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52章 故地重游(二)
    “记不记得你咱先不说,我来问你,以前咱水泥厂的那个村子搬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我在这里找了三圈都没有找到?”李承乾现在根本没心思理会钱管事心里想的是啥,刚刚没有找到村子让他觉得十分没有面子,所以他必须弄清楚村子去了什么地方。

    “建水泥厂的村子?”老钱愣了一下,狐疑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后问道:“公子是说当初那个以专门负责刻字的村子?包龙图还在那里教书的那个?”

    李承乾点点头:“对,就是那个村子,那村子哪里去了?”

    “哦,那村子……”钱管事恍然大悟道:“那村子搬到城南去了,这不是担心污染环境么,那还是公子离开这里之后的事情,难怪公子不知道。”

    老钱到底是在宫里混过的人物,领悟力就是不一样,瞪着眼睛撒谎的本事绝不是盖的。而李承乾脸皮的厚度同样属于不被人理解的那种,老钱话音刚话便立刻说道:“哦,原来是搬到南城去了,我就说我不会记错嘛。”

    村子搬走了?舒天、夜魅等人嘴角抽动,脸憋的通红,孔雯、林豆豆等人更是掩口轻笑不已,心中对李承乾脸皮的厚度有了新一层的领悟。

    “公子这是打算去村里看看?”钱管事为了避免李承乾过于尴尬,主动岔开了话题,否则谁知道这位能折腾的主儿能不能让人把村子‘再搬回来’。

    李承乾一声轻咳,瞪了一眼依旧在笑个不停的孔雯等人,这才转头对钱管事说道:“你来带路吧,很长时间没过来这里看看了,今天正好路过这里,想去看看。”

    “喏”‘老板’有事,作为一个‘打工仔’钱管事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要放在一边,先把李承乾的事情办完再说。

    叫过‘獠牙’的一个战斗班组,钱管事把需要交待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下,等这个战斗班组离开之后,钱管事坐到了李承乾那辆马车的车辕之上,和舒天并排而坐。

    “老钱,什么样的生意需要你亲自带队?”马车之上,李承乾很好奇钱管事这种人为什么亲自带队押运物资。

    “公子,这些物资是加固河堤用的,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臣才亲自押送。”钱管事扭过头,讲了一下青州府最近发生的事,重点就是关于黄河河堤加固。

    “你是说这段时间黄河水位比往年低了?”李承乾听了一会,皱眉问道。

    “是啊,今年的水位比往年低了不少,再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把河堤加固一下,对河堤内侧作一下护坡,以防将来有水患时来不及防护。”钱管点点头说道。

    “防患于未然,做的不错,是谁想到的这个方法?”

    石头大堤比土质大堤强度要高,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不过李承乾很好奇是谁提出这个建议的,必竟当初王玄策在青州府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过个办法。

    “这人公子也认识,当初也是公子提拔起来的人之一。”钱管事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不过他并没有让李承乾多等,只是顿了顿就说道:“公子可还记得李敬玄?”

    “李敬玄?他跑青州来了?”钱管事一提,李承乾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很久没有了解过马周他们这帮家伙的去向了。

    “是啊公子,现在李敬玄可是青州别驾,从五品上的大唐官员了呢。”钱管事不无羡慕的说着。

    自李渊开始,将大唐天下划为十道,我们可以理解为十个省;置州府三百五十八,同样可以理解为三百五十八个市。

    那么一府之主官就等于是现在的市长,而别驾就是想当于副市长的一个位置。李敬玄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家伙,竟然混成了副市级干部,难道大唐也开始流行起干部年轻化了?李承乾有些好笑的想着。

    不过细想之下这些年轻的官员并不少,比如王玄策一样是以不到三十之龄担任刺史长达数年;薛仁贵也是二十郎当岁就接了左武卫。

    由此可见李二用人的确是不拘一格,并不总是看资历、排辈份。

    这些念头只是在李承乾脑中瞬间闪过,在外人看来他也就是笑了一下,便对有些郁闷的老钱说道:“行啦,你这老东西也不要嫉妒了,这次等我离开的时候你就跟我回去吧,正好我在长安也缺些人手。”

    “我可以回去了?”听说可以回去,老钱兴奋的差点从车辕上掉下去。

    长安的花花世界,宫里的锦衣玉食,一切回忆如潮水般向着老钱的脑海中涌来,让他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虽然他是个太监,世界就是再花花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这并不等于他就喜欢缩在青州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

    “好好指路,这两天别让我听到关于你的风言风语,否则你就准备在水泥厂呆一辈子吧。”李承乾透过车厢前面的小窗子,半真半假的笑着打趣钱管事。

    “公子放心,我老钱在青州绝对可以称得上管住自己的嘴,迈开自己的腿,不敢有半点玩忽职守。”知道自己能跟着李承乾回去之后,老钱多少有些得意忘形。

    然后……,一支闪着乌光的三棱军刺就顶在了他的咽喉之上,车厢两侧显出天佐、天佑的身影,两个一模一样的声音同时响起:“公子面前,你再称一声‘老’试试!”

    ……,面对突然出现的双胞胎,以及脖子上传来的森然寒意,老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四年不见,太子殿下身边这都出现了一些什么人啊,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么?只因为一个字就要掏刀子?单凭这份忠心,封个大内第一护卫也不为过了吧。

    不过这些老钱只是想想,锋利而尖锐的三棱军刺就那么顶在他的下巴上面,如果不是因为路面平整马车没有一丝颠簸,估计这个时候都捅进他脑子里了吧。

    “天右,把刀收起来,都是自己人,不要吓唬他了。”就在老钱一时不知应该怎么表示意自己已经的意思时,坐在一边的李承乾终于说话了。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