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50章 旧事重提
    皇宫里的生活枯燥乏味,每日里勾心斗角的事情层出不穷,这是所有人都知道,并且已经达成共识的事情,按理来说谁家有好闺女都不愿意嫁到皇家。

    但是所有人也都知道,在封建的古代,世家中的女子最大的作用还是联姻,能够让家中女子自由恋爱的可以说完全没有。

    那么既然都是联姻,皇家与其他世家又有什么区别?女儿的一生幸福与家族的长盛不衰那一个重要?这个已经不用说了吧?

    所以既然无论如何都是政治联姻,那么自然要选择对家族最有利的,皇家也就成了最优的选择。

    李二夫妻早就已经把这些看的清楚透彻,但是他们却没想到孔老头和程老货能做的这么绝,为了自家闺女竟然不惜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妇人手段。

    万般无奈的李二陛下终于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三道诏出接连发出,一夜之间,李承乾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突然就多了三个老婆。

    册苏亶长女为皇太子妃诏;册程知节四女为皇太子良娣诏;册孔颖达嫡孙女为皇太子良娣诏。

    这三道诏书一发,朝堂震动,原本还蹲在太极宫前面‘痛哭涕淋’的程妖精和苏亶,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宫门之前不知所踪。

    这两个家伙都是本着有便宜不占是混蛋的原则跑到宫门前‘哭诉’的,可是这诏书一下就等于将事情完全变了一个味道。

    苏家、程家、孔家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被三封诏书绑到了李承乾的战车之上,日后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种情况大大超出了三家的预料,原本只是想要讨论一下闺女将来的待遇问题,现在却把全家都绑上了李承乾的战车,这特么可真要老命了,赶紧连夜回家商量对策才是正经。

    三家全都缩回去之后,李二的耳朵终于能得到片刻清静,每天看着三个老家伙在朝堂之上怒目而视互相看不顺眼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老匹夫,还敢跟朕斗,且看看朕是怎么坑你们的,端坐御阶之上的李二如是想着。

    “陛下,吐蕃国朝贡使者估计再有半月便会抵京,您看到时候怎么安排?”宗正寺大宗正礼部尚书李孝恭很不识时务的走出朝班,打断了李二的YY。

    吐蕃,李二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不由面色微沉,想到吐蕃在积石上的驻军,以及前段时间李承乾回信时所言的‘意在松州’,不由在心底冷笑一声:“安排他们去驿馆好生安歇,朕这段时间很忙,待忙过了再见他们吧。”

    “喏!”

    “众卿可还有什么事情?若是没有……”看着李孝恭退回本身,李二于殿中扫视一圈,随口问了一句,打算如果没事儿就散了早朝,自己也好回甘露殿和老婆讲讲程老货等三家的趣事。

    “陛下,臣有本奏!”就在李二屁股己经离开椅子准备站起来走人的时候,魏征中气十足的声音把他又给‘按’回了椅子上面!

    “爱卿有何事要奏,且说来听听!”对魏征这种谁的面子也不给的黑面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说,否则这家伙能从太极殿追到甘露殿。

    “陛下,臣弹劾宇文化及以及其党人,罔思忠义,遂行弑逆,虽事是前代,岁月已久,而天下之恶。”任谁都没有想到,这老魏弹劾的竟然是前朝的官员,是以闻言不由都是一愣,一时想不明白这魏黑子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唯有李二略有所悟的看了魏黑子一眼,意味莫名。

    前隋大业末年,也就是大业十四年,隋炀帝杨广见天下大乱,已心灰意冷,无心回北方,命人修治丹阳宫(好像是在南京附近),准备迁居。

    可是跟着他一起出来的战士都是关中人,原本天下大乱就心思不定,再听说今后不回北方了,顿时心生怨念,有些胆子大一些的干脆把铺盖一卷直接走人回家。

    当时,虎贲郎将元礼等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便与直阁裴虔通共谋,利用战士们思念家乡的怨恨情绪,推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化及为首,发动兵变。

    而当时的杨广早已经是惊弓之鸟,听到有兵变哪还有不逃的道理,结果这一跑跑坏了。

    原本如果他不跑的话,身边可能还会聚集一些人,怎么也能也叛军支应一会儿,多少也有能他留下自杀的时间。结果这一跑,却被叛军裴虔通、元礼、马文举等人堵了个正着,连自杀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杨广终是一代帝王,被抓住之后按说应该有帝王的待遇,就算是死也是自缢而不允许由他人代为。

    可是事情坏就坏在这些叛军抓住杨广之后太过得意忘形,宇文化及和裴虔通、元礼、马文举等人竟然不允许杨广饮毒酒自尽的要求,硬是命令狐行达将老杨给勒死了。

    这就是杨广身死的全过程,所以说起来也是挺惨的,必竟曾经也是统御中原的一位帝王,最后却被人活活勒死。

    这事在咱老百姓看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中华皇帝千千万,怎么死的都有,被勒死也没啥大不了的。

    可是的问题在李二等一些皇帝看来却并不是这样的,这里牵扯到的事情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皇权’这两个字。

    杨广这一生是对是错,自有后人评论,但不管他的一生如何,他的职业是皇帝,而宇文化及等人勒死老杨的行为充分的证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没有把皇权放在眼中。

    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在封建皇朝,敢不把皇权放在眼中,这几乎和谋逆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他们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活着,甚至活着的还在大唐为官一方,但是不将皇权放在眼中这一点已经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就像前面说的,李靖弄死了一个义成公主,当然或许并不是他弄死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以为是他弄死的。

    仅仅是因为这样一个前隋外嫁的公主死了,李靖都有藐视皇权的嫌疑,现在每天吓的睡觉都不敢关门,那么宇文化及等人直接杀皇帝的行为更是让李二难以接受。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