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40章 乱呲牙的后果(上)
    被亲卫惦记上的家伙是吐蕃的一个百夫长,就是这货在甘松岭上给余莫寒的胸腹处造成了一记难以愈合的创伤,以至于余莫寒陨命甘松岭,在这样的情况下,百夫长受到了松赞干布的马百匹,牛百头的嘉奖。

    “大唐的孬种们,知道你们的余副将是怎么死的么?就是老子杀死的,是老子亲手把这支长矛捅进他肚子里的!”得得瑟瑟的吐蕃百夫长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惦记上了,兀自挺着一杆长矛,在两军阵前晃悠着,口中还喋喋不休的吵嚷着。

    “瞄的准一些,一定要准一些,如果把他惊到了,估计下次就不会再来了。”亲卫站在操弩手的身后,紧张的搓着手,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听到那家伙在说什么。

    “别啰嗦,打歪了你负得起责任么?”操弩手被唠叨的有些烦,回头怼了亲卫一句之后,便又回过头微微调整床弩的方向。

    直到在某一些瞬间,操弩手的眼神猛然一变,狠狠一脚踩到了脚下的机括之上。

    “嗡……”由三张钢制弩臂制成的床弩发出令人心颤的嗡鸣,手腕粗细,五、六尺长的巨大弩枪带着残影飞射而出。

    “大唐的……”突厥百夫长出于一种习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再一次拨转马头,嘲讽的话刚刚说了三个字,余光便扫见一道黑光。

    什么东西?疑惑的念头刚刚升起,血光四溅,巨大的弩枪在击碎了马头之后,带着强大的惯性,一头扎进了刚刚还在吹牛逼的吐蕃百夫长胸口之中,将他的整个人带的飞了起来,掉落到十余步之外。

    “大唐,万胜,万胜!”一弩之威,竟然强悍如斯,上万正在列队防御的大唐将士不由士气大振。

    不过相对于大唐振奋的士卒,吐蕃人却个个后背发寒。

    这帮大唐人都特么是疯子么?对付一个百夫长,至不至于用那么大的一根弩箭?而且不就是骂两句么?上了战场谁不是这样啊,双方互相挑衅,最后上场撕杀,干啥不声不响的就放冷枪?而且弩枪这东西似乎是用来攻城的吧?怎么可以用来对付人呢?多浪费啊。

    刚刚还在战场中间得瑟的几个家伙几乎是在一瞬间跑的没了影子,根本就没给右领军卫的其他操弩手留下任何机会。而原本一直呱噪不休的吐蕃本阵,此时也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个死的的倒霉蛋儿,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敌军军心已失,右领军卫,全军,压上去!”牛进达身为百战老将,自然不会错过这种压制敌人的机会,就在吐蕃人静下来的瞬间,便指挥着自己的将旗向前移动。

    “大唐军阵,杀,杀,杀!”随着老牛一声令下,整齐的方阵开始移动。

    盾兵在前,枪兵居中,弩手弓手位于最后,一个完整的步战军阵一点点的向着吐蕃人的骑兵军阵推了过去。一步,两步……一百步,两百步,随着双方的距离不断的缩短,吐蕃人开始不断后退。

    距离太短了,骑兵速度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强冲只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吐蕃的将军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相同的兵力来面对刺猬一样的大唐军阵。

    只要后退了一步,那么就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直到退无可退,所以当吐蕃人退到距离城墙只有不到五百步的时候,吐蓄将领下达了撤兵的命令。

    不过好在吐蕃这帮家伙属于游牧民族,他们的营地就是自己的战马,即便是撤兵也不用收拾什么东西,一声令下之后,拔马便走就好,当真是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吐蕃人退了,援兵到了。大唐!万胜!”城头上担心了好几天的守军见吐蕃人仓惶退走,发出了兴奋的呐喊。

    至此,松州之围已解。

    不过围是解了,但是战斗却还没有结束,吐蕃人在撤回自己的主阵之后,仗着人数之利再次与牛进达带着的右领军卫形成了对峙之势,只是这一次的对峙是在松州城外十里之处。

    “牛进达见过松州都督!”松州城下,老牛见到了略显憔悴的韩威。不过老牛只是十六卫的将军,官职照比从三品下的韩威低了一格,所以按照军中礼节,这个礼还是要见的。

    “牛将军免礼,韩某惭愧,甘松岭损兵折将失了大唐军威,当不得此礼!”韩威知道这一次松州被围的事情将来回到长安必然会被追究,等着自己的还是一个未知的前途,所以面对牛进达,自然失了些底气。

    再说军伍之人,官职大小是一回事,资历、能力又是一回事,他一个下州的都督官职虽高,但是对于牛进达这样的杀场老将,百战将军而言,想要装犊子怎么也要再等上一些年头再说。

    “韩都督,松州之围已解,能不能给牛某介绍一下吐蕃军队的情况。”牛进达也不与韩威客气,但见他情绪低落,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触碰他敏感的神经,只是岔开话题问起吐蕃人的情况。

    “吐蕃这次来犯是由他们的赞普领军,几乎是倾巢而出,但是我观他们进攻的意识并不很强,这次前来估计示威的意思更多一些。”韩威想了想,缓缓说道。

    他做出如此判断也有自己的理由,想那吐蕃军队自从在甘松岭与之交手之后,没用多少时间便赶到了松州城下,但是在围城的这几天,却一直没有着手进攻,只是不断的在挑衅。

    当然这里也可能有围点打援的意思在里面,可即便如此,至少这个被围的‘点’也要打上一打吧?否则援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何时能至?

    所以就是因为这样,韩威才判断吐蕃人更多的是在示威,而不是真的想要入侵。

    “示威么?”牛进达点了点头,根据韩威的叙述,他的判断基本上也是这样。

    不过既然是示威,那没就需要承受示威失败的后果,敢向大唐呲牙,那就要有挨鞭子的准备!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在向大唐呲牙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出现,上一个向大唐呲牙的家伙现在正在长安为大唐的皇帝陛下跳舞,这一次且看他后果如何!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