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44章 兄弟(中)四更
    “哥,你信我?”有那么一瞬间,李泰有了一丝感动,但很快就被疑惑冲淡,迟疑的问道:“为什么会信我?如果是我的话……”。

    “你是我弟,就像刚刚我说的,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你有错我会揍你,你没有错……,谁坑了你,咱们就一起打回去。大唐是我李家的大唐,不是他们五姓七望的大唐,伸手之前最好先掂掂自己的份量,看看是不是能把整件事儿扛下来。”

    李承乾一番话开始说的情深意切,但是到了后面,语气中带着的尽是无边杀意,听在李泰的耳中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

    “走吧,今天正好无事,叫上小恪,我们几个去迎宾楼喝酒去!”警告的话李承乾只说一次,李泰有没有听进去,这不是他能左右的,至少表面上,李承乾做到了一个兄长的该作的一切。

    如果这样子李泰依旧还要重蹈历史上的覆辙,李承乾不介意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棒子炖肉。

    李恪,这位三皇子应该算是大唐最有钱的皇子,没有之一。

    牛肉干的生意一直没有断过,就算是西域在打仗也没有耽误他的生意,吐蕃尽管在积石山驻扎大军,但是对于运送耗牛进松州的商队却从没有阻拦过。

    吐蕃本身就是由一个个部族组成的,军队更是部族派出来的,没有人会拦截自己家的商队,由其是商队中还有自己的三姨夫,二舅,大伯之类人。

    所以李恪的生意越做越红火,牛肉干卖的满大唐都是,甚至就连高句丽和新罗、百济都有商人跑到长安来采购。

    牛肉啊,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吃到的,就算是一些大户人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杀一头来吃。

    毕竟在古代牛属于大牲口,说它像人一样有户口那是扯犊子,但是想杀的话,没有官府的批文,那是绝对不行的。

    至于说水浒传里武二郎随便找间小店,就能叫上十斤熟牛肉,这样的事情更是不可能,应该属于老施的YY。

    牛这种东西富户不算,一些百姓家的就算是杀了,立刻就会有城里的富户来收,根本就不会流入市场,乡野小店里别说十斤熟牛肉,能有十斤羊肉都属于大店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恪的独家牛肉干生意就显得弥足珍贵,这就跟后世渠道为王一个道理,他有渠道,能搞到牦牛,别人搞不到,这就是他的优势。

    “来来来,小恪、小泰,把酒都倒上,别扭扭捏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下里都有偷着喝过。”迎宾楼,李承乾的专属包厢之中,兄弟三人一边欣赏着西域特有的胡璇舞,一边胡吃海塞着。

    “哥,母后不让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李泰一脸的为难,看着杯子里色泽暗红的葡萄酿。

    “你又不是天天去母后那里,快点,别磨叽,你看小恪多痛快。”李承乾对着李恪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大哥,你就别逼四弟了,他是真不敢喝。”李恪现在是有钱人,胆气比以前壮了不少,说话的底气也足。

    “不喝算了,咱们喝,馋他!”李承乾嘿嘿一笑,对李恪挑了挑眉毛,故意挤兑李泰。

    不过一直忐忑不安的李泰哪还有心思计较这些,他现在一直在猜测李承乾突然之间把他们叫出来吃喝酒的目的是什么。

    “小恪,你在北面的生意怎么样?”一杯葡萄酿下肚,李承乾将话题扯到了生意上面。

    李恪摇摇头,虽然不知道李承乾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如实说道:“哥,你知道的,北面草原可是不缺牛,生意做到那里可算是进了绝路了。”牛肉干的生意是李承乾送给他的,所以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其它的呢?比如说酒和茶。”李承乾拈起一片肉铺放进嘴里嚼着,淡淡问道。

    “酒和茶道是好卖,可是源头不在咱手里,只能捡一些边边角角的做一些,赚钱是别想了,只能说养活手下人而已。”李恪想了一下,大概估算了一下漠北的收入,然后才不急不慢的说道。

    他说的边边角角,主要指的就是那些五姓七望看不上的小生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赚不了大钱,但是去了也饿不死,能赚个来回的路费,保证牛肉干生意淡季时不至于把手下的那些人都饿跑了。

    “那你想不想做漠北的生意?”李承乾余光扫了一眼坐在一边发呆的李泰,见他没有什么说话的意思,便独自和李恪扯起了生意经。

    “漠北的生意当然想作,可是没东西啊,茶叶现在大部分都在五姓手里,酒嘛……咱也搞不定他们。”李恪有些泄气的说着。

    “那么这个呢?你觉得在漠北有没有市场?”李承乾对双胞胎兄弟勾勾手指,从他们手中接过一只玻璃瓶子,放到桌上。

    “哥!如果你把这酒的生意交给我,我保证把那些五姓之人全都赶出漠北。”李恪看着玻璃制的酒瓶,眼睛开始泛红。

    这可是当年拍卖过的仙酒,有价无市的东西,如果有大量的这种酒,卖到草原上去,李恪敢保证垄断整个草原上的一切生意。

    当然,那些走私铁器什么的生意是不算在内的,毕竟那个上不了台面,李恪如果敢搞的话,老头子第一个就能打断他的腿。

    “成,今天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李承乾一拍桌子,跳起来走到李恪身边:“只要你有信心,打从今天起,这酒对你敞开了供应,要多少有多少。”

    “没问题,两年之内我一定会把五姓之人全部驱逐出漠北草原。”李恪拍着胸口保证着。

    他现在赚钱已经快要赚疯了,继位无望的可怜皇子除了一心都扑在做生意上面,基本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作。

    好在那些推翻了他外公江山的‘反贼’们同样不希望他能继位,所以看到他堕落到做生意的程度,自然也是喜闻乐见,理都懒得理他,这也是他能把生意做起来,而没有被弹劾的主要原因。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