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01章 尴尬的行动
第八零零章
    “不想死就快点过来。”将刀架在尉迟渥密脖子上,白月宁瞪着发呆中的李元昌冷声喝道。
    不料李元昌竟然疯狂的向后退着,嘶声吼道:“不,不,你是李承乾派来杀我的,白蝙蝠,你是白蝙蝠!”
    “原来你叫白蝙蝠!”尉迟渥密尽管已经被白月宁控制,但却并不怎么害怕,缓缓从站起来的同时,还有心打听小白的名字。
    “闭嘴。”又一把乌黑的军刀出鞘,顶在尉迟渥密的左侧肋下:“李元昌,我劝你最好快点过来,否则……”
    “看来他并不想跟你走,你又何必为难他。”尉迟渥密到底是一国国主,表现出的冷静远超正常人的想像,命悬一线之间的时候,还有心劝导小白。
    “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立刻弄死你。”白月宁眯着眼睛紧了紧手中的刀,愤怒的瞪着躲到一处柱子后面的李元昌。
    如果不是因为任务和他的身份,小白真的很想掏出手弩给他来一下子,该死的混蛋,把大唐的脸都特么丢光了。
    “你是大唐太子的人吧?”尉迟渥密有些艰难的把脖子向后仰着,但语气却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你知道太子殿下和他的关系,就不应该尝试着来救他,因为他不会跟你走的。在这里他或许有一线生线,但是如果跟你走,很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是你,你怎么选?”
    “我是一个杀手,我的使命就是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那么死亡是我最好的选择。”白月宁的诱人的声线带着刺骨的寒意,听在耳中让人毫不怀疑她的决心。
    “值得么?你为的是什么?荣耀?信用?这些东西能吃还是能喝?”尉迟渥密依旧没有放弃,只是额角已经隐隐有冷汗冒出来,身后那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意越来越浓,让他心中必胜的信念产生了一丝的动摇。
    不过这一丝动摇很快被他用强大的意志力压了下去,稍稍平静了一下之后,沉声说道:“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答应做孤的王妃,那么你马上就会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于阗第一王妃,从今往后再也不用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再也不用为了这样的一个软蛋……”
    白月宁不动声色的打断了尉迟渥密的劝说,声音冷的像是从九幽地府之中传出来的一样:“我白蝙蝠生是大唐人,死是大唐魂,岂会屈从于你一个异族番人。让你的人把李元昌给我绑起来放到一边,然后给我准备一匹马。”
    “大唐的女人都是这么刚烈么?或者是大唐的男人都死绝了?所以才要靠着女人来主事?”尉迟渥密一步步不断挑战着白月宁的底线,在谈语上挤兑她,试图瓦解她的心里防线。
    “如果你有机会活着,那么你自然会见到大唐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死绝了。”白月宁将头凑到尉迟渥密耳边,几乎是一定一顿的说道:“外面站的那个小白脸是你儿子吧?要不要我来表示一下诚意?”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尉迟渥密脸色猛的一变。
    “照我说的做,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他的忌日。”白月宁根本不理会尉迟渥密说什么,变魔术一样轻轻一甩手,将顶在尉迟渥密肋部的刀子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小巧精制的手弩。
    “全都退开,把那个大唐亲王抓住,顺便准备一匹马。”浓烈的杀机刺激的尉迟渥密后背汗毛直竖,不等小白有所动作,立即对外面喊道。
    只是因为惧怕小白的突然袭击,他没敢让他那个傻逼儿子退开,只是希望那小子见机得早,自己退出到危险区域之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尉迟渥密的弱点就是他儿子,他唯一的儿子。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也可以不在乎别人的命,但是他的儿子他却不能不在乎。
    不过,很明显,尉迟渥密的希望最后落空了,他的那个傻逼一样的儿子不光没有离开,反而大步走了进来,同时对小白说道:“贱人,马上放了我父亲,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这是你亲儿子?我怎么觉着他巴不得让你早死呢?”小白对于阗王子的话没有半点反应,只是躲在尉迟渥密身后戏谑的问道。
    “不用你管!”尉迟渥密冷冷的说了一句,看着进来的儿子,目光渐渐不善起来。
    “父亲莫怕,孩子一定不会让你受一丝伤害。”进来的于阗王子说的郑重,只是脸上的那一抹得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尉迟渥密也被儿子的反常举动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就高声喝到:“逆子,孤让你退出去,你没有听到么?莫非你想要造反不成?”
    “父王,难道您真的想要向大唐投降不成?难道您忘了当初要马踏长安的誓言了么?我于阗数十万百姓,难道你就不顾了么?”被呵斥的于阗王子不仅没有退出去,反而振振有词的反问道。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很再明显不过,于阗王子根本就不是来救驾,反而更像是来催命的,崔小白命的同时,也要催他老子尉迟渥密的命。
    缩在一边看了半天的李元昌此时已经傻了,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一时间想要说话,但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不过总的来说他现在就是一个人质,不管是尉迟渥密也好,于阗王子也罢,只要他自己不作死的话,这一对于阗王室父子不管谁胜出,都不怎么为难他。
    反而是躲在于阗国主尉迟渥密身后的小白现在十分尴尬,于阗王子现在的状态明显就是在逼宫,而且行的还是借刀杀人之计。
    尉迟渥密已经失去了人质应有的价值,甚至就算是小白不杀他,时间长了于阗王子也会安排人下杀手,然后把罪名安到小白的头上。
    “这真的是你亲儿子?”可就算是这样,小白的声音依旧还是那么平静,只是语气中的调侃之意更浓了些。
    出人意料的是于阗国主也没有大发雷霆的意思,只是自嘲的笑笑,然后说道:“不知道,可能是当初被人换了吧?”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