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13章 搅屎棍
    壮汉死了,头颅被高高的挂在竹竿顶上,悬挂于东面城楼之上。

    一场激烈的搏斗,两个黑衣人用无与伦比的速度切断了他身上的所有肌腱,让其成为一只待宰羔羊,最后如果不是段瓒制止,给了这壮汉一个痛快,只怕他很有可能被乱刀分尸。

    吐谷浑的进攻也在壮汉的人头被挂起来之后停了下来,缓缓退回了城外的营地,丢下满地的尸首。

    “父亲,为什么要停止进攻,为什么?慕容死了,为什么不让我为他复仇,为什么!”伏顺瞪着血红的眼睛,站在中军大帐之中厉声质问着伏允。

    而伏允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对身边的侍卫挥挥手,让人将伏顺拖了出去,找了一顶帐篷丢了进去。

    这个愚蠢的儿子伏允实在是无耐了,难道他就看不出来,城头不战优势的情况下,在城下聚集大量的士兵就是为敌人送菜么?

    原本以为那个慕容至少可以在城头上多坚持一会儿,就算毁不掉多少床弩,也可以牵制一下唐军,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士兵攻上城头,到时候凉州城自然可以一鼓而下。

    可是谁知道那个慕容竟然那么不争气,上去之后竟然连一刻都没有坚持住就被人给杀了,甚至还被人砍了人头挂在城头炫耀。

    想到这里,伏允不由长长叹了口气,看来这是老天都不给自己机会翻身了,十万大军今日一战连伤带死折损万余人,虽然对大唐守军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是似乎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

    而接据撤回来的士兵说,似乎大唐的军卒的铠甲都是有神仙法力加持的,刀子砍上去只能留下一个白印,根本就伤不到他们,除非一下子砍掉对方的脑袋,否则只能等着被对方回头一刀杀死。

    伏允不信什么神仙加持,他知道那一定是大唐的铠甲又有了新的改进,否则决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大唐啊,她太强大了,强大到在十二比一的情况下,伏允依旧没有信心可以占领一座城池。

    怎么办?是战是退?到底应该怎么办?是继续打下去还是撤兵?伏允陷入了犹豫之中,第二天的进攻失利,似乎已经让他看到了末日的将临,很难想像如果唐朝大军赶到之后,吐谷浑将会面临什么样恐怖的敌人。

    而就在伏允犹豫的时候,凉州城外三十里处的山坳中也在进行着一场讨论。

    “大总管,我们出兵吧,凉州城已经很危险了。”中军大帐中,段志玄手下副将请命道。

    “是啊大总管,出兵吧,这才刚刚一天的时间,城里已经发出求援信息,再不出兵很有可能会……”

    “好啦,都不要说了,某家说过,等!”双眼微闭的段志玄一拍身前桌案,淡然说道。

    求援的烟火是蓝色的,说明凉州的情况并不是想像的那么危险,如果是红色的话,或许老段才会考虑过去支援一下。

    “可是……,可是少爷还在城里……”副将挣扎着,继续试图说服段志玄,然而却被老段摆手打断:“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那么他就走下去吧,不经历生死,他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而且战场之上,不能总是指望着别人来救,该拼命的时候总是要拼一拼的。”

    将一群请命的家伙们赶出去之后,老段在心底暗暗叹息,作为一个将门子弟,总会有这么一天会走上战场,这一次就让自己这个当老子的心肠硬一些吧,希望家里的那个混小子不会怪自己才好。

    而与老段的沉着相比,身处高昌的薛仁贵却在面对着另一种煎熬。

    “姓薛的,你就说你是不是大唐的将军,本王是不是大唐的王爷。”刚到高昌不及三天的李元昌听到大军将要开拔的消息,火急火燎的从城里的青楼中冲出来,赶到了薛仁贵的面前。

    “汉王殿下,这是陛下的军令,臣必须要执行军令。”薛仁贵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和李承乾同龄,却带着一脸暴厌之色的少年王爷,强自压下心头怒火,耐心的说道。

    “那皇兄可有告诉你全军开拔?可有告诉你把本王丢在一边不要管?”李元昌蛮横的说着,在高昌这地方,他一个一品王爷可以说是品级最高的皇族,便是现在拿出鞭子抽眼前这个年轻的将军一顿,他又能如何。

    “王爷多心了,您的安全会由您的卫队负责。”薛仁贵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却没有明显的表示出来。

    无过李元昌到底是在皇宫里混的人物,察言观色的本事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薛仁贵眼中那一丝厌恶虽然不是那么明显,但依旧被他敏感的捕捉到。

    当下便冷笑着耍起了无赖:“本王的卫队?你说的是那八个废物?老子告诉你,老子信不着他们,而且如果今天你不留下五千人的卫队,老子就撞死在你的中军帐中,看看你到时候怎么和皇兄解释。”

    薛仁贵终于明白为什么李承乾这么讨厌这家伙了,就他那张破嘴,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王爷,估计死上一万次都是少的。

    但是想归想,薛仁贵总不能告诉他:你想死就死好了。

    所以咬了半天牙之后,老薛以求援的目光看向一旁收拾东西的王玄策,希望王某人能过来帮他一下,替他解决眼前这个麻烦。

    “汉王殿下,什么时候陛下允许您可以调动大唐军队了?插手军伍之事,难道您想要造反不成?”王玄策果然不负所望,接到薛仁贵的眼色之后,立刻就是一顶大帽子给李元昌丢了这去。

    “胡,胡说,本,本王只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你休要血口喷人。”阴谋造反这样的帽子李元昌是不敢戴的,这里山高皇帝远,身边连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如果被戴上造反的帽子,每可等连过来调查的人都等不到,就会被整的一命呜呼。

    当年李幼良是怎么死的,李元昌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过,现在的他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去顶这样的帽子。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