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77章 老李要放人咬狗了
    朱元章曾经说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后世太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吐蕃没文化,根本没听过这两句警世名言,所以他们跳出来了,他们没有洞,粮也不广,但却有了称霸的打算。

    他们不知道,虽然高原气候是他们天然的屏障,但这并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只要训练得当,装备精良,打上高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大唐早就有人惦记上了那片雪域高原,目前正在积极组织力量训练,时刻为杀上高原作着准备。

    李二看着聚在一起不断争论的长孙无忌等人,手指轻扣桌面,脑中想的却是那个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野的儿子,或许到了把他叫回来的时候了吧?

    可是李二想儿子,他的儿子可不想他,有了倭人多给的五万贯,再加上合法的小老婆,李承乾在杭州玩的那叫一个嗨!

    看到好吃的……买;看到好玩的……买;看到美女……这个不能买,不过却可以看,同时评论一下。

    这个腰太细了,那个腿太粗了,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看了半天,再来一句‘都不如咱家晓晓漂亮’,换来身边美人娇羞中的一低头。

    至于小武鄙视的视眼神,夜魅和小白怪异的表情,这些统统被李承乾无视之,小屁孩和单身汪在这种时候根本没有发言权。

    雷峰塔是一行人必去的去上,小武在塔里找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发现臆想中的白素贞,情绪有些不太高,她本是抱着救人的心态来的,没人可救的情况让她有种失落感。

    至于李承乾则是无所谓,陪着林晓晓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时不时说上一个后世流传比较广的小段子,逗的美人掩口轻笑就是他现在最大的乐趣。

    就这样,李承乾一行在杭州整整玩了大概有十来天,这才志得意满了回到了船上,继续上路,直奔泉州而行。

    杭州刺史及一众官员站在渡头上,看着李承乾的坐驾远去,不约而同的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个瘟神送走了,没发生什么大事。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瘟神还真是差点死在杭州,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小老头,怕是现在杭州府的官员正在收拾行礼,准备或砍头或发配呢。

    只是在李承乾一行走了大概十天之后,一封八百里加急的红翎急报便送到了杭州府。

    “史君,太子殿下现在何处?陛下有旨,召殿下速速回宫。”信使喘成狗一般,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大半天才说完,将杭州刺史急的满头是汗。

    不过在听完信使之言后,杭州刺史也有也傻眼,李承乾都走了十天了,谁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于是信使只能苦逼的再次上马,直奔泉州,只因为杭州刺史记忆中李承乾似乎说过要去泉州。

    长话短说,这一日泉州码头迎回了出航已达数月之久的五艘战舰,以及跟着战舰一同到达泉州的李承乾一行。

    “臣,于志宁见过太子殿下。”看到李承乾从船上下来,于志宁嘴角抽了半天,强压下心头火,上前躬身施礼问候。

    “于师快快平身,您这样可是折杀高明了。”李承乾也知道,当初建议老头子把于志宁弄到泉州监督造船的事有些不地道,看着又黑又瘦的小老头,连忙上前将他施礼的动作拦住。

    至于叫小老头‘于师’,也不过是客气一下,给老头儿找点面子。

    结果小老头还不领情,冷着一张脸说道:“殿下不必如此,这船也造出来了,不知什么时候能把老臣调回去啊?”

    “调回去……,哪个……”李承乾脸上满是尴尬,他自己都是被李二给赶出来的,想回回不去,更不要提调于志宁回去了。

    “怎么?殿下还有什么困难不成?”于志宁看着李承乾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出声问道。

    “这个,我这次出来是代天巡狩……,无令不得回京啊。”李承乾四下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在于志宁耳边轻声说道。

    得,于志宁听完李承乾的话之后,心立刻凉了半截,啰嗦了半天,前面都不重要,最后一句‘无令不得回京’才是重中之重。

    敢情这位太子爷是被他家老头子赶出来了,现在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能顾得上自己这个老头子。

    “于师,不要泄气嘛,有我在这儿,您还怕没有事情做么?放心吧,在泉州我们有忙不完的事情呢。”李承乾看出老于情绪的低落,忙上前安慰,这老家伙还有用处,就此一下得罪了终是不好。

    李承乾的一脸无赖相落入于志宁眼中,老家伙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伸进袖子里掏了半天,拿出一封信来,双后递给李承乾:“陛下有书信过来,殿下还是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吧。”

    “信?给我的?”李承乾看着老于手中有些发皱的信,眉头不由一紧。

    老头子一般找他都会用飞鸽传书的,这次竟然写信,分明是有重要的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才会这样。

    扭过头,给夜魅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注意一点周围的动静,随后李承乾又从她的手中接过一把小刀,轻轻挑开信封上的火漆,将信抽出来。

    待抖开信看了个开头,李承乾就愣在原地,脑子隐隐有些发懵。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事情都提前了?

    前段时间老头子来信说吐蕃在积石山驻扎重兵,这个李承乾判断出应该是针对松州的威胁,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必竟历史上对贞观六年的事情记载不是很多,但贞观六年和吐蕃并没有开干却是真的。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原本贞观十二年才会发生的求亲为什么现在就发生了?而且竟然还指名点到了长乐,该死的家伙,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长相,有没有那个命。

    长孙冲想娶长乐老子都没同意,一个吐蕃的番子竟然也敢动这种念头!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