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60章 吃货
    一坛老酒浸上茴香与姜,再将飞蟹投入其中灌的酩酊大醉,便制成了南方最有名的醉蟹。

    李承乾坐在桌旁,看着夜魅胆战心惊的将一只蟹子从酒坛之中捞出来,飞快的丢到桌上,终于忍不住爆出一阵快意的大笑。

    能看到夜魅露出畏惧的表情,让李承乾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觉得此时的夜魅才算是真的有点女人味。

    不过李承乾的笑声也刺激到了夜魅,只见乌光一闪,一把乌黑的三棱军刺已经钉在了桌上,将那只摇摇晃晃的飞蟹通了个对穿。

    “哎……”看着军刺上痛苦挣扎的飞蟹,李承乾摇头叹道:“小夜,你拿它出什么气啊,可惜了它肚子里的那点酒。”

    “公子,这东西这么丑怎么吃啊?”杨雨馨在一边探头探脑的看着被夜魅穿在军刺上,依旧挣扎不休张牙舞爪的飞蟹,脸上的表情十分纠结。

    “这是江南有名的醉蟹,听说味道十分特别,没想到高明竟然懂得如何腌制。”孔雯到底是世家出身,早就看明白了其中的门道,此时杨雨馨问起,她便替李承乾解答了一下。

    “醉蟹么?”夜魅皱了皱眉头,将手中军刺换了一个方向,把飞蟹的肚脐朝向自己的方向,然后在李承乾等人惊骇的目光中一口咬了上去。

    “哎,那东西……”李承乾的制止声还是晚了些,在夜魅一口咬碎了飞蟹的外壳之后,才颓然说道:“不是那么吃的。”

    这下子夜魅的脸可丢大了,原本白净的脸上腾的飞起两朵红云,转瞬间蔓延到脖颈,整个人就像煮熟的飞蟹一个颜色。

    “哐”,腹部缺了一块的飞蟹连同军刺被夜魅丢到了桌上,身影闪动间,人已经消失在房门之外,留下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众人面面相觑。

    “她不会有事吧?”孔雯有些担心的看着夜魅消失于院子里,扭头对李承乾问道。

    “应该不会吧?刺客的心理素质一般来说都是很强的。”李承乾并不十分确定,一边说着,一边还看向白月宁,目光中带着询问的意思。

    “夜魅不会有事的,她只是一只想不开。”白月宁诱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听上去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那就不管她了,我们吃我们的。”李承乾听说夜魅不会有事,立刻大手一挥,示意开吃。

    半晌之后,所有人都坐在原地没有动弹,此时的飞蟹还是活的,虽然醉了,但是那两只大螯却依旧有力,没有人为了想为了吃它被钳上一下,所以都在等着,等第一个下手的人把坛子里的飞蟹拿出来。

    最后还是李承乾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司马光砸缸的典故,对双胞胎兄弟打了个眼色:“小佐,去,把这坛子拿出去砸了,然后顺便把飞蟹腿全都切下去。”

    身为大吃货帝国的太子,如果对付不了几只飞蟹那还谈什么崛起。

    不过李承乾身边终究是俗人太多,除了孔雯这小娘子算是文人家的子弟,有些学问之外,其他跟着他的连小武都算上,就没一个能算得上斯文人。

    所以几只醉蟹被拿回来之后,众人手抓口咬,不消片刻便给拾掇了一个干干净净,看的孔雯小姑娘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李承乾却不管那些什么有的没的,看她不吃便伸手将那只飞蟹拿过来,三两下将盖子掰开,又将身子分成两片:“小雯,这东西只有这样吃才有味道,来,试试看。”说法,将两片分好的蟹身塞到了孔雯手里。

    “公子,惠日那混蛋怕是要跑了,要不要把他追回来?”黑子一边舔着手指,一边问着。

    此时他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那只飞蟹,眼睛四下里寻摸着,打算看看其他人是不是有没吃完的,自己也好再抢点回来。

    “跑就跑了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下次他再来搞装备的时候价格给他翻一番。”李承乾满不在乎的撇撇嘴,随后低下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半只飞蟹,抬手丢给了黑子。

    看死的家伙,哪有人家吃东西,盯着人嘴看的,这特么谁还能吃得下去。

    黑子伸手捞住李承乾丢过来的半个蟹身,也不嫌弃,塞进嘴里‘咔咔’就是一顿嚼,三两下之间又没了。

    就这样,黑子一路吃掉了李承乾的半只,小白的半只,孔雯的一整只,小武的一整只,夜魅的一整只外加双胞胎的一只蟹壳,一场醉蟹餐,光他一个人就吃掉了所有飞蟹的一半以上。

    然后就是半夜的腹痛,一天半夜蹲在驿馆的茅厕里面,黑子这货就没出来过,事后被人好一顿嘲笑。

    不过黑子这货明显是吃醉蟹吃上瘾了,尽管第二天拉到爬不起来,但是第三天好了之后,这货竟然又弄了十只回来,拖着程华安两个人一人五只吃了个干干净净。

    第三天晚上,驿馆的茅厕再一次被黑子霸占,又是半夜加一天的折腾之后,黑子终于老实了,不在提醉蟹的事情。

    不过这种恶趣味的折腾只属于李承乾一行,对于那些被抛弃在大唐的倭人来说,则完全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是属于舒明天皇的人,与惠日尿不到一个壶里这很正常,但是被不声不响的抛弃掉却是他们没想到的。

    而且惠日这混蛋走的时候玩了一场不辞而别,这等于是在抛弃掉另一批人的同时,再坑他们的一把的节奏,如果李承乾因为惠日的不辞而别心生不满,那么拿剩下的这批人出气便成了很正常的事情。

    不得不说,惠日这一手借刀杀人玩的的确不错,但是他却忘了华夏人才是玩阴谋诡计的祖宗,他自以为得计的招式,在李承乾等人看来就像是稚龄之童在大人面前耍小聪明一样的可笑。

    于是,在惠日跑掉的第五天,李承乾如是对程华安说道:“去把那些倭人都抓起来关进登州府大牢吧。小鬼子费尽心机的搞事,我们总要配合一下,否则他们打不起来,我们可就亏大了。”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