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21章 李承乾的弱点与铺垫
    使者出行,每天的行程都是有规划的,一天走多少里,都有定数,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能乱,所以惠日说的并没有什么错误,他们想要回国需要的时间的确要超过三个月之上。

    当然,这其中需要在大唐境内停留两个月左右,没办法,大唐太大了,大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而在他们离开长安一个月之后,惠日见到了他这一生中最不想见到的人,一个他这一辈子做梦都不想梦到的人——大唐太子李承乾!

    “倭国使者惠日见过太子殿下!”一脸纠结的惠日从马上下来,恭恭敬敬的给李承乾施了一礼。

    “免了吧。”李承乾随意的一挥手,向遣唐使队伍中扫了一眼问道:“怎么不见正使,本宫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次遣唐使的队伍应该是高向玄理带队吧?”

    高向玄理的死是没办法瞒人的,所以惠日如实说道:“太子殿下,高向君身染恶疾,已经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

    “唉,天妒英才!”李承乾叹了口气,面露回忆之色:“本宫一上之前还与高向先生有过一番长谈,没想到那次一别竟是天人永隔,当真让人扼腕。”

    “外臣代高向君,以及其家人谢过殿下挂记。”这种事情惠日能说什么能,都是套话罢了。

    “哦?高向先生还有家人?不知现在何处?可在队伍之中?”李承乾的表现让外人看来像是与高向玄理十分熟悉,这让惠日感觉十分不舒服,不自觉得心中暗生嫉妒。

    但是李承乾既然问了,他自然不会不答,当初李承乾对他的一番折腾给他留下了太多的心理阴影,说谎这种事情是绝不敢做的。

    于是只能回头指指遣唐使队伍中间的位置:“高向君一双儿女尚在,此时就在队伍之中,不知殿下是否要见一见?”

    “既然高向先生有后人尚在,本宫自然要见上一见。若是他们有什么愿望,本宫也可略进绵薄之力。”李承乾顺着惠日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口十分随意的说着。

    虚伪,大唐皇室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惠日心中暗骂一着。

    整个遣唐使队伍中谁不知道李承乾对倭人没有好印象,现在竟然说什么略尽绵薄之力,这不是扯淡么,这话说的怕是连鬼都不会信。

    不过没办法啊,现在他们还在大唐的地盘上,而且面对的是大唐太子,容不得他们说不。

    所以李承乾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杨天和称心,不过也正是这次见面,让惠日发现李承乾的一个弱点——女色!

    聘聘婷婷的高向馨子、气宇轩昂的高向天,按照惠日的吩咐来到队伍前面,恭恭敬敬的给李承乾施了一礼:“外臣高向玄理之子高向天(高向馨子),见过大唐太子!”

    只是和正常情况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等到李承乾那一句‘免礼平身’,尴尬的偷眼一看,却现发李承乾眼中正呈现一种迷醉之色,正灼灼的盯在高向馨子脸上,一寸也不肯离开。

    “殿下,太子殿下!”最后还是李承乾身后的杨雨馨看不过去,扯了扯他的衣袖,将他的魂儿叫了回来。

    “哦,平身,平身。”李承乾连声说着,同时伸手将高向馨子扶了起来,抓着她的胳膊安慰道:“馨子小姐节哀,令尊与本宫曾有过数面之缘,如今令尊仙去,着实令人痛惜。”

    “小女子谢过殿下关心,父亲常与我们提起太子,言说太子才华过人,实为人中龙凤……”化名高向馨子的称心被李承乾扶着,口中‘咔咔’一个劲的拍着马屁,听的某无良太子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过没办法啊,演戏就要演全套,总不能演了一半不演了。所以李承乾只能耐着性子,脸上挂着色不迷人人自迷的笑容,咬牙硬撑。

    “殿下,时候不早了,再不赶路怕是要错过宿头了。”最后,总算是杨雨馨上来救场,才让李承乾免于当场出丑。

    “馨子小姐,本宫也正需往山东一行,不如馨子小姐……哦还有高向兄,不如馨子小姐与高向兄可愿和李某同行一程啊?”李承乾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高向天的邀请显得十分勉强。

    “没问题,殿下既与高向兄妹相得,同行一路又有何妨。”不等伪装成兄妹的杨天和称心说话,惠日便在边连声说道。

    此时他心中正在琢磨是不是要把高向玄理的闺女送给李承乾,最好再把高向天也搭上,这样一来既可以换个人情,又可以少两个拖油瓶,何乐而不为呢。

    “这……”伪装成高向天的杨天面露为难之色,看着妹妹的目光中满是担心,不过伪装成高向馨子的称心却是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之言,只是轻轻一点头:“谨遵惠日叔叔之命。”

    “哈哈哈……,什么遵不遵命的,走走走,与某同行便是,只要你二人同意,与他惠日有何关系。”李承乾见高向馨子点头喜出望外,拖着她就走,一点面子都没有惠日留,一句话生生将一个倭国副使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等到队伍再次起程,称心和杨天已经坐到了李承乾的马车里面。

    “臣杨天(称心),见过太子殿下。”身边没了倭人,杨天与称心两人才正式以大唐礼节对李承乾施礼。

    “你们两个省省吧,好好坐着。”李承乾摆摆手,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打了个转,最后放在称心身上,沉声说道:“你小子下次要是再敢这样,当心本宫砍了你的爪子。”

    敢情刚刚不是李承乾拖着称心不撒手,而是称心抓着李承乾不撒手,难怪他能忍受那么长时间。

    称心先是低头认错,然后才接着说道:“殿下时常说要注意细节,所以臣以为演就要演的像一些,殿下要演一位为色所迷的太子,若是连接触都没有,会让人怀疑的。”

    “得得得,本宫不想和你们说这些。”李承乾有些没面子的打断称心,顿了顿才问道:“高向玄理的死那惠日没有怀疑吧?”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