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18章 血的代价(上)
    “啥魂?”伍登有些懵逼,愣愣的看着席君买,一时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二愣子能说出含意这么深刻的话。

    “你也听不懂吧?老实说,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反正当初太子殿下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席君买从地上拄着铁槊站起来,拍拍伍登的肩膀:“想明白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你大爷的,原来你小子蒙老子。”直到席君买走出好远之后,伍登才反应过来,跳着脚骂道。

    “这可不是我蒙你,真要说起来老子也是受害人。”席二愣回过头,对着伍登无奈的耸耸肩。

    此战,西域军团战损三千四百余人,其中‘獠牙’战损近五百人,三大骑兵队战损三千左右。而龟、于联军战损人数高达三万,有近半的人被三棱弩射中之后流血不止,被救回去之后血失过多而亡,三棱弩的恶毒,再一次在西域大漠声名大振。

    “撤兵,必须撤兵,这仗不能打了,撤回龟兹主城,我们还可以仗着城池之利与大唐周旋一二,若是在平原上再打下去,怕是根本无人能回到龟兹了。”龟兹国主盔歪甲斜的坐在营帐的主位之上,狠狠灌了一大口水,长长吐了口气之后说道。

    “不行,不能撤!”李元昌掀开帐篷走了进来,同样的狼狈不堪,但眼中却燃烧着熊熊的斗志。

    “为什么不能撤,难道非要等着被大唐西域军团彻底剿灭!”龟兹国主完全没有想到十万对一万五的战斗,竟然会让他损失如此之大,除去于阗军损失了一万余人之外,他的龟兹军竟然损失近两万。

    这可是他的老婆本,在西域这个破地方,如果没有了军队,很快他这个国主就会成为丧家之犬,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赶下王座,变成和尉迟渥密一样的流浪狗。

    “我们有损失,大唐军队也同样有损失,不趁现在给他们致命一击,若是等他们缓过劲来,怕是我们的损失更大。”李元昌红着眼睛说道。

    “够了,你一个小娃娃懂个屁。”龟兹国主甩开手中的水袋,气冲冲的说道:“如果你想要给大唐西域军团致命一击,孤王不拦着你,你去,带着你的于阗军去,老子的龟兹军不陪了。”

    “你……”李元昌被气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想在唐军实力不强的时候彻底将他们铲除,但是单靠剩下的近三万于阗军队,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没有龟兹军队的帮忙,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实力。

    可是龟兹主国现在却是想保存实力,不想拿手里为数不多的战士去拼,宁可放弃唾手可得的机会,也要撤回龟兹。

    一种竖子不足与谋的念头在李元昌的脑子里产生,看着与自己对视的龟兹国主,半晌之后见对方执意不肯改变想法之后,气极败坏的汉王殿下转身拂袖而去。

    “哼,还想算计孤王,真拿孤当三岁孩童来耍么?”龟兹国主在李元昌离开之后,冷哼一声说道:“你李元昌真当别人家孩子死不完呢?致命一击,致命一击之后老子等着你带着西突厥人来夺了老子的江山么?以为老子像尉迟渥密那个傻蛋一样?哼,做梦吧你!”

    “国主,那我们什么时候撤?”龟兹国军中主将等到自家老大发完脾气之后,小心的问道。

    龟兹国主眼睛一瞪,似乎在责怪手下没有眼色:“还等什么,马上撤,把辎重队留下,其余人只等天一黑立刻回国!”

    “是,臣马上去安排!”被国主瞪了之后,哪怕是再笨的家伙也知道继续留下只能触霉头,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是夜,七万余人的龟、于联军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远遁,将五万左右的辎重队留了下来。反正这些人也是周边小国派来的,就算是死光了也和龟兹国没有什么关系,留下他们还能陪着挡挡大唐的追兵,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龟兹国主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大唐西域军团竟会狠辣到屠光所有辎重队,只留下十个人报信的程度。

    “你说什么?辎重队被屠光了?”三日之后,带兵回国的龟兹国主揪着前来报信的残兵,有些失神的问道。

    “是,是的,所有人都死了,脑袋被砍下来垒成京观,地上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尸体,沙子挖下去三尺都是红的……”木偶般被龟兹国主提在手中,报信的家伙眼中满是惶恐,似乎依旧沉浸在当天的杀戮之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是都说大唐是仁义之师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干出这种事情?”松开报信的残兵,龟兹国主失神的说道。

    五万辎重队是他从周边小国强拉来的,然后又被他抛弃的,现在这些人都死光了,周边的国家能不恨他么?在无法找大唐报复的情况下,那些国家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而且西域军团如此狠辣的行事方式,这明显就是在震慑,震摄周边的小国,哪个再敢帮助龟兹与大唐作对,下场就是被垒成京观,供后人‘瞻仰’!

    最重要的是,唐军对赶来帮忙的人都这么狠,那么对龟兹呢?会不会也来一个斩尽杀绝?

    李元昌,该死的李元昌,大唐的军队就是他招惹来的,如果没有他的话,大唐西域军团现在还在讨伐于阗,怎么可能跑到龟兹来?怎么可能!

    “来人,把李元昌给我抓来,抓来!”想到了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龟兹国主咆哮着吼道。

    “国主,国主息怒啊。”作为龟兹国主的第一谋士,龟兹丞相苦着脸说道:“国主,万万不可义气用事,需知现在大唐西域军团就在我龟兹境内,虽时都会出现在城外,国主切不可自乱阵脚。”

    “你什么意思?为何阻拦!”一时间没有弄清楚丞相的意思,龟兹国主阴森森的侧目问道。

    “国主,现在那李元昌龟缩在于阗军中,若要抓他势必会和于阗起冲突。”龟兹丞相顿了顿说道:“国主,我军军力不足,切不可因小失大啊!”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