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28章 毒杀
    登州府外二十里外一处荒野之中,一座由木栅栏围起来的营地中,一桶桶烧好的热粥被端进了营区,糜子面饽饽也一筐筐的抬了进去。

    王成虎负手站在营地门口,抬头看天,好半晌之后才扭头向身边的一个亲卫说道:“敲钟,开饭!”

    “喏!”亲卫正色答应,转向走向一边的一口铜钟,时间不大‘铛铛铛’的敲击声传遍整个营地。

    “开饭了!开饭了!”安静的营地就像是烧开的油中突然倒进了水一般沸腾了起来,无数人影自一个个木头架子搭起来窝棚中冲出来,向着正在散发着香味的木桶。

    “排队排队,谁都不要抢,按照规矩来!”拿着大勺的伙头军挥舞着手中的勺子,看着冲过来的奴隶们,眼中带着一丝怜悯。

    可怜的人啊,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就要走到尽头了吧!

    不过有什么办法呢?作为奴隶,他们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区别只是痛快的死和慢慢的死而已。

    伙头军心中感慨着这份工作即将结束,同时给每个人的饭碗里都多添了一些粥,同时也每个人多发了一个糜子面饽饽。反正都要上路了,让他们作个饱死鬼吧,记得下辈子投胎一定要投成大唐人。

    不过奴隶们却没有一点大难临头的感觉,打好自己的食物之后便默默的找一个地方,蜷缩起来小心的吃着,努力不浪费任何一点。

    “都尉,这些家伙到底犯了什么事?为什么全都要处死?”王成虎身边的一个小个子士兵一脸八卦的问着,看向那些闷头吃东西的高句丽人眼中满是戏谑。

    “站好你的哨,当心有人跑出来。”王成虎没好气的给小兵来了一个脑瓢,往营区中看了一眼对身边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说道:“都精神点,一会儿有人往外跑的话,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喏!”王成虎身边士兵几乎是红着眼睛在回应着他的命令。

    折冲府的士兵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山东人,哪一个家里没有人死在辽东,又有哪一个与高句丽没有血海深仇?

    不管这段仇恨是因谁而起,仇就是仇,粗犷的山东汉子有恩必偿,有仇则必报。

    所以面对这些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高句丽奴隶,府兵们没有一丝的犹豫与怜悯,一个个眼中都带着嗜血的光芒,紧盯着那些正在吃东西的奴隶,巴不得他们不要中毒死了,到时候就可以亲手杀死他们,为家中的那些长辈报仇。

    时间一点点过去,送餐的伙头军们一个个抬着空空如野的木桶走出营地,头也不回的走向营地外围的深沟,将手里的餐具全部丢了进去。

    已经沾染了鹤顶红、断肠草与砒霜等十余种毒药的东西,再怎么刷也刷不干净,就算是刷干净了,估计也没人敢用,扔了是最好的选择。

    营地中的奴隶们好奇的看着伙头军将给他们送餐的工具全都扔到,一个个都十分疑惑,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为什么现在会在他们眼前发生?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想明白这是为什么,腹中剧烈的疼痛就已经让他们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放过我,我愿意当一辈子的奴隶……”。

    “汉狗,你们竟然对爷爷下毒……”。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奴隶们开始挣扎、咆哮,一些还没有吃完手中食物的奴隶则是像捧着烫手的火炭一样,将手中的食物丢掉。

    不过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除了几个身体瘦弱,口粮被抢的奴隶之外,极大部分的奴隶都已经吃过了掺杂了毒药的食物。

    “强弩准备!”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着的奴隶们,王成虎眼角剧烈的抽搐着,不过杀光他们是李承乾交待下的任务,他必须一丝不苟的执行下去,否则就是对不起他皇家侍卫的称乎。

    “汉狗,老子,老子跟你们拼了……”一个奴隶强忍着剧烈腹痛,手攀营门,用头不断的往门上撞着,任凭鲜血不断从额头流下,看上去显得异常惨烈。

    “杀了他。”王成虎伸手向那汉子一点,一道乌光就从他身边飞了出去,穿过并不严密的营门,钉在了那汉子的胸口之上。

    一次毒死数万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是买毒药登州城就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只要是能毒死人的全都被府军们买了回来,就算是这样,能不能把这几万人全都毒死也是个未知数。

    但是这并不是最难的,真正的煎熬是看着数万人在自己眼前翻滚、哀嚎,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一下子毒死数万人啊!

    说起来或许觉得十分壮观,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那种看着人被毒死的滋味真特么太难受了。

    府军虽然与高句丽人有着血海深仇,但府军也是人,也有人性,看着这么多人同时被毒死,不少人也动了恻隐之心。

    可毒已经下了,该吃的奴隶们也已经吃了,一群大头兵现在就是想救人也无能为力。十多种毒药混在一起,就算是孙思邈在场怕是都要束手,更何况是一群绑在一起都识不了一筐大字的大头兵。

    就这样,王成虎在李承乾的授意下,指挥折冲府的府军,一次毒杀了多达三万四千余高句丽奴隶,这是大唐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屠杀异族奴隶,而事情的起因只是杜如晦家的大家子杜构的一次心软。

    这次的事件之后,很大一批府军都留下了心理阴影,无数次在睡梦中被自己的恶梦惊醒,喘息着抱紧被子,紧张的四下张望,生怕那些死去的奴隶来找自己。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对于这次事件的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后来李承乾也曾经专门为此事向身在长安的老头子作了汇报,坦然承认是他自己对大量使用高句丽奴隶的后果估计不足,所以才导致的这次事件的发生。

    不过尽管如此,从契丹人手中购买高句丽奴隶的行动却并没有结束,尽管契丹人能带过来的高句丽奴隶越来越少,但人口生意却依旧在不断进行着,或许直到某天李二开始东征的时候,这个生意才会真正的结束吧。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