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84章 颠覆计划计行时(七)
    时间缓缓推移,慢性毒药在一点点侵蚀着鞠文泰的身体,昏睡中不知道他是否能感知周围的一切,假如他能感知到的话,又不知道他是否会气的从床上跳起来。

    儿子假惺惺的哭着,大臣假惺惺的愁着,只有他的老婆们是真的在担心他的生死。一切只因如果他真死了,按照西域的规矩,他的老婆们是需要殉葬的。

    “殿下,大唐副使来探望国主了,您看……”沉闷的房间中,马万杰从门外走进来,俯身在鞠智盛的耳边轻声说道。

    “副使?那个王……王什么策的?”鞠智盛低头擦拭了一下没有一滴泪水的眼角,抬头疑惑的问道。

    “王玄策,大唐青州刺史,如果称呼的话可能叫他‘王史君’!”马万杰尽心的解释着,看样子似乎把鞠智盛当成了自己的新主人。

    “丞相认为我要不要去迎接一下?”鞠智盛到底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有些不知所措。

    马万杰装模作样的低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臣认为还是去一下的好,必竟将来殿下还要依靠大唐成事。”

    听到马万杰所说的‘依靠大唐成事’,鞠智盛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自己登基,成为高昌国主的那一天:“好,那我就去迎接一下,不过如果万一我说话有什么疏漏,丞相千万要帮衬一二才好。”

    “殿下放心,臣理会得。”自以为看透的大唐所有目的,马万杰几乎是拍着胸口向鞠智盛保证着。

    马万杰明白,这一系列计划中,唯一的缺憾就是他只能扶植鞠文泰的儿子上位,而不能亲自来当这个国主。

    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外人,如果他把鞠家人全部干掉来当国主的话,手中要兵没兵,要钱没钱的他怕是用不了一天就会被其他人再次干掉,前面所作的一切都会变成镜中花,水中月。

    不得不说,这是他这个丞相的悲哀,手中虽然有权利,但却是依靠着鞠氏而得来,如果没有鞠氏,那么他立刻就会变成无根之萍。

    脑中胡思乱想着,马万杰落后鞠智盛半步,出了老鞠的卧房,在外面的院子里见到了等在那里的王玄策:“殿下,这位就是大唐这次维和的副使,王玄策,王史君!”

    “高昌王子鞠智盛,见过大唐副使!”面对代表着大唐皇帝陛下的王玄策,鞠智盛就算心中有再多的想法,也要低下那颗头颅。

    “见过王子殿下。”等到鞠智盛行完礼,王玄策这才正式的还了一礼。

    不过这一礼却尽显大国霸气,与刚刚鞠智盛的动作虽然相同,但气度上却是截然不同。

    鞠智盛到底是长在深宫,为人处世方面差上许多,待王玄策还礼之后,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彼此间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见此情况的马万杰连忙给鞠智盛打了个眼色,同时插言说道:“王史君,王子殿下,外面天寒,我们还是进去吧!”

    鞠智盛到底不是真的傻,得到马万杰的眼神示意,立刻反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补充说道:“对对对,看我这脑子,王史君请。”

    “王子殿下请。”王玄策客气了一下,便当先向鞠文泰休养的卧房走去。

    这高昌王宫在他看来,除了贴满金子,显得俗不可耐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值得他退却的地方,以他大唐使者的身份,即便是走在高昌国主鞠文泰的前面,也并不显得失礼。

    待进到屋内,看到床上躺着的鞠文泰,王玄策立刻就看出来有些不对头,不由暗暗皱了一下眉头。

    数天没有进食的鞠文泰几乎瘦了整整一圈,昏睡中眉头依旧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在忍受什么特别的痛苦,隐隐泛青的脸色显示着,这老货的病情似乎其中另有蹊跷。

    “王史君请坐。”就在王玄策观察鞠文泰之时,高昌王子鞠智盛已经招来宫女,送上一把椅子。

    “哦,不必客气。”王玄策回过神,客气了一下,然后坐下淡然问道:“不知国主这是得了什么病?近期可有好转?”

    “唉,父王的病情已经找遍了高昌国内所有的医生,但却一直没有找到病因,至于好转……史君也看到了,父王现在水米不进,已经……”鞠智盛说到最后,语中略带悲戚,以袖遮面再也说不下去,不过在肚子里却把王玄策骂翻了天。

    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大唐军队那么多人,能把老子的爹吓成这样?六万多人啊,加上坐骑那就是十多万喘气的,铺在高昌城外,黑压压铺天盖地一大片,你们到底是来维和的,还是来示威的?

    不过这些鞠智盛只能在心里想想,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如果没有大唐这些军队在外面示威,老鞠怎么可能会倒?老鞠不倒怎么可能有他当国主的机会?从某些方面来说他鞠智盛或许真的应该感谢一下王玄策才是。

    而且将来他还要靠着大唐的支持来登上国主的位置,并且稳定国内局势。

    否则突然换了国主,国内必然会有动荡,而西域诸国如果没有大唐压制,很难保证会不会趁机在高昌背后来一下狠的,这样一来高昌灭国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唉,高昌国主为国操劳,竟至一病不起!这真是天妒贤能啊!”王玄策眼神再次扫过躺在一边的鞠文泰,心中闪过一丝怜悯,这家伙好歹也是一代君王,现在竟落得如此地步,不得不说是天意弄人。

    这种时候一心想着等都子死当国主的鞠智盛已经失去了应对之法,全靠着马万杰来支撑大局:“王史君,如今国主病重,会盟之事又进行到一半,王子殿下又年轻,接下来到底应该如何是好,还请史君指点一二。”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鞠的毒是马万杰下的,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再反回头来去救治,唯一的道路就是取得王玄策的支持,有了王玄策的支持,也就等于是有了大唐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计划按照原有的轨迹走下去。

    所以马万杰的话说的极是隐晦,表面上想问的与真正想问的东西完全不同,但他知道王玄策一定能听懂,而且也一定能领会其中的意思,所差的只是王玄策是否会接下这件事情而已。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