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31章 顶风臭三里
自从李承乾有了弄一件‘羽绒服’的念头,农场里的鸡鸭鹅就倒霉了,彪悍的程小四,抡着两只长达七尺的斩马剑,疯了一样到处追着那个鸡鸡鸭鸭的砍个不停,弄的一行人周围血肉模糊,跟特么凶案现场一样。
    “小四,你这样子有没有考虑过那些鸡鸭的感受?而且这些毛都粘上血了,还怎么用啊。”李承乾无语的看着推在自己面的一推零碎,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那要怎么样?难道还一只只的抓么?”程小四振振有词。
    “去养鸭场抓不行么?为什么非要为难这些散养的?这些都是农场工人自己家里养的,你给砍死了,回头人家吃什么?”李承乾示意程小四看看周围那些人怪异的目光,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我,我也不知道啊。”玩儿嗨了的程小四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脸上写满了尴尬。
    “我是真拿你们没办法了。”李承乾遥遥的点了程小四两下,然后对杨雨馨说道:“你去问一下看看这些都是谁家的,回头拿些钱赔给人家,好好和人家解释清楚。”
    “喏!”杨雨馨掩口轻笑着转身而去,地上堆着的鸡鸭中,有三只是她的‘功劳’,要说尴尬,这小丫头多少也是有些的。
    不过左右农场的人都是些军属什么的,解释起来还是十分容易的,在知道是太子殿下打算弄些鸡鸭的羽毛作试验之后,很多人甚至表示不要赔偿,需要什么直接拿去就好,如果不够自己家里还有。
    多么朴实的工人啊,李承乾怎么会忍心去祸害他们呢,所以在做了三倍的赔偿之后,李承乾一行转道去了养鸭场。
    这里的鸭子是属于公家的,也就是属于农场的,而农场又是属于兵部的,李承乾也要弄的羽绒服装将来也是要给兵部用的,所以还有什么理由能够阻止他来薅鸭子毛呢。
    整整一个下午鸭子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长乐、林晓晓等几个姑娘家在看了第一只悲惨的鸭子被薅光了腹部的绒毛之后,便失去了再看下去的欲望,一个个纷纷离开,回到马车里去进行她们斗地主的大业,直到傍晚李承乾带着二十多斤的鸭绒回到马车上。
    “哥,你就不能把这东西放到外面么?味道好大啊。”看着堆在车厢角落中的一大袋子鸭绒,长乐皱着眉头问道。
    “外面?”李承乾看了一眼窗外,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下,打开车箱前面的一个小窗子:“苏猛,把这个放你哪里,不要丢了。”
    “啥啊?”一直看路的苏猛疑惑的转过头,窗子的位置太高,他没有办法越过窗子看到里面的袋子。
    “鸭子毛!”李承乾回了一句。
    一路无话的回到‘兰若寺’,连夜招集人手,再次赶制出一件类似后世羽绒夹克一样的衣服,然后又把那些弄回来的鸭子毛塞进去,一系列的工作忙完之后,东面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
    “怎么样?搞好了没有?”李承乾睡眼惺忪,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问关于羽绒服的问题。
    “殿下,已经好了,一定会不耽误您今天上朝的。”林晓晓红着眼睛说道。
    因为怕耽误了李承乾今天上朝时使用羽绒服,所以昨天晚上一整夜的时间,都是她在监督催促着那些匠人在工作。
    “弄好了就成,你还是先去休息吧,穿衣吃饭这种事情本宫自己来就好。”李承乾看着林晓晓红红的眼睛,有些心疼的说道。
    “没有关系,妾身还能坚持。”林晓晓一边服侍着李承乾换衣服,一边说道:“等殿下去上朝了,妾身再休息也不迟啊。”
    “好吧,随便你吧。”李承乾也知道,林晓晓不可能现在跑回去休息,不过好在小姑娘现在年轻,熬上一晚也没啥,他这个太子殿下不也是时常熬夜么,这种事情算不得什么大事。
    一番洗漱,吃过东西之后,李承乾把刚刚制好的羽绒服套在身上,骑着长乐淘汰下来的破自行车带着杨雨馨出‘兰若寺’直奔太极殿。
    只不过骑在车子上李承乾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但到底是什么却一直也没想起来,最后远远的看到耸立着的太极殿时,不由放弃了琢磨,既然忘了那就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忘了就忘了吧。
    太极殿的外面已经站了很多待着上朝的朝臣,见到李承乾骑着车子过来,纷纷点头致意,自行车这东西现在不是什么新鲜玩儿意,朝堂上这些老家伙的家里几乎都有那么几台,所以看李承乾骑也没有会奇怪。
    到了大殿之前,自行车交给执金吾,李承乾套着羽绒服悠然自得的等着早朝的开始,然后,一颗黑黑的大头凑了过来:“小子,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这是什么味道?”
    “嗯,好像是有股子怪味,不过不像没洗澡,反道像是拉屎没擦屁股。”尉迟老货与程老货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不等李承乾开口,已经接过了程咬金的话头。
    风天没洗澡?拉屎没擦屁股?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被说他一身屎味的两个老货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不过,在两个老家伙的提醒下,李承乾终于算是想起来自己忘了的问题是什么了。
    该死的,那些鸭子毛根本没有洗啊,直接就塞进衣服里了,这特么能没有味道么?
    鸭子脏不脏?这个不用问,谁也没见鸭子会打香皂洗澡,那么既然不洗澡脏不脏的问题还用问么?天天逮哪趴哪,也不管地上是什么,脏不脏?从打出生一直到现在半年多时间,每天屎堆也爬,臭鱼烂虾堆也上,脏不脏?
    突然之间,李承乾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难怪自己会一身的屎味,这特么事儿整的,光顾着琢磨羽绒服保暧,忘了这东西要洗干净再弄。
    可怜的大唐太子殿下醒悟的还是太晚了,原本就顶风臭三里的名声现在是彻彻底底的坐实了,不用看别的,单看那些捂着鼻子,躲出八丈远的老货们就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很臭,真的很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