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48章 无聊的日子,要如何打发时间
    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无聊,可不管是从松州还是从西域,回到长安都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李承乾不得不给自己找些乐子。

    前些日子没有搞定‘农垦兵团’的事情,五姓七望各大世家总是会用各种理由跑到他这里来踩盘子、探口风,可是现在事情搞定了,这帮家伙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竟然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影子,一个个现实的要命。

    不过这帮家伙现在应该在家里郁闷呢吧?答应了无数条件,最后发现所谓的‘兵团’只是一个名子,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任何人心情都不会太好。

    不过这和李承乾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自己的心情好就可以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一向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所以他决定去各大家族去看看,第一家选的就是太原王家。

    “老爷,太子殿下来访?”王珪老家伙正在后面小会客厅与自家的那些乡下亲戚商量着这次承包农场的事情,结果被老管家敲门打断。

    “他还敢来?这一次连坑五姓七望、数大家族,他竟然还敢登我王家的门?”一个大概三十来岁的‘小年轻’有些沉不住气的跳起来。

    “坐下,如此莽撞几十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么?”王珪瞪了一眼‘小年轻’,转头对老管家说道:“请太子殿下去前厅奉茶,就说老夫马上就到。”

    “是,老爷!”老管家只是来通知老王珪一声,至于如何应付并不是他能管的,听到老王的安排之后,立即退了出去。

    “叔父,您怎么现在如此胆小了,想那李承乾……”三十多岁的‘小年轻’见屋子里没了外面,整个人又猖狂了起来。

    “叫你闭嘴没听到么?李承乾,李承乾,李承乾也是你能叫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小人行径也是我王家应该有的传统么?”王珪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这‘小年轻’就是靠不住,一点城府都没有,遇到事情毛毛躁躁的就跳起来一顿乱喷,可真的让他去当事人前面去说的话,人又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完全没有了乱喷时的样子。

    而且乱喷也就算了,关键是喷不到点子上,到最后自己被人笑话不说,一个不好连家族都要被牵连。就像当初的王文昭,如果没有那小子装犊子的表现,何至于王家与李承乾关系闹的如此僵。

    收拾了心情,再次瞪了一眼‘小年轻’,王珪出了小会客厅,安步当车的走向前面大厅,心里琢磨着李承乾来的目的,同时也在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和李承乾说。

    可路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王珪的家总归不会大过皇宫,盏茶时间之后,老王已经到了前厅:“臣,王珪见过太子殿下。”

    “王师莫要如此客气,您是小泰的老师,小泰是本宫的兄弟,那么您也就等于是本宫的老师。”李承乾脸上笑的如花般灿烂,不过怎么看都带着兴灾乐祸。

    “不知殿下此来有何要事?”虚情假意的客套一番之后,老王直奔主题,鉴于和李承乾的关系,这老家伙实在很难提起兴致与这位太子殿下拉家长。

    “没啥,就是许久没有见到王师,过来看看。”李承乾笑着说道。

    许久没见?王珪不得不对李承乾的无耻挑起一根大姆指,说声佩服,一个时辰前两人还在朝堂上打过招呼,这一转脸就成了许久未见,人的面皮怎么可以厚成这个样子。

    “太子殿下不会是来看我王家笑话的吧?”王珪也不想与李承乾打哑迷,看着他那张脸,强忍着想要饱以老拳的冲动,沉声问道。

    “王师这话从何说起,王家莫非发生了什么?何事值得本宫亲自来看笑话?”李承乾明知故问的说着,心中早就已经乐开了花。

    最喜欢看这帮老家伙明明心里恨得要命,但却没有一点办法的样子,这样可以让他心中那种欺负人的快感无限膨胀。

    “殿下何必明知故问?”老王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总不能明说各大世家是为了那个‘兵团’才那么积极的,这样一样所有世家可就都有了谋逆的嫌疑,一个不好抄家都是轻的。

    不过老王既然已经说到这里,李承乾索性也不再装傻,长长出了口气之后问道:“王师,本宫只想问一句,这农场对你王家到底有没有用,若是你王家或是五姓真觉得这农场是负担,本宫可以向父皇建议收回来!”

    这,这特么要怎么回答?农场留在手里当然有用,就算是没有‘兵团’在手,农场也是有一定作用的,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若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各大世家早就炸庙了,哪里还能窝在自己家里生闷气。

    “王师不答,本宫就当您默认好了。”李承乾收敛笑意,认真说道:“我知道你们承包农场的目的是为了那个‘农垦兵团’,可是你们真的以为手里有了兵权就是好事?人的野心总是会随着手中的权利膨胀的,有了兵权之后五姓是不是还想要更大的权利呢?”

    “没,没有事样的事。”王珪摇头否认道:“世家不需要兵权,承包农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兵团’,殿下误会了。”

    “若不是为了‘兵团’,那么为何王师会以为农场是一个负担呢?要知道一个农场的产出可是不小的,牛、羊、家禽不算,单单是那么大一块地盘价值多少?难道王师不算一算?”李承乾盯着王珪的双眼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着。

    “可是……”王珪很想说,那地方是在边境,地盘再大又有什么用,可是想到李承乾说的要把这些农场收回去,又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因为李承乾说的没错,农场对于世家来说,养什么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又有了一块地盘,单单这一点,足以让新兴的勋贵嫉妒的发狂,这可是比食邑多少多少户强了不知多少倍的好处,无论如何也要抓在手里的东西。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