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89章 搅屎棍要来了
    鞠智盛与王玄策的对话一直持续到天色微明,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王玄策在听,鞠智盛在说。

    关于大唐军队的军费问题,鞠智盛接受了王玄策的建议,用白叠子来抵偿,而且价格按照高昌这边的价格来算,也就是说高昌每年要提供近千万斤的白叠子以充大唐六万军士的军费。

    另外,雇佣大唐军士对高昌本国军队进行军事训练,而且在有战事发生的时候,高昌军队要听从大唐调遣。当然,如果高昌国遇到有外敌入侵的话,大唐也有义务帮助其抵抗外辱。

    最后,鞠智盛希望能有更多的大唐商人能到高昌来作生意,高昌十分愿意提高和促进与大唐之间的友好关系。

    些有问题很大一部分是昨天夜里与马万杰和田长平商量出来的结果,因为只有这样,让能让高昌与大唐的关系加紧密,在大唐将高昌绑上战车的同时,高昌也可以将大唐绑到自己的战车上。

    不过这种小伎俩并没有被王玄策放在眼中,在大方向没有变化的前提下,允许属下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这是王玄策近几年在刺史这个位置上学到的新东西。

    就在王玄策顺风顺水的结束了此次会盟,西域各国都开始按既定计划履行起自己的义务时,谁都没有想到,一根最大的绞屎棍此时正越过玉门关,向着遥远的高昌不断接近。

    如果王玄策此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如果他能算到在他离开长安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现在他一定会把铺盖一圈,直接打包回家。

    作为与李承乾有着一些共同点的腹黑男,作为一个在西域待了半年的大唐特使,长安发生的事情如果王玄策有幸全程参与的话,那么他一定会猜到李承乾的目的。

    不过很可惜,他不知道长安发生的事情,同时他也不知道那个即将到来的李元昌的搅屎棍属性。

    但是基于腹黑男的第六感,王玄策拿着由‘第六小组’传来的情报,还是有一种心里不踏实的感觉,总是觉得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扭头看着惬意的靠在篝火边上看书的李道宗,王玄策摸摸鼻子凑了过去:“王爷,这汉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难道是当初被太子殿下打断鼻梁骨的那位?”

    “汉王?嘿嘿……”李道宗将目光从书上移开,怪笑着对王玄策说道:“汉王是你背后那小子的老对头,被你背后的人打断过一次鼻梁骨,踢裂过一次肋骨。哦,对了,还有一次差点被你背后那小子给杀了。”

    “啥?!”王玄策惊讶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前面那些李道宗一说,王玄策就已经明白,汉王的确是自己猜测的那位,但是后面老李说的差点把人给杀了,这就比较吓人了。

    想那汉王可是太上皇的儿子,而且还是一字王,这样的身份和地位,太子殿下都敢下杀手,这得多大仇啊?

    而且这样的一位王爷被派过来接替正使的位置,那自己这个副使还能还有活路么?

    “干什么,把你口水收回去。”知道马上就能回长安的李道宗心情十分不错,饶有兴致的拿王玄策开起了玩笑:“老子可告诉你啊,那汉王来了你可千万别给你背后那位丢脸,否则的话估计那小子能剥了你的皮。”

    “臣明白,谢王爷指点。”王玄策知道李道宗这话是在开玩笑,但同时也是一种善意的警告,明显是在告诉他,不要给李承乾丢人,丢人的后果很严重。

    “行了,别来那些虚的。”李道宗摆摆说,谈兴不减继续说道:“那小子一向算无遗策,所以汉王此来其中必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他绝不会让一个自己的仇人‘跑’进自己的计划中。”

    “王爷高见。”王玄策翘起大姆指说道。

    李道宗没有理会王玄策的马屁,继续说道:“可见在我们离开长安之后,必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大事发生,所以,你自己小心些吧。”

    “当然,你也不用过于怕他一个空筒子王爷,必竟西域这边全都是那小子的人,你、白文墨、姓薛的小子还有小尉迟,没有任何一个是汉王可以指挥的动的。”

    王玄策当然知道自己不用怕那个所谓的汉王,情报上都已经说了,那小子除了两个宫女是他的自己人之外,身边连护卫都是太子六率出来的人,所以汉王在他看来等于是被变相流放出来的一样。

    只是王玄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要把那个汉王弄到西域来,南海、北疆不说,就算是大唐本土,想要流放一个王爷的话也不是没有地方,为什么偏偏要送到西域来呢?难道这里有什么特别的说道不成?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王玄策又和李道宗扯了一会儿闲篇儿,就一个人回了自己的帐篷,老大的对头就要来了,不准备准备是肯定不行的。

    而且王玄策认为这件事应该和薛仁贵通个气,看看薛仁贵的态度是什么样的,作为大唐在西域的军方代表人物,薛仁贵的态度很重要,千万马虎不得。

    王玄策等人在研究怎么对付李元昌,而李元昌则是无时无刻不在骂娘。

    该死的,如果早知道西域是这种漫天黄沙,狂风不断,而且冷的冻死人的破地方,就算是打死他,也不可能答应李承乾那个混蛋上这破地方来啊。

    出了玉门关,首先迎接李元昌的就是一连三天的大风,将他的队伍死死的按在玉门关外百里左右的地方一步都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风停了,继续上路,结果发现沙漠里边根本就走不得马车,陷入半个车轮的马车在沙漠里和没有轮子的木头箱子没有任何区别,就算挂上八匹马也拖不动。

    无奈之下只能把马车丢在路上,骑上骆驼轻装上路。

    然后李元昌就发现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他这种娇贵的身子骨根本就受不了这个,还没到走上一天,就被冻的染了风寒,使前行的队伍不得不停下来等他养病。

    最后,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出使的队伍连玉门关外五百里都没走出去。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