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69章 来自大佬的效忠(下)
    “本王不服,本王就是不服你,李承乾,本王不服你!”被李孝恭刺激到了之后,李元昌彻底炸毛了,如果不是有宗正寺的守卫按着他,怕是扑上来咬人的行为都能干得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面对李承乾,他就是扑上去估计还是逃不脱被被打断鼻梁骨的下场。

    “押下去!”不等李承乾开口再说什么,李孝恭已经一挥手命人将李元昌押回了房间。

    宗正寺的守卫可全都是李氏一族的族人,对于一个被夺了爵,贬为庶民的王爷可并不怎么在乎,押送李元昌那是毫不留情。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道理就是这样。顶头上司都宣誓效忠了,当下属的怎么也得表现一下,对于敢辱骂当朝太子的庶民,动作自然也不会轻。

    三两下之间,刚刚还怒气勃发的李元昌便已经哀哀惨叫,像是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鸡,被送进了房间。

    而小李同学却是一直到现在还保持着懵逼的状态,脑回路像是被无限延长,简单的对话或许没有问题,比如吃没吃饭啥的。

    但是如果现在问他晚上打算吃什么,那得到的一定是一排省略号,因为这个问题现在对他来说太过复杂,根本理解不上去。

    正是因为这样,李孝恭在和他说了几句之后无奈的把这个被吓懵了的太子送了出去,打发他安心回宫休息,没事儿不要出来乱转,万一被人撞到就不好了。

    是夜,李承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下午时发生的那一幕。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下午他离开宗正寺之后,李孝恭也随后离开了,不过这老头子离开的方向却不是皇城之外,而是老李的甘露殿。

    “孝恭,怎么样,事情办的事何?”李二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族弟,一面命人上茶,一面开口问道。

    “陛下,幸不辱命!”李孝恭接过茶盏放到一边,沉声回答道:“不过臣遇见太子的时候……”三两句话功夫,李孝恭就把下午发生在宗正寺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为大唐九死无悔么?”李二喃喃的嘀咕着,半晌之后才说道:“这小子这么一来道是给了你一个借口,只是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若真是如他所言……,孝恭,能帮就好好帮帮他吧!”

    这就是下午发生在甘露殿里的对话,若是李承乾能够知道的话,必然不会再为李孝恭下午的表现而疑惑万份,也不至于半夜睡不着觉。

    翌日,李承乾早早爬起来,机械的重复着每天都需要做的一切事情,直到中午回到‘兰若寺’之后,意外的收到李元昌自尽的消息。

    “你是说李元昌那家伙死了?在宗正寺上吊了?”李承乾挠着脑袋,疑惑的看着杨雨馨,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像李元昌那样的家伙竟然会自杀?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份胆量?

    “是的殿下,李元昌的确是死了,而且还给您留了封信。”杨雨馨说着,打开自己随身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

    “你觉得我应该看么?”李承乾可不认为一个将死之人,临死之前会对自己的仇人有什么好话要说。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臣已经看过了。”杨雨馨带上带着坏坏的笑,略带些婴儿肥的小脸看上去显得甚是可爱。

    “哦?拿来看看。”李承乾伸手接过那张只写了几个字的白纸,在好奇心的吸引下看了一眼。当然,这份好奇不是好奇纸上写的什么,而是好奇杨雨馨为什么会有那么奇怪的表情。

    结果看完之后李承乾也乐了,那纸上写的竟然是:李承乾,想审老子的话,自己抹脖子下来找老子吧,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哈哈!

    若是没有老崔在,或许李承乾真的会觉得无奈,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李承乾可是崔判随身的人,李元昌别说只是死了,他就是下十八层地狱,也照样想审就审。

    杨雨馨作为李承乾的贴身女官,多多少少知道李承乾的一些秘密,虽然不知道老崔的身份,但却知道这个大唐太子有与地府沟通的能力。正是因为这样,小雨姑娘才会在看了李元昌留下的信之后,露出那么奇怪的表情来。

    “行了,就这样吧!”抖抖手中白纸,忍住心中的那份好笑,李承乾决定晚上的时候给李元昌好好上一课,让他知道什么叫‘世事难料’!

    “喏!殿下下午准备出去么?”接过李承乾递还的那张白纸,小雨姑娘抬首问道。

    李承乾摇摇头,诡异的笑笑:“下午不出去,不过却要走一趟宗正寺,好好准备准备,今天晚上给某些人来个意外的惊喜!”

    是夜,宗正寺的小院阴风惨惨,吹的那叫一个凄厉,所有的守卫都被怪风吹的睁不开眼睛,慌不择路的跑到一边去避风。

    而就在这阵阵阴风之中,却站着无数身影,一个个兵甲齐备,威风凛凛,直从宗正寺大门口分成两列一直排到了当初修建的棱堡。

    “啪”一声惊堂木响,一身太子朝服的李承乾高居平日李孝恭审案时的椅子上,阴侧侧的说道:“带人犯李元昌!”

    “带人犯李元昌……”声音远远传了开去,时间不大就听到外面传来脚镣的声音。时间不大,一脸惶恐的李元昌被几个身穿大唐战甲的影子押着,从外面走进了房间之中。

    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已经不是活人的李元昌阵阵发毛,这地方太特么熟了,才离开没有多长时间,怎么又回来了呢?

    而且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死了不是应该去森罗殿么?怎么会再次回到宗正寺呢?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身边这些影子又是什么?为什么全都穿着大唐的铠甲,难道是自己没死?

    想到这里,李元昌犹豫了,他可是给李承乾留话了,让李承乾自己抹脖子到地府来审自己,难不成那个疯子真的自己抹脖子了?

    他可以肯定自己是死了的,可是死了之后又被带回来,这说明了什么呢?难道……!

?  ?今天四更吧,车库的门掉下来了,危险要去修那个东西。
  ?    ?      另外,给大家推一本书:军事类《高危职业》,有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

  ?  

????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