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55章 生动的一课?
    看着最后一个穿着那种蛤蟆绿校服的学生进入了大礼堂,李承乾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上学时候校服是蓝色的,如果也是这种蛤蟆绿,那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不过老包却没觉得这校服有什么不妥,对于李承乾的问题也有些不以为意,认为他的话里多少有些‘何不食肉肉糜’的味道。

    反正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学校能免费发衣服,对他们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会挑什么颜色。如果敢挑,不用学校教育,家里大人就能把他们的皮给剥下来。

    而李承乾与包龙图在思维上有着根本性的区别,他同样知道衣服是免费发的,也知道孩子都是穷人家的孩子。

    可是左右衣服都是免费的,为什么就不能弄的好看一些,人性化一些呢?难道学生家里穷就一定要穿的丑,弄得像绿蛤蟆一样?

    揣着各自的心思,一行也进入了学校的大礼堂,等坐到前排主席台之后,看着下面绿油油一片,李承乾又开始牙疼,感觉自己像是掉进蛤蟆堆一样。

    “各位学子,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招集大家到大礼堂吧,不瞒你们说,今天我们学校有幸请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现在有请大唐太子殿下!”

    作为学校的名誉副校长,钱管事在这个时候勇敢的站出来,第一个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不过为了保持神秘感,这货硬是憋着说了一盏茶的时间,直到李承乾有些不耐烦的轻咳一声之后才揭晓了答案。

    大礼堂一片安静,并没有如钱管事所预料的响起雷鸣般的掌握,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主席台上的钱管事,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你丫睡糊涂了吧?

    大唐太子是你丫能请的动的?吹牛逼也要量力而行好吧?吹太大了就不怕天上打雷劈你么?

    这学校自打建成的那一天开始,学生们见过最大的官就是王玄策那个青州刺史,当然后来也见到过李敬玄这个别驾,可是再往上的官儿嘛,别说见,听都没有听过呢。

    现在钱管事这老货竟然说能请来大唐太子,难怪学生会不信他。

    “诸位学子,我是包龙图!”老包这时候不得不站出来了。

    学生们不信钱管事的话,这有情可原,因为这老货的真正身份是个商人,所以并不为人所信。

    但是这老货说的可是真的,老包就是不给他面子,也要给旁边坐在正位上的李承乾面子。否则被打脸的可不止是钱管事一个人,李承乾也是属于被打脸的那一位。

    “校长好!”“哗”的一声,所有的学生全都站了起来,整齐而统一,这些都是定期军训的结果,作为后世过来的人,李承乾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同样,跟着李承乾一起来的人,包括孔雯、夜魅、天佐、天佐等人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他们都看惯了‘獠牙’精锐两人成行,三人成列的行动方式,对学生们这种初级的队形并不怎么感冒。

    “都坐下。”老包用手下向压了压:“现在我给大家介绍,这位……”说着,老包伸手对主位上的李承乾示意一下:“这位便是我们今天请来的贵宾,大唐太子殿下。各位学子,欢迎一下!”

    老包的声望在学校里果然是没的人能比,话音刚落,雷鸣般的掌声便响了起来。

    只是那些学生虽然在鼓掌,但眼中却依旧带着迷惑与不解。

    学校真的能请来太子?那位天下间除了皇帝陛下,皇后娘娘之外,最尊贵的人?

    学生们的目光停留在刚刚从坐位上站起来的李承乾向上,希望能得到确认。

    “本宫,大唐太子李承乾!”李承乾现在已经十四岁,身高接近五尺,站在椅子上道也显得有些气度。

    “嗡……”得到李承乾的确认,大礼堂这下彻底炸庙了,学子们都在窃窃私语,不过他们并不是在怀疑李承乾的身份,他们只是在惊讶!

    封建皇朝,冒充别人的人或许有,但绝不会有人冒充皇帝或者太子,因为这可是杀头掉脑袋的大罪,没人会因为想要装牛逼来冒充这两个身份。

    “安静!”纷乱中,包龙图再次开口,将学生们的惊讶压制下去:“这次我们请到太子殿下,曾请求殿下为你们上一堂课,而殿下也答应了。”

    老包再次给学生们来了一记重锤,锤的学生们一个个五迷三道,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太子殿下给讲一堂课啊,这可不是一件容易求到的事情,将来如果李承乾真的当了皇帝,他们这一批学生那就完全可以说自己是天子门生。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待遇,如果说起来,整个大唐也就长安城国子监的那几十个学子能有这个待遇,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下面,请太子殿下讲话!大家鼓掌!”钱管事此时也从刚刚不被相信的郁闷中缓了过来,再次冲上一线。

    “哗……”这一次学生们很给面子,掌声如雷,久久不歇。

    鼓掌这种事情在大唐是不存在的,也是不被人理解的,如果不是因为李承乾习惯于这种方式,并且把这种表达激动之情的方式传播开,估计现在这种情况应该只能用喊口号来表示自己很激动。

    半晌之后,掌声方歇,李承乾这才一声轻咳,朗声说道:“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有谁知道癞蛤蟆与青蛙的区别?”

    这是一个后世很流行的梗,李承乾也是看到学生们那一身蛤蟆绿才想起来的。

    不过这个梗在大唐并不流行,或者说除了李承乾根本没人知道,因为在这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古代,人们的思想已经被固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想出这种梗来。

    所以像李承乾这种思维活跃的人到了大唐,立刻就会被人视为异类,被人冠以各种各样的奇怪外号,如果不是因为他有大唐太子这个身份在,估计早就被人拖出去解剖或者浸猪笼了。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