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39章 群殴
    “纥干将军,就算是郑某现在承诺可以将你保下来,你就相信么?”纥干承基步步进逼下,郑姓青年收摄心神,叹了口气之后缓缓问道。

    “不会。”纥干承基摇摇头。

    “你看,既然如此,你何苦如此逼迫郑某?”郑姓青年耸耸肩,摊开手说道:“我们之间缺乏一定的信任,那么只能让时间来证明,现在纵然说的天花乱坠不能取信于对方,说来又有何用?”

    “某只是在警告你们而已,希望你们不要把某当成一个傻子。”纥干承基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莫名其妙,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放下一句狠话,拂袖而走。

    该死的,竟然被东宫那位吓成这样子,还把自己的所有弱点全都暴露出来,该死,真是该死。背对着郑姓青年走出很远之后,纥干承基捏紧了拳头,恨恨的想着。

    程家,程妖精、程夫人,程家三兄弟再加上刚刚从宫里回来程小四,围坐在后宅之中,讨论着一切事情的经过。

    老程在问了闺女二次返回皇宫的事情之后,也发现似乎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之中,不过这圈套应该和李承乾没什么关系。因为那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压根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根本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而如果这事情不是李承乾干的,那么其他可以怀疑的对像就多了,甚至就连李二都可以算是怀疑的目标。

    不过相比于各种阴谋诡计,老程更在乎的是桌上那两杯酒,所以在问完了程小四再次回宫的经历之后,立刻说道:“囡囡,你是说,我走了之后,那小子把两杯酒都喝了?”

    “是啊,都喝了。”程小四点点头。

    实际上她只看到李承乾喝下了第一杯,第二杯只是端了起来,并没有喝,不过按小姑娘的想法,既然都拿到嘴边上了,怎么可能不喝呢,这里老爹可是从来不会浪费一滴酒的。

    所以根据老程的习惯,程小四可以肯定,李承乾一定是在她离开之后把第二杯酒也喝了。

    “呼,喝了好,喝了就好啊。”老程见闺女说的肯定,长长出了口气。

    李二和他拿走的那瓶酒是没有毒的,这一点已经被宫里的一条大狗证实了。那么现在所差的就是李承乾倒出来的那两杯酒,如果事后李承乾没有把酒喝了,那么酒杯里有毒的可能性就会很大,反之则什么都不用说。

    老程很在乎李承乾对程家的看法,相比于五姓七望与宫中那些皇子皇女,他对‘睚眦必报’的认识可要深得多,在他的眼中那小子可是一个狠人,说是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一点也不为过。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他倒出来的两杯酒都是没有毒的,那就说明他并不想把事情做绝,没有屠尽程家的打算,双方之间的关系还有缓和的余地。

    可如果反过来的话,那就说明当时李承乾已经对老程起了杀心,这样的情况下程家与他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缓和的余地,不死不休几成定局。

    至于说这里面老程自己说的那些狠话,这个事情已经被老程自动给忽略掉了,毕竟他是一个找闺女的老爹嘛,干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

    “阿爹,你干嘛总是关心那两杯酒啊,家里不是已经有了好多了么?难道你还惦记?”程小四不知道老程与李承乾之间发生的事,对老程总是问酒有些好奇。

    “没啥。就是觉得有些可惜。”老程自然不会当着闺女的面把这里的弯弯绕说清楚,有些事情只要他这个家主心中有数就行了,孩子们知道多了并没有什么用处。

    “父亲,那禁宫守卫言语不实,这里怕是有什么说法吧?”等到老程不说话了,二老程(处亮)皱着眉头问道。

    “这不用你说,老子知道,不过陛下不让继续深查,老子又有什么办法。”老程对儿子可没有对闺女那么有耐心,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就把二老程给吼了回去。

    “父亲,不让查可没说不让揍吧?我们兄弟几个去揍那个混蛋一顿应该没事儿吧?”大老程看弟弟被吼了,兴灾乐祸的瞥了一眼,然后摩拳擦掌的对老程问道。

    “这事儿你看着办,程家可从来没有吃亏还要忍着的道理。”老程哼了一声,并没有制止程处默。

    “嘿嘿,父亲放心吧,孩儿一定办的妥妥帖帖,保证让那小子他妈都认不出他来。”大老程狞笑着,把一双拳头捏的‘咔咔’直响。

    “别给揍坏了,留着他多揍几次。”老程脸上同样挂着阴狠的笑。

    该死的混蛋,竟然下手不看对像惹到了程家,如果不给他一点教训,以后不是谁都敢来找程家的麻烦了。

    皇帝陛下只是说不让查,可没说不让揍人,因为一时口角而揍人的事情,长安城的纨绔们几乎天天都在干,如果每一件李二都要管的话,怕是连处理朝政的时间都不会有。

    所以,纥干承基当天刚刚走出内宫宫门就被人给套上麻袋揍了,碗口粗细的棍子狂咂之下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晕了。

    这一幕正好被刚刚来到宫门口的程家三兄弟看到,眼看着碗口粗的棍子被砸的木屑纷飞,忍不住背后汗毛都竖了起来,低头看看自己手中手腕粗的棍子,怎么看都有些拿不出手。

    这也太狠了,完全就是要人命的打法,就算是纥干承基因为执勤穿着铠甲怕也是凶多吉少。毕竟铠甲最大的功能是防止利器的划与刺,对于碗口粗的棍子,虽然也可以防御,但是那种钝器击打造成的震动却无论如何都防御不了。

    “小子,欠章不还就是这种后果,下次再不还钱,就自己准备后事吧。”半晌之后,一群穿着黑衣黑裤的汉子见纥干承基不动弹了,这才吐了一口口水,丢掉手里的棍子,扬长而去。

    至于门口的那些持金吾,则是像根本没有看到他们一样,任由他们就这么晃悠着离开,拦都没有拦一下。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