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43章 乱呲牙的后果 (下二)
第八四一章
    想到这里,松赞就觉得心里十分憋屈,自己一个吐蕃赞普,竟然只是一个孩子练手的工具,到底自己应该说是大唐皇帝大气呢,还是自己的确不够资格与大皇帝皇一较长短呢?
    松赞干布一心为了自己在李二心中的地位纠结着,根本没有考虑过其实他也只有十多岁,按照大唐的规矩,只是刚刚成年而已。
    “撤,撤回去,快撤回去。”冒死冲锋的吐蕃人在收到后面收兵的命令之后如获大赦,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一刀捅在马屁股上,疯了一样向本阵跑去。
    不过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大唐的精锐野战部队,牛进达也不是韩威那个半吊子将军,几乎是在吐蕃军后撤的命令刚刚下达的瞬间,老牛就已经在命令自己的骑兵准备出击,而在吐蕃军付出上千人的代价,完成了掉头的‘任务’之后,古一玮带着的骑军已经出现在了吐蕃军的两侧。
    这下子吐蕃军有些慌了,他们现在刚刚完成掉头,战马还停留在原地,速度根本没有起来,而大唐的骑兵却已经向着他们冲了上来,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要遭受后面大唐强弩、火箭的不断攻击。
    完犊子了,这下真的完犊子了。大唐军阵后面的松州城已经城门大开,为数五千左右的骑兵已经出城,看样子似乎准备断了来犯之敌的退路。
    一万人啊,一万骑兵啊,到底要不要救,要不要去救他们回来?
    松赞也有些急了,看着前面乱成一团的进攻队伍,急的直跺脚,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站出来说一句‘我去救人’,部落制的缺点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当无利可图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去为了虚无飘渺的东西战斗。
    死掉一万人又能怎么样?反正大多数都是琼波部的人,这些人死光了,高原上就会空出很大的地盘,到时候回去分地盘多好啊,何必冒着必死的风险去救他们回来呢?
    各怀鬼胎的算计之下,第一波被派出去‘试水’的一万骑兵能回来的只有区区几百人,而且还是个个带伤,回到本阵之后连马都下不来了。
    后退,不断的后退,面对不断敲击着盾牌,高呼着万胜的大唐军阵,四万吐蕃人一点点的后退着。
    大唐的武器达恐怖了,不说那接连不断的恶毒三棱箭,也不说防御超强的护身板甲,单单那些火箭与贞观炮,就让吐蕃人闻风丧胆。
    那些冒着烟的圆球速度快的惊人,经常会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头过头项落进阵中,然后在你还没有来得及躲开的时候,就阵猛烈的爆炸,然后就是一片死伤。
    最后,无奈的松赞干布不得不派出一个手下,去和大唐将军谈判,希望大唐不要步步进逼,有接下这个任务的,就是葛尔·东赞。
    “尊敬的大唐将军,还请停一停,吾等有话要说。”壮着胆子,葛尔·东赞来到两军阵前高声呼喊。
    “有话过来说,我们将军没空。”唐军大阵中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我没带武器,我是来谈判的,不请放开一条路,让我过去。”见到没有弩枪、铁球飞过来,葛尔·东赞松了口气。
    “从边上,你特么跟谁学的从正面入军阵。”唐军大队中那个声音充满了鄙夷的情绪。
    “是是,我没带武器,请不要误会,我这就绕过去。”葛尔·东赞脸色一红,刚刚一时紧张说错了话,现在想收也收不回来。
    小半个时辰之后,被搜身搜了八次的葛尔·东赞见到了牛进达。
    刚一见面,便是一个大礼拜了下去:“吐蕃谈判使者……”。
    “你若是想以这种方式陷害老夫,莫怪老夫拿你的狗头来祭旗!”牛进达打断葛尔·东赞,眯着眼睛马鞭轻轻在手心里敲着。
    “不敢,不敢!”被看破意图的葛尔·东赞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对牛进达施了一个军礼。
    丫当初在大唐见李二的时候,都没有行过这种五体投地的大礼,现在却对牛进达用了出来,分明就是不安好心,想要让人借机弹劾老牛逾制,活了大半辈子的老牛如何能够看不出来,是以才会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将他的话打断。
    “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牛进达冷冷一笑,也不管葛尔·东赞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
    “牛将军,本使此来是想请您退兵的。”葛尔·东赞犹豫片刻开口说道。
    “凭什么?”牛进达不动声色的问道。
    “牛将军,虽然刚刚一战大唐胜了,但是您要知道,我吐蕃并非是没有一战之力,四万大军齐攻之下,只怕贵军就是再厉害,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取胜。是以,本使以为,我们可以暂时休战,待明日再战如何?”葛尔·东赞说道。
    “缓兵之计?”牛进达嗤声说道:“你用错地方了吧?这些可都是我们玩剩下的。”
    “贵国有句老话,叫穷寇勿追,将军一定知道,四万大军在没有活路的情况下,拼着鱼死网破,怎么也会给贵军造成一定的失损,这一点您必须承认,对吧。既然这样,为什么您一定要让这样的情况发生呢?全歼一万骑兵的战绩已经可以让将军向天可汗陛下交差了,放这四万人一条生路又能如何呢?”葛尔·东赞也是拼了,脸面什么的全被丢到一边,一切只为了给吐蕃这四万人留一条生路。
    牛进达目光微微一黯,沉思良久之后缓缓说道:“生路……,生路是拿命拼出来的,尔等在甘松岭时也曾为我两千余将士留下一条生路?你若说有,今日牛某放尔等一条生路未常不可。”
    “这……”葛尔·东赞犹豫了,他可以不要脸面,但却不会说谎。
    前几天在甘松岭的时候,他们吐蕃人的确是没有任何留手,直接把断后的唐军杀的干干净净,甚至最后还剥光了他们的衣甲。
    “看在你胆识不错的份上,葛尔·东赞,你回去去吧,我不杀你,顺便告诉你的赞普一声,今日之战只是开始,想要离开只有一条路,那就通向大唐长安的路。”牛进达说道,抬手向长安的方向指了一指。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