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94章 西域各国的反应(下)
    站队?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犹豫着对视良久,最后马万杰第一个带头站到了右边,龟兹人紧随其后,然后是其他人,仅余下于阗使者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于阗使者有什么问题么?”王玄策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尽管他现在已经很累了。

    “没,没有。”于阗人习惯性的摇摇头,但是看着刚刚还在同仇敌忾的哥们儿,现在竟然全都站到了另一边,心中那股莫名的愤恨不觉间涌了上来:“不过,吾有一事望大唐使者为某解惑。”

    “说说看,如果能解王某自然不会吝啬一点口水。”王玄策比了一个请讲的手势。

    “大唐来到西域到底为的什么?西域到底有什么好处,值得大唐如此不遗余力的图谋?”真阗使者也是豁出去了,不顾一切的掀了桌子。

    “西域什么都没有,这里有的东西大唐都不缺,来到这里,大唐是为了西域的和平而来。”王玄策一本正经的说着曾经说过无数次的话,只是到后面话锋一转:“可是总有些人不想让西域和平,他们自私自利,只想着如何去盘剥一些弱小的国家。于阗使者,你觉得这样自私自利的国家是不是还有存在的必要呢?”

    王玄策这话虽然有些挑拨的意思,但是听在同来的一些小国耳中,却是颇有一番感触。

    守着一个强大的邻居是他们的不幸,西域弱肉强食的规则让他们被于阗、龟兹等大国盘剥的苦不堪言,但是他们却不敢说,因为说了很可能有灭国之患。

    反观大唐,大唐的强大已经不屑于从他们的身上盘剥,反而每次去大唐朝贡都会有无数的赏赐,这些赏赐远比他们贡献的要多,而且是多的很多。

    两相比较之下,一群小国看着于阗使者的目光都有些不善,就算明知道是王玄策在其中挑唆,心底的那份不甘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尊敬的大唐使者。”于阗人依旧用沿用着以前对王玄策的称呼:“于阗并不是您口中说的那种国家,于阗曾经为西域和平付出过很多,但是大唐到来之后一切都变了,是大唐挑起了战争,是大唐发动了对于阗的攻击,并且占领了莎车城!”

    不管是倒打一耙也好,如实陈述也罢,于阗使者这番话说的有些一相情愿,对面一只凶猛的暴龙,却在指责暴龙的恶行,除了说于阗使者勇气可嘉之外,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已经疯了。

    “于阗人,你作好战争的准备了么?”面对于阗人的陈述,王玄策毫不掩饰的威胁道。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准备不准备的,大唐来到西域就是为了图某我于阗,左右都是一死,我于阗又有何惧!”于阗使者也是打算拼了。

    开始的时候面对尉迟宝林所提出的割让领土已经让他不能接受,现在面对王玄策,他知道这姓王的提出的要求只会更加过份,既然这样的话,那还不如拼死一战,也让西域那些心存侥幸的国家看看大唐的真面目到底如何。

    “某可以把使者这些话当成是宣战么?”王玄策笑了笑,有些不为所动的问道。

    “是又如何!”于阗使者梗着脖子说着,同时将头转向站到右侧的一群人:“你们以为他们会放过你们么?老子告诉你们,这不可能的,他们就是一群恶狼,不啃光我们的肉,吸光我们的骨髓,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如果想要生存下去,我们只有团结起来,在西突厥的帮助下把他们赶出西域,这才是我们保全自己的方式。”

    于阗使者的表现像是一个殉道者,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却全都用了无用功。

    高昌早就已经投降,龟兹独木难支,就算是想帮要助于阗,也要考虑一下大唐剩于的那四万余人,毕竟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万五千人,对于有着六万人的大唐军队来说,只有四分之一。

    可怜的家伙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大唐在域的总兵力实际上并不是六万,而是七万五千人。

    两个大国没有出现,兵力只有数千的小国更是不会站出来,人口数万,兵力数千的小国他们实际上巴不得大唐马上打进来,到时候他们立即投靠大唐,如果能混个县令之类的职务,那特么可比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要好多了。

    虽然中原有句老话说: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但是这鸡也要看是什么鸡,凤也要看是什么凤。吃了上顿没下顿,每天都要为生计发愁的鸡,与天天锦衣玉食的凤凰比,似乎凤尾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在面对于阗使者逼视的眼神时,众小国使者全都垂下了头,不再与其对视,而高昌的马万杰则是眼中带着兴灾乐祸,对视的目光中带着挑衅。

    完犊子了,于阗使者喊了半天的口号,最后发现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甚至就连与于阗有着同盟关系的龟兹都没有站出来,反而暴露了于阗与西突厥人的关系。

    “于阗使者,你可以走了,回去准备吧。”在听到西突厥之后,王玄策的面色已经冷了下来,甚至就连看着那些右侧站着的各国使者的目光,也隐隐带着一丝不善。

    “哼……,我于阗一定会报复,一定会报复的,等到汉王的人头摆到大唐皇帝面前的时候,就是你们人头落地的时候。”于阗使者已经被逼上绝路,再次拿出李元昌这个二货威胁道。

    “你们可以试试,看看是于阗国主一家先人头先被送到长安,还是汉王的人头先被送到长安。”王玄策寸不让的与于阗使者对视着。

    老王又不傻,在于阗明显不是大唐对手的情况下,于阗国主会杀了汉王?只要脑子不抽的话就会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手中留着一个大唐的亲王保命,即使战败之后,也有活下来的可能,这种事情不担是王玄策,甚至就连憨直的尉迟宝林都能想明白。

    所以于阗使者的威胁除了显得于阗底气不足之外,根本就没有一点实际用处。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