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40章 第七三九 反骨仔的下场
    纥干承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低垂,昏暗的房间中只有他一个人,门外一片寂静,让他觉得如同身处一片鬼蜮之中。

    脑子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打坏了,身上没有一处不疼,像是散了架一样,而且左臂和右腿疼的份外厉害,估计是伤到骨头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骨折。

    “来人,有人在么!”纥干承基对着房门喊了一嗓子,身为郎将,他已经有自己的亲卫。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将军,您醒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纥干承基理智的没有去问到底是谁打了自己,为什么没有人制止。能在宫门口堵着他打,而且还没有人敢阻拦,估计除了东宫那位,决不会有第二个人。

    当然,李二也可以,不过纥干承基认为,如果皇帝陛下想要出气的话,完全没有必要揍他,直接砍了他会更直接一些。

    “将军,已经酉时一刻了。”亲卫如实回答着,看着纥干承基的眼神满是怜悯,不知道郎将怎么会得罪东宫的人。

    那些拿着东宫太子令的家伙们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兵辣子能惹得起的,所以他们只能眼看着纥干承基被人揍的人事不醒,直到那批人离开之后才敢去找医生来救治。

    不过总算那些人下手还有分寸,没有真的往要害上下手,除了开始第一下闷棍是打在头上之外,其它的都是打在胳膊、大腿、后背、臀部等肉厚、耐打的位置,这才让郎将保住了一条小命。

    “你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纥干承乾忍着身上传来的痛苦,尽管十分不满意亲卫眼中的那份怜悯,不过还是没有乱发脾气。

    得罪了李承乾,得罪了程老货,又不被李泰承认,如果再失了手下的人心,纥干承基已经可以看到自己横死街头的场景。

    半晌之后,纥干承基咬了咬牙,再次将门外的亲卫叫了进来:“你们找一块床板,抬着我去东宫,还有,去找根藤条一起带上。”

    “将军,您这是……”亲卫有些吃惊的看着纥干承基,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照我说的做,另外把本将的上衣脱了。就这样,快去办。”纥干承基没有一点解释的意思,负荆请罪的点故都不知道,解不解释已经没有必要了。

    半个时辰之后,东宫‘兰若寺’,有侍卫脸色怪异的站在李承乾的书房门前:“殿下,禁卫郎将纥干承基求见!”

    “让他进来吧。”李承乾提起手中毛笔,看着刚刚写下的‘李承乾’三个字,咂咂嘴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没有写字的天赋啊,这三个字写了不下一千次了,还是写的如同鸡刨。

    看来很有必要找褚遂良给自己刻上一副印章了,否则将来凭自己这笔字还真是拿不出手。

    “罪臣纥干承基,见过太子殿下!”光着膀子的纥干承基几乎是爬着从门外进了房间,浑身哆嗦着双膝跪倒。

    “你不去新主上那里报到,来本宫这里做什么?”李承乾双眼依旧盯着自己写的那几个字,口中淡淡问道。

    “罪臣做错了事,请殿下责罚。”纥干承基偷眼了李承乾一眼,用尽量诚恳的语气说着。

    “本宫说了,做错了事就去找你的新主上。”李承乾脸上渐渐带上一层寒霜,手中毛笔轻轻放下,看着纥干承基的眼睛里满是杀意。

    “殿下,罪臣知道错了,昨天的事情都是郑家……”

    伸出一根手指,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李承乾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本宫不想知道昨天的事情,所以你最好提都不要提,否则本宫不介意拔了你的舌头,再把你丢出去。”

    “太子殿下,请念在臣当初为殿下不辞劳苦的份上,原谅臣一次,臣真的知道错了。”纥干承基为了活命,脸面什么早都不要了,现在只要李承乾能答应饶他不死,并且帮他解决老程和李二两个方面的问题,哪怕是让他给小李舔屁股都没问题。

    “你以为如果本宫不考虑当初的事情,你现在还能跪在这里?”李承乾冷笑一声,离开桌案之后,向着远离纥干承基的方向踱了几步,以防这小子给自己来个鱼死网破。

    前面说过,李承乾本身就是一个‘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人,所以他并不介意用最邪恶的思想来揣度别人,不到万不得以,决不会将自己置身险境。

    而随着李承乾的远离,纥干承基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失望,竟然真的一丝机会都没有,难道这小子真的是一只妖怪变的?拥有能看透人心的能力?

    “在本宫没有发火之前,你最好快点离开,否则你会知道本宫‘睚眦必报’的名声到底是如何得来的。”李承乾并不在乎纥干承基想的是什么,对于这种反骨仔,没有搞死他已经是最他最大的恩宠,还想要自己为他背祸,真不知道这货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李承乾当初就觉得纥干承基这货不怎么不靠谱,所以才会把他还给李二,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其它对他不利的话,而且李二也并没有真的亏待他,而是给了他一个郎将的位置,打算好好观察一段时间。

    所以如果说李承乾对不起纥干承基,还真就不是那么回事。

    而既然李承乾没有对不起他,那么这货利用把守宫门之便,坑了李承乾一次就显得有些不地道了。

    更何况在大唐讲的就是忠心不二,雷霆雨露皆为君恩,纥干承基这样出卖旧主的行为就是放到最不尊重礼法的人眼中,也是显得有些过份了。

    基于这样的原因,李承乾才会不顾旧日情份,狠狠的搞了他一下。

    “叉他出去。”杨雨馨时刻注意着李承乾的脸见,见他此时真的有些不耐烦了,立刻对门口的侍卫挥挥手。

    “殿下,太子殿下,臣是冤枉的,您听臣解释,听臣解释一下啊!”纥干承基试图进行最后的挣扎,耐何这一切只是徒劳,早就对他成见在心的李承乾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相信他的。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