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56章 收集癖
    在大唐人见人厌的癞蛤蟆在很短的时间里,被李承乾说成:积极向上,精神乐观,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典型;而外形漂亮些的青蛙则被说成是不思进取,坐井观天的反面典型。

    这种理论的依据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和坐井观天!

    虽然李承乾的这一理论剽窃自后世的一个小段子,但是在大唐却没有人知道,所以当李承乾说完的时候,第一次听说过这个理论的包龙图整个人都呆住了。

    万万没想到,伟大的太子殿下竟会给学生们上了这么一堂‘生动’的文化课,这简直就是在毁三观啊。

    老包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刚刚应该问一下李承乾想讲的是什么,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子的话,他决对不会让李承乾来说的。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承乾站在椅子上,白话的嘴角冒白沫,完全进入了一种人来疯的状态。

    “学子们,你们到这里学习是为的什么?为了回家算自己有多少亩地?还是为了回去给人摆摊算卦?”

    “大话本宫不多说,什么为大唐奋斗一生之类的那些我想你们可能已经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但是本宫要告诉你们: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同好士兵,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大唐周围强敌环伺,他们都在等待机会,等着从我们身上咬下一块肉,吞进他们自己的肚子里,那么如果我们还抱着中庸的思想,未来的会是什么样子,你们想过没有?”

    “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们要用智慧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你们都读过书,都是有学问的人,你们应该知道……”

    “总之,未来的大唐在等着你们去建设,大唐是否能屹立于民族之巅,一切都取决于你们的梦想与努力,你们才是大唐真正的未来!”

    李承乾的发言整整进行了大概有半个时辰,期间他说了很多让包龙图等人三观颠覆的话语,虽然他的某些观点如果说出去不会被某些老夫子接受,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观点直指人心,没有一丝遮掩的揭露了人性。

    “太子殿下,您的理想是什么?”就在李承乾发言结束,刚刚准备坐回自己的位置时,一个个子小小的孩童在下面站起来,声音带着一丝稚嫩。

    李承乾重新站起来,身子向外探了探,才勉强看到了孩童。

    小家伙是一众学子中唯一一个没有穿蛤蟆服的人,猛然间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大协调,不过看这小孩的年龄,似乎还没到上学的年龄。

    “你叫什么名字?”李承乾和声问道。

    他并不在乎小孩子是不是穿了校服,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一个太子来管,如果这小家伙是学生的话,估计回头因为不穿校服少不得挨一顿板子,他如果再加上一两句,这娃估计弄不好这小手一个月都别想写字了。

    “我叫张柬之,是跟着父亲来这里教书的。”孩童在下面回答的不卑不亢,却不知道他的回答已经吓了李承乾一跳。

    历史上张柬之是与狄仁杰齐名的人物,最关键的是他还发动了政变,推翻了武则天恢复了李家天下。

    李承乾完全没想到,自己弄的这个破烂子弟学校竟然会有这种人物出现在里面。

    不过想想小家伙说的,跟着父亲来这里教书,李承乾又开始好奇的扭头四下打量,找寻张柬之父亲的身影。

    而就在李承乾游目四顾找人的时候,主席台上一个三十许的中年文士站了起来,脸色有尴尬的说道:“太子殿下,张某教子无方,惊扰殿下,请殿下责罚!”

    “张先生多虑了,柬之很聪明,也很乖巧,本宫甚为喜欢!”李承乾笑着伸出手,示意中年文士不用多礼也不用担心。

    如果这个张柬之就是历史书中记载的张柬之,李承乾怎么可能会在乎他的一个小问题呢。

    这家伙为了李家天下,可是连武则天都给掀翻了,这样忠心的臣子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因为一句话就把人家爹给揍了,那可真是昏君的作法了。

    “太子殿下,您还没有说呢,您的理想是什么?”小孩子并不懂得太多,好奇心占上风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如果遇到的是某位脾气不好的主儿,这会儿他父亲很可能已经被打板子了。

    “本宫的理想嘛……”李承乾把目光投回到张柬之的身上,想了想说道:“本宫的理想就是让大唐屹立于世界民族之颠,让这个世界上只要太阳可以照耀到的地方,尽是我大唐之国土。”

    李承乾这话说的多少有些吹牛逼的嫌疑,因为在古代不管是通讯还是交通,甚至是人口都是限制这一想理的致命问题,大唐就算是真的有实力打到天边,想要彻底控制住打下来的区域,也是难如登天。

    但是对于给一个孩子树立梦想来说,这个牛逼吹一吹却没什么不可以,这就像所有小孩子都说长大了要当科学家、军事家一样,尽管作不到,但是想想的话问题并不大。

    不过李承乾却不知道,在这里说出这句话之后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作为一个穿越众,尽管他已经在大唐呆了数年之久,但他还是低估了太子对百姓的影响力。

    “张先生,不知柬之现在可有拜师,学什么东西么?”打发了年仅六岁的张柬之,李承乾把目标准了他老子。

    “呃,这道是没有,柬之年幼,某打算让他再多玩儿上几年。”老张有些尴尬,他不知道李承乾为什么会这样问,只能有啥说啥。

    “那么张先生可信得过本宫,由本宫为他找一个老师张先生以为如何?”李承乾继续问道。

    没办法,看到历史名人,李承乾的收集癖又来了,不把人弄到自己身边总是觉得不大放心。

    “这……”老张对李承乾的问题有些为难,谁的儿子谁心疼,必竟如果答应了李承乾,那么儿子就一定要跟着这位太子爷走,将来如果有个万一什么的……。

    李承乾看出老张的纠结,也不好过份逼他,笑了笑说道:“张先生可以慢慢考虑一下,本宫一时之间还不会回京,等考虑好了派人去青州府找李敬玄通知他一声就好。”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