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64章 闺女白养了
    翌日,李承乾照旧去给老货们授课,内容依旧是九九乘法口诀,老货们依旧没有背完,总之一切都和几天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只不过在下了课之后,李承乾被程老货拉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老家伙四下看了半天,确定没人注意之后才神秘的说道:“小子,你的那个手炮还有没有多余的?”

    “手炮?”李承乾狐疑的看着老程,脑袋摇的风车一样:“没有。”

    “没有?那囡囡手里那两只是从哪来的?你可别说你不知道,那东西除了你小子根本不会有人拿得出来。”程咬金撇撇嘴,一副老子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我有什么好处?”听到是程小四露了底,李承乾也不再辩解,直瞪着程老货反问。这老货就是个奇葩,****都要咬一口的主儿,只要被他看到的东西,就没有他不想要的。

    “你还想要什么好处,老夫连闺女都给你了,你竟然还跟老夫要好处。”程咬金习惯性的牛眼一瞪,虽然没什么作用,但是多少也能壮一壮声势。

    “可是我父皇下了彩礼的。”李承乾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不够。”

    “不够你找我父皇去啊,找我干什么,诏书又不是我下的。”面对无耻的老程,李承乾开始撒泼。

    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当时下诏书的时候他并没有在长安,如果说和他有关系的确不假,但关系还真就不是很大。

    老程一时间也被他呛的不知说什么好,瞪着眼睛犹豫了半天,最后说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手铳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在程小四有意炫耀之下,更是让他心里痒痒的。

    扣动扳机之后那巨大的声音,以及大量铁砂被打出去之后靠成的破坏,让老程觉得自己这样的大将军如果不配上两支手铳,那就是大大的丢人。

    可是程小四太抠门,竟然连摸都不让老程摸一下,两只手铳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哐哐’放了两枪之后就收起来了,弄的老程不上不上特不是滋味,于是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李承乾。

    “乘法口诀,三天背下来。”李承乾梗着脖子说道。

    面对老程的要求,李承乾知道自己拒绝不了,而且手铳这东西,随着将作监那边越来越熟练,制作起来已经不像刚刚开始的时候那么费力,给统军将领配备手铳已经慢慢提上了日程。

    所以如果给这些老家伙们无条件配发,还不如换点好处回来。

    “你这是趁火打劫知道么,小子。”听到背乘法口诀,老程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这东西不是他背不下来,实在是因为脸面的问题不能背下来,他们十几个老货可是提前都约好的,半年之内绝不背完,急死这个敢让他们重回学堂的小混蛋。

    “随你怎么说,反正想要手铳,就满足我的要求,否则免谈。”李承乾嘿嘿一笑,感觉似乎抓住了老程的命门,琢磨着是不是回头再多给程小四一些火药和铁砂,让她没事儿在老程前面显摆显摆呢。

    “行,你小子最好说话算话。”程咬金也看出李承乾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手段,索性不再追问,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至于说和其他老货之间的约定?嘿嘿,什么约定能有腰上挂着两只手铳来的重要。

    “小侄说话自然算话,如果到时候没有兑现,程伯伯尽可以去父皇那里参我一本。”李承乾邪邪的笑着,他只是答应老程三天背下乘法口诀就给他火铳,可没有说给几支。

    “嘿,量你小子也不敢不守信用。”老程嘿然出声,大咧咧的说着,拂袖而去。

    李二这一辈子可是把承诺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李承乾敢不兑现承诺,到时候那还真就是一参一个准儿。

    当天晚上,老程夫妇休息的房间。

    “三六一十八,三七二十一,三八二十四……”

    “老爷,您这嘀嘀咕咕干什么呢这是?”程夫人看着老程背着手在屋子里一个劲的嘀咕,不由问道。

    “诶呀,休要呱噪,老夫正在背口诀呢。”老程被老婆打断思路,有些不耐。

    “什么口诀这么麻烦,您这可都弄了一个下午了,怎么还是没进展呢?”程夫人继续问道。

    “你个妇人懂得什么,这叫乘法口诀,难着呢。”被老婆问的急了,老程牛眼一瞪牢骚道。

    “很难么?囡囡四天前用了半个时辰就能背到九九八十一了,偏偏老爷您背了一个下午还没有背完五九。不是妾身说您,背书这东西……。”程夫人到底是大家族出身,说起背书那绝对不是老程能比的,完全有理由来鄙视老程。

    “好了好了,老夫知道你能,你聪明行了吧。”被老婆念叨的有些烦躁,老程干脆一甩袖子离开了房间,打算找个清静点的地方。

    结果出了房间没多久,老程就听到‘嘭’的一声。

    手铳!又是手铳!顺着声音,老程晃悠着走了过去,时间不大便来到后宅的一个演武场。

    “花娘,再拿两个火药包来,顺便把铁砂也拿来一些……”演武场的一角,四个身穿四二式军服的女兵被程小四指使的团团转。

    “嘭嘭”又是两声呛响,刺鼻的火药味再次弥漫,离着程小四所立位置二十余步之外的草人身上多了数个小小的黑洞。

    “囡囡,又练习手炮呢?”程老货涎着老脸,凑到闺女身边,看着程小四手中的手铳直流口水。

    “阿爹,这个叫手铳,不叫手炮。”程小四纠正了一下程咬金的称呼问题,然后将手铳收进了腰间的枪套,防老程如同防贼偷。

    “不管这东西叫啥,囡囡,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伤了自己。”对于闺女的不信任,老程的语气中多了一丝的幽怨。

    儿大不由爷啊,也不知道李承乾那个混小子给自己闺女施了什么法术,竟然让闺女如此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说什么都听,连自己这个老子的面子都不给,这女闺……白特么养了。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