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46章 复仇的快乐
    李承乾不清不楚的一番话说的李恪心痒难耐,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别扭,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扯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死活不让他离开:“哥,这事儿您可得给小弟我说清楚喽,你这样说一半留一半,晚上还让人睡觉不了?”

    “不是跟你说了么,没啥大事儿,就是过一段时间吧,吐蕃有一批人要过来,你到时候和他们好好谈谈,要一块地回来,记住,我们是文明人,不要动粗,一定要好好说!”李承乾云山雾罩的又是一顿忽悠,把李恪彻底给整懵了。

    他知道,李承乾有路子消息广,知道吐蕃有使者进京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为什么要自己和他们谈谈呢?与李恪有交往的都是一些吐蕃大贵族,那些人一般来说是不会被派来大唐的,而且就算是来也是一个两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用‘他们’这两个字来形容吧?

    带着满心的疑惑,李恪回了自己的府邸,任谁说话也不理,只是一个劲儿的闷头琢磨李承乾承底是啥意思。

    现在的李恪因为生意做的大了,吐蕃、薛延陀等地都有大量的生意往来,一年到头往宫里也交不少钱,李二看在这些钱的份上,也不再往封地撵他。

    朝中一些看他不顺眼的家伙,这段时间被李承乾折腾的够呛,先是新闻署,然后又是西域、草原大开发计划,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顾及李恪,自然也不会找他的麻烦,所以这货便一直留在了长安,享受自己太平王爷的美好生活。

    而李承乾之所以去找李恪,也不外乎是去和他打个招乎,他还有一套计划准备执行,需要利用他吐蕃的影响力帮一些忙,所以才会有了一次莫名其妙的谈话。

    从本心上说,李承乾一直对唐三藏这个家伙的事情耿耿于怀,具体因为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反正每次想到那个老和尚他就觉得不舒服。

    所以无论如何,他要在贞观十九年之前,把天竺那个鬼地方变成大唐的领土,让那个老和尚费尽心机出去一趟变成‘国内游’,到时候看着老唐僧脸上的纠结,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辛辛苦苦十几年,最后发现在自己竟然是在自己国家转了一圈的感觉,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好受吧?

    出于这种恶搞的心里,李承乾打算玩儿一手驱虎吞狼,吐蕃既然想打仗,想要娶公主,那就让他们去天竺去娶好了,反正那个国家流行不抵抗政策,应该十分容易就会被打下来,到时候只要吐蕃拿下天竺,他李某人并且介意给这些不爱洗澡的家伙们分上一场土地,让他们繁衍生息。

    带着邪恶的笑容,伟大的太子殿下抱着被子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还要去见见那个他的死对头李元昌,这个该死的家伙终于被找到了,作为一个胜利者,李承乾需要去宣誓一下自己的胜利。

    是夜,身处大漠深处的李元昌朦胧中回到了大唐,回到了他熟悉的太极宫,也见到了他十分熟悉的一个人——李承乾!

    “是你!竟然真的是你!”空空如野的大殿之中,只有李元昌与李承乾两个人,区别在于李元昌穿着一身乞丐的衣服,而李承乾则是一身太子冕服。

    “不错,正是本宫,怎么,很意外?”李承乾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他知道这是在自己的梦里,是崔钰通知特殊手段达成的,所以脸上的笑容之中,不乏一丝戏谑的成份。

    “李承乾,你到底想怎么样?本王已经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难道你还不放过我?”李元昌也知道自己是在梦里,但却不知道这一切实际上是李承乾在搞鬼,所以面对李承乾,他以为这只是一个由自己虚构出来的人物。

    相信所有人都过一种半梦半醒的经历,在这种状态下,人知道自己是在睡觉,也知道自己是在作梦,但是却醒不过来。当然,有些时候是不原意醒过来,总之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状态,而李元昌现在正是在这种状态之中。

    “我没想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李承乾抱着膀子,看着可怜虫一样的李元昌冷笑着说道:“你还记得当初在猎场你曾经说过什么吧?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当初嘴贱而已。”

    “就因为一个女人?一个侍女?”李元昌有不可置信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引子,你再想想后来你都干了些什么,胡老八的事情你没有忘吧?大安宫里你的事情你没有忘吧?这些事情还用本宫来提醒你?”李承乾说道。

    这一切的一切,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李承乾怎么可能会忘记,每次回想起来,他都恨不得把李元昌砍成十块八块的。

    “那和本王有什么关系,胡老八是自己叛逃的,大安宫的事情本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来,也是情有可原。”李元昌嘴角抽了抽,李承乾说的这些都是他不愿意想也不愿承认的,而且在他看来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做错。

    胡老八是他的护卫,他的东西自然就是自己的东西,自己要把他的东西要过来,凭什么他要反抗?他李元昌是李承乾的长辈,是叔叔,诬陷他一次怎么了,长者赐不敢辞的道理难道李承乾不懂么?

    “自己叛逃?情有可原?”李承乾重复了句,看着李元昌咂咂嘴说道:“李元昌,你知道么?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让你死个明白,本宫真的不想再看到你那张脸,也不想听到你无耻的声音。所以本宫不想再和你讨论事情的对错,只想告诉你,为什么你会有今天。”

    “果然是你对不对?果然是你在陷害我对不对?”说起‘死个明白’,李元昌的脸上勃然变色,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说的不错,的确是我在陷害你。”李在乾点头说道:“如果真把你流放了,我若是再杀你,怕是无论如何都要担上一些干系,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你是大唐的叛徒,我可以名声言顺的杀了你,你将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谋逆的罪名将会永远的陪着你,生生世世,永载史册!”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