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87章 ‘挥泪斩马谡’
    东征高句丽事关重大,不得不慎重考虑,尤其是在李二亲征这样的情况下,更是任何差错都不允许出现。

    所以李承乾提出的问题,再一次被反复的推敲了十几次,最后由李二拍板定论,调独孤青云回来入鸭绿水。

    围三阙一和关门打狗,李二选择了后者,在李二眼中,尽最大努力消灭高句丽有生力量才是最关键的。

    至于说高句丽军队的抵抗意志,在伟大的大唐皇帝眼中,那并不算什么,最好高句丽人能够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这样把高句丽的可战之兵都消耗掉,战后的高句丽才会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局面。

    李承乾从早朝回来,先是安排人去情报科给远在南海的‘海狼’发调令,接着就是带着双胞胎兄弟和夜魅、杨雨馨出去,他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给这两个姑娘上上课,让她们知道将来在高句丽要如何与大军配合。

    而之所以没有找老崔去通知独孤青云,主要是李承乾怕引起老头子的猜忌,特么这边刚开完会,那边身在南海的军队就动身出发,不管怎么想这都有些不合逻辑,一个不好老头子以为自己有什么造反的心思,那就不美了。

    长安西市,一间不起眼的小店,李承乾等人围坐在一起,彼此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水,直到酒菜都上齐了,作为主人的李承乾这才拿起酒坛,亲自给两个姑娘倒上一杯酒:“来,我敬你们!”

    “殿下……”杨雨馨眼圈红红的,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却不知从何说起。

    “什么都不用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考虑,但错了就是错了,本宫不会因为你们是我身边的人便徇私,相信其中的道理你们也都明白。”李承乾摆手打断杨雨馨,端着酒杯说道。

    更深的意图李承乾没有办法对两女说明,因为如果这两个女人如果对他没有什么意思的话,考虑后宫多少显得有些自作多情。

    “谢殿下!”夜魅却没有杨雨馨那么多愁善感,江湖儿女本就不在乎这些,李承乾敬酒她就喝,根本就不考虑什么应该不应该的问题。

    她是一个沉闷的人,根本就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与想法,不管是误会也好,忠心也罢,就像李承乾说的,错了就是错了,再怎么说也是无用。

    “‘六组’在高句丽的接头人会去幽州那边接你们,不过人心隔肚皮,你们也不要完全相信他,一切都要自己留个心眼儿,明白么?”三杯酒下肚,李承乾再次开口嘱咐道。

    “殿下在长安也要注意身体,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好好休息,总是熬夜对身体不好。”杨雨馨已经在李承乾身边待了四、五年时间,除了第一次因为擅自作主被训斥了之外,她自认眼前这个少年并没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地方。

    从一个纨绔手中把自己救下来,然后又把自己安排到如此重要的位置,可以说自打贞观四年之后,东宫之中完全就是她的一言堂,单就这份信任来说,足以让她感动与自傲。

    “多注意自己的安全吧,身在异国有什么事情多问问小夜的意见,她的江湖经验比你多,有事情的时候最好听她的。”

    “另外,你们在那边不要过于深入高句丽领土,很快鸭绿水就会被‘海狼’阻断,如果你们过去了那边,再回来怕是有些困难。”

    真正到了需要分别的时刻,若说李承乾没有什么伤感的情绪那是扯淡,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跟在他身边若干年形影不离,现在要远走异国,他的心即便是石头做的,怕也是要热上一热。

    当然,如果换成男的,很可能李承乾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就像当初吴辰离开,他根本连送都没有送过,光头王更是如此,他竟然连光头王是啥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一顿饭,从晌午一直吃到晚上,直到小店将要打烊,几人这才从里面出来,又同行了一段路之后,在西市的坊门前各道一声珍重,便分成两个方向各自离开。

    此一别,放在交通不便的古代,很有可能是最后一别,套用一句江湖老话,那便是相逢于江湖,相忘于江湖!

    李承乾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曾默默回头为两女送行,只是见到的却是两个女子憔悴的面庞,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把两女留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心中的那份不舍。

    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受到惩罚,李承乾一直在心中这样对自己强调着,作为一个上位者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有心软这样的毛病,所以他必须改掉这个‘习惯’。

    双胞胎兄弟站在李承乾的身后,他们可以感觉到李承乾心中的那份煎熬,但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将两个明明是为了他好的女人赶走。

    最终,还是天佑首先开口:“殿下,为什么要让小夜姐和小雨姐离开?您分明是不想让她们走的。”

    “天佑,你不懂的,这件事情很难解释,有时间你去问问小白吧,她会告诉你们的。”李承乾看着两兄弟眼中的迷惑与不解,很满意他们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心思。

    “师姐么?她哪里明白这些东西,不欺负我们两个就是好的。”说到小白,天佐、天佑立刻一肚子的牢骚。

    “哦?她欺负你们了?”李承乾并不想与双胞胎兄弟过多的提起自己对两个已经离开女子的感情,正好借着小白岔开了话题。

    “师姐在城里买了一处房产,却不雇人去收拾,每天都拿我们两个当苦力,天天累的我们拽着狗尾巴上炕。”李承乾的耳边响起了天佐、天佑的立体声混响。

    隔了这么长时间,这两兄弟同时说话说习惯虽然改了些,可一旦情绪激动的时候,便会再次同时开口。

    “是么?原来我学礼仪的那段时间你们两个天天消失,便是去给你师姐收拾房子去了?不过,她一个人住在长安,买房子干什么?难道是有情况?”李承乾十分八卦的问道。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