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24章 尴尬的李二
    天刚蒙蒙亮,还在睡梦中的李承乾就收到了来自崔钰的消息:龟兹大捷!

    “怎么回事?你的消息怎么这么快?来来来,给我说说。”穿着亵衣的李承乾脸都没有洗,直接拉着老崔坐下,兴致勃勃的问道。

    “那个……,我就是来和您说一下,然后马上就得走。现在地府里面挤满了人,臣必须要赶回去处理。”老崔苦着一张脸,痛并快乐着。

    “别走啊,再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是不。为啥地府里会有那么多人?发生啥事儿了,你跟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李承乾看着如坐针毡的老崔,愈发好奇西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臣谢过殿下好意,不过帮忙就算了。”崔钰苦笑着摇摇头,自己这里麻烦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多一个李承乾去捣乱,那特么日子还怎么过。

    “哎呀你可急死我了,你就不能快点说么,到底发生啥事儿了。”李承乾等了半天也不见老崔明事情的原委,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伸手掐死他。

    崔钰见李承乾是真急了,耸耸肩无奈的说道:“西域军团那帮家伙在西域大开杀戒,一下子鼓捣死了十多万人。您说,地府里能不人满为患么?而且这事儿放在以前还好,龟兹那片儿不顺咱管,可现在好死不死的他们把龟兹给打下来了,那里现在统统划归地府,想不管都不行。”

    “呃,那这样就尴尬了……”李承乾嘿嘿笑着,颇有些兴灾乐祸的意思在里面。

    他并不在乎西域军团死了多少人,只要把把西域控制住,即便再多死一些对于他来说也是无所谓的事情。至于说老崔的麻烦……,让老崔自己想办法去好了,地府里的事情,就是想帮忙他也帮不上不是。

    送走了老崔,李承乾兴奋的一直劲搓手,匆匆的吃过早饭就跑到李二的甘露殿去等着,准备和老头子好好商量点儿事情。

    一来二去等了有近一个多时辰,远远的看到老头子在方老太监的陪伴下正往回走,李承乾立刻迎了上去。

    “你又来朕这里作什么?莫非是又闯了什么祸事?”看到李承乾的第一眼,李二就被那猥亵的表情搞的头皮一紧,一个念头从心底升起:有麻烦了。

    “没,没闯祸,就是……,父皇,咱去您书房说成么?”李承乾四下看了一眼,觉得这里似乎不是什么说话的好地方。

    “那就走吧!”老李点点头,当先而走,心中对李承乾已经不报任何希望,这小子就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每个月都要给自己找来无数的麻烦,跟女人的月事一样准确无误。

    甘露殿,老头子书房,李承乾犹犹豫豫的看着面色不善的老头子:“父皇,您说,如果我们把西域纳入大唐的版图怎么样?”

    “西域纳入大唐版图?就凭你那一万多人?朕不是看不起你的手下,西域那边可是乱的很,宝林他们如果能在那边扎下根,不被赶出西域都算是你手下那个王玄策是个人才……”面对李承乾的问题,老李稍稍松了口气。

    在西域的问题上,老李一直没有时间去考虑,他也想把西域纳入大唐的版图。可是现在吐蕃在松州那边犯边,朝中大将已经派出去了不少,若是在西域那边与三十六国开片,弄不好会出大乱子。

    不说朝中那些文官们会不会支持,就算是那些迂腐的文官们同意对西域用兵,周边各国的想法也总要考虑一下,连续不断的扩张之下谁知道会不会触及薛延陀和高句丽敏感的神经,万一西边打的正热闹,东边再起战事,那特么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所幸李承乾这次学聪明了,知道折腾之前回来找老子问一声,单从这一点来看,这混小子长大了之后,的确省心了不少,至少没有再玩儿什么先斩后奏。

    “那个……,那个……”知道了老头子的想法之后,李承乾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吞吞吐吐的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再说下去,或许让老头子过段时间直接看战报也是不错的选择。

    “什么‘这个’‘那个’的,有话就说。”李二刚刚觉得欣慰些,就被李承乾的说一半留一半的态度给激怒了。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老头子的追问下,李承乾把心一横:“那个,父皇,儿臣就是想说,于阗和龟兹已经是咱们的了。”

    “哦!嗯?!”李二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整个人陷入呆滞状态。刚刚还觉得这小子不会玩什么先斩后奏,转眼之间就被李承乾打了个措手不及。

    刚刚李承乾到底说了什么?意思好像是把于阗国和龟兹国全都给拿下了,这怎么可能?啥时候打仗这么容易了,凭借一个憨货,一个愣货就能横扫整个西域?难道真的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

    “你重新说一次,你刚刚说的什么?”琢磨了半晌之后,李二决定还是再问一下,说不定刚刚是李承乾一时口误说错了话,再确定下一说不定就变了。

    “父皇,您没听错,于阗和龟兹的王都已经被宝林他们给占了,其中于阗国主逃去无踪,龟兹国主全族被擒,不日就会押解长安。”李承乾轻轻向后退了两步,站在大门口的位置上,准备只要老头子一翻脸,马上撒腿就跑去找老妈求援。

    确定了,这次是真的确定了,人家国王都要被押到长安来了,还能不确定么?

    年近四十的李二陛下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一群纨绔们弄了一个什么所谓的西域军团,然后风风火火的就杀进了西域,时隔四年之后,突然间跑出来说,西域是我们的了,已经被打下来了。

    搞什么,到底在搞什么?这下怎么向朝中大臣们交代?原本两个属国,突然间没了,国家和土地都变成大唐的了。怎么想这事儿都有些不好解释。

    属国与宗主国,关系就像是干儿子与干爹,关系有时候远有时候近,打打闹闹也可以理解,但是突然有一天干爹把干儿子给搞死了,然后把家产都霸占,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