步看两步的算计法,李元昌竟然还想和他斗上一斗,真是……。

    想到这里,李二面色一正:“也罢,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朕就传他过来,只是如果这事情到最后和他无关的话……。元昌,你可不要怪皇兄不给你机会。”

    “皇兄,元昌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李元昌梗着脖子说道。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容不得他再退了,就算他不想搞李承乾,李承乾也不会放过他,不如索性拼上一把,一担成功了,自己的小命也就保住了。

    李二的命令很快被传达下去,李承乾自然也不会违背老头子的话,只等方老太监把话说完之后,拍拍屁股抬腿就着他向大安宫的方向而去。

    “孙儿见过皇爷爷,儿臣见过父皇,小侄见过王叔。”大安宫里,气氛凝重,不过李承乾怡然不惧。

    自家老头子就在这里,只要自己不威胁到他的皇位,老头子永远的只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这一点李承乾心知肚明。

    有了这种底气,他自然是不会惧怕什么。

    “李承乾亏你还有脸站在这里,看看你自己干的好事吧。”看到李承乾,李元昌新仇旧恨加到一起,顾不得是不是应该他来说话,抖开随身带的一个小包,“哗啦啦”掉出一地的箭头来。

    “元昌王叔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你的贴身护卫没有弄死我,你心有不甘?”李承乾看看地上的箭头,面不改色的质问道。

    “本王说了,胡老八已经叛逃,绑架长乐和刺杀你的事情与本王无关。”李元昌恨恨解释着,心里却在痛骂,该死的胡老八,竟然连两个小孩子都搞不死,真特么是个废物,早知这样就应该早点毒死他。

    “你说叛逃就叛逃了?你用什么证明?你如何让本宫相信胡老八不是在干下刺杀本宫的事情之后,因为怕被你灭口才叛逃的?”诡辩这种事情李承乾最不在乎,想都没想就把李元昌的说词给驳了回去。

    “好了,都闭嘴!”老李渊狠狠一拍椅子扶手。

    他现在不想追查李承乾被刺的事情,他只想知道自己嫔妃一族到底是不是李承乾屠的。

    等到李承乾和李元昌都嘴上了嘴,李渊才阴着脸沉声问道:“承乾,朕来问你,长安孙家血案,是不是你安排人干的?”

    “皇爷爷,这话从何说起啊?孙家与孙儿无冤无仇,孙儿屠了他们一族干什么?”李承乾微微一愣,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你还狡辩,你来看看这些箭头,是不是都是你太子六率才有的,满长安都知道,只有你的太子六率用这种三棱式的箭头,而这些箭头都是从那些死人身上挖出来的,你还说死的那些人和你没有关系,你在骗人,你这是欺君!”李元昌指着地上的箭头,开始说的还比较顺畅,但是到了后来就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这种糟糕的表现,不说李二,就连李渊都看的直皱眉头,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过于轻信李元昌,这事情似乎正在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果然,李承乾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箭头,笑着说道:“元昌王叔,这箭头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不光是我的太子六率在用这种箭,我大唐十六卫现在尽是在用这种箭头,而且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换装完毕了,甚至在突厥战场上军卒们用的都是这东西。”

    “什,什么?”原本以为可以作为证据的东西,突然间变的满地都是,这让李元昌有些无法接受,挣扎说道:“不,不对,你骗人,你是骗人的,三棱武器只有你的太子为率在使用……”

    “太子卫率专用的是三棱刺,并不是三棱箭,元昌王叔搞错了。”李承乾一副不屑与其争辨的样子,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事情是不是我编的,完全可以核实,十六卫离的又不远,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李元昌傻了,最有力的证据现在已经变成空谈,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是李承乾干下的京师血案?

    人证?不好意思,他李元昌连对方的人影都没看到。

    物证?除了箭头啥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感受到李渊和李二紧盯过来的目光,李元昌脖子隐隐有些发凉,似乎有一把钢刀正架在他的脖子上,随时都会砍下来。

    难道真的就这样认输?或者就这样被发配?想到被发配之后很有可能连京师地界都走不出去的后果,李元昌头上的冷汗就开始不断的往出冒。

    焦急中,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李元昌像是疯了一样,指着李承乾咆哮道:“那你也没办法证明你和孙家血案没有关系,如果你不能证明你和孙家血案没有关系,那就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干的,是你携恨报复,因为你不敢杀本王,所以你就找本王的母族下手,是你,就是你。”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