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38章 应对
    韩威战败,副将余莫寒战死,战损人数多达两千,甘松岭失守,五万吐蕃军长驱直入,逼近松州。

    李承乾收到崔钰的消息时整个人都是呆滞的,不是说大唐当初的松州之战胜了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老崔,这消息可靠么?”琢磨了半天之后,李承乾纠结着问道。

    一方面他知道老崔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说谎,另一个方面是历料记载的松州之战大唐获胜,这让他很难选择到底应该相信哪一种,最关键的两种情况下,需要采用不同的应对方式,这才是李承乾面临的最大困难。

    “当然可靠,这消息就是余莫寒亲口说的。”面对李承乾的问题,崔钰能说什么呢,作为一只能够沟通阴阳的‘信鸽’,只能一切照实禀报。

    想到那个可怜的家伙拖着肠子,浑身是血的样子,老崔叹了口气。

    三千对五万,不败又能如何?若是在开阔地,或许还有掉头就跑的可能,但是在峡谷盆地之中,掉头就跑估计连那逃回松州城的一千人都得扔在战场上。

    “知不知道候君集他们到到哪里了?”确定了消息的准确性之后,李承乾索性不在纠结于甘松岭的事情,既然松赞干部敢领着人进入大唐领土,那么不付出极大的代价,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他回去。

    “候大将军具体信置臣不知道,这个要问情报科。”崔钰的消息来原一般都是那些死掉的家伙,没人死他自然是不会收到消息。

    李承乾也十分理解的点点头,他总不能为了得到军队每天的行踪,就让老候每天都杀一个人去地府报信,这样作怕是要不了多久大唐军队就要被自己的太子给杀光了。

    “晚上的时候通知薛仁贵吧,让他带兵进积石山,封了吐蕃人的后路,凡遇阻拦杀无赦!”琢磨了良久,李承乾认为,封住吐蕃军的后路,给他们的心理施加压力,让他们在面对候君集、牛进达的时候不能全力作战,应该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反正当初把薛仁贵安排在大非川的目的也就是用来堵住吐蕃后路的,现在这样作也并没有偏离计划。

    “那么西域呢?若是薛将军撤回来,对西域来说无疑少了一个强力的震慑,万一有什么变化,西域军团怕是立刻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崔钰迟疑的说道,由于和西域军团接触较多,老崔习惯性的优先考虑西域军团的问题。

    面对崔钰的问题,李承乾先是想了一下,然后摇头说道:“西域暂时不用管,仁贵只是另有任务,但却虽时可以杀掉头杀回去,如果西域诸国不知道死怎么写,将来本宫不介意再杀他十万人。”

    西域军团现在战力并没有损耗多少,只要不是自陷死地,一般来说想要真的把他们在大漠之中全歼,没有十五到二十倍的军力根本想都不要想。

    西突厥会派出二十万人来对付只有一万余人的西域军团?或许有这种可能,但是李承乾估计可能性不大,毕竟西突厥以西还有萨珊波斯、还有大秦,这些国家才是他们真正需要防备的。

    一万西域军团只要不去触动西突厥敏感的神经,只在西域活动一下的话,西突厥如果能出动五万人都算是他们比较重视。

    当然,李元昌那个家伙还没有抓到,这是一个遗憾,但是李承乾相信,只要自己剿灭了吐蕃进犯的这五万兵力,要不了多久汉王殿下就会被人‘恭恭敬敬’的送回长安。

    翌日,吐谷浑伏俟城,一阵‘咚咚’的聚将鼓响彻全城,使得无数左武卫将军、郎将、牙将有了短暂的呆滞。数月以来,除了每日例行的点卯,再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骤然听到聚将鼓,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不过很快,这些打老了仗的杀坯就从呆滞中回过神来,一扫往日的萎靡,在亲兵的帮助下飞一般套上衣甲,大步流星的向着中军大帐赶去。

    三通鼓毕,众人到底,薛仁贵高居桌案之后神情严肃:“可有人尚未到来?”

    “回代将军,无有!”身边亲卫早就在一边替老薛数着人数,见他发问立刻伏身说道。

    “好,众将听令!”

    “末将在……”

    “今日整军,明日四更造饭,五更起程,全军开拔,目标积石山!”薛仁贵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数月以来枕戈待旦,为的就是今日能够兵进高原,这如何能让他不兴奋。

    “喏!”二十余员战将齐声应答,同样兴奋的声音,震的中军帐都隐隐有些发颤。

    等到众将离开,白文墨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仁贵,可是殿下那边有消息了?”

    “不错,昨日夜里有消息送达,说是吐蕃人动了,五万大军越过甘松岭,直逼松州。”薛仁贵点点头,没亦隐瞒白文墨昨天夜里由崔钰送来的消息。

    “这么说我们的任务是切断吐蕃后路?”白文墨喃喃说道。

    “到时候看情况再说。”薛仁贵实际上也不知道堵住吐蕃之后应该干什么,是继续往高原上杀?还是直接把吐蕃进犯之敌全歼于松州城下。

    “文墨先生,此去高原地势特殊,不若您就不要去了,我给你留下三千人,守住这伏俟城如何?”又聊了一会儿作战计划,薛仁贵突然说道。

    老白已经是四十多岁快五十的人了,上高原的话,估计不用打仗,单单气疾这一项就能要了他的老命。

    “老夫驻守么?”白文墨知道薛仁贵是好意,犹豫了一下便说道:“也好,老夫便守在这里吧,也好使大军少一些拖累。”

    就这样,薛仁贵等人定下行军计划,只等第二天天亮便要拔营出征,而在同一时间,作为支援松州的先锋,牛进达也见到了松州派出来的信使。

    “你且坐下,将全部经过慢慢说来。”老牛在见到跑的盔歪甲斜的信使之后,心中猛的一紧,安排他坐下之后,让亲卫递上清水,让信使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才问道:“说吧,可是松州城丢了?

    “松州城暂时没事,不过韩都督率部探查吐蕃军力的时候,损失了大概两千左右的人马,余副将战死沙场!”信使好不容易喘均了,这才将松州的情况大体说了一下。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