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10章 ‘海狼’出征(上)
    “殿下,杀戮过甚啊,五千多人怎能说杀就杀,如此杀戮有伤天和!”崔钰叹了口气,将话题拉回正轨:“地府一事就当臣是胡说八道,但是这五千多吐蕃人,还请殿下慎重考虑。”

    “不是五千,是五万,松州那边还有四万多人呢。”李承乾纠正了一下崔钰所说的数字,随后看着老崔说道:“不杀他们你想怎么搞?放了他们?让他们继续回到高原,等待机会报复?或者就这么养着他们,让他们天天胡吃海塞的享受我大唐百姓的血汗?”

    李承乾也知道老崔说的有道理,人杀的多了有伤天和,可是大唐不是后世,讲求什么人道主义,在这个生产资料极度匮乏的时代,一个民族想要很好的活下去,想要崛起势必要踩着别人的尸体走上去。

    吐蕃人可不可怜?从本心上来讲,李承乾认为他们是挺可怜的,但是在面对生存与死亡的时候,站在民族的立场上看,东郭先生的做法是要不得的。

    有些朋友会问,李承乾一个从后世来的人为何会没有大局观?难道他不知道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

    不,李承乾知道,但是他知道并不代表着别人也知道,如果他现在敢提出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只怕不用那些文人士子来喷他,老李就能把他揍个皮开肉绽然后挂到城门楼子顶上示众。

    所以李承乾一直努力的让自己忘记穿越者的身,努力的适应大唐这个社会,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他不惜改变自己的本性,使自己变的冷酷而凶残。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活着,才能让大唐更长久的繁荣昌盛下去。

    又是五万人么?崔钰陷入了沉默,已经没有了继续劝李承乾收手的打算。

    就像买东西砍价一样,如果我们买一件衣服,商家卖五百,我们可以还价,哪怕是砍一半给两百五也行。但如果商家张嘴就要五万,你还有心思去还价么?转身就走是最好的选择吧?

    崔钰也是这样的一个心态,当他认为李承乾只是想要杀掉五千人的时候,他还有劝一下的念头,实在不让把那几百个贵族杀了也就算了。

    可是当他知道李承乾打算把五万人都杀光的时候,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油然而生,劝说的打算顿时烟消云散,面对一个疯子,任何言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所以……随他去吧!

    是夜,还是那个幽暗的会议室,独孤青云脸上带着兴奋的红光,拍着胸口誓言旦旦的向李承乾保证,一定会在鸭绿水将高句丽一分为二,保证不让任何一个增援的高句丽士兵过河一步。

    “本宫不需要你任何保证,只要你记住,拿不下鸭绿水,你就自己进山当野人,大唐不要回来了,明白么?”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独孤青云,李承乾郑重警告道。

    “殿下放心,高句丽那帮孙子完全不是咱们的对手,他们的水军、海盗啥的咱也不是没遇到过,还不是照样打的他们屁流尿流。”尉迟宝琪依旧是大咧咧的样子,说起话来口无遮拦。

    不过看上去,这家伙也是兴奋的够呛,不知道是因为能有机会见到自己老爹,还是因为有机会能再次大开杀戒。

    “我不管你们以前打的怎么样,现在都给本宫坐好了。”李承乾瞪了这个小时候的玩伴一眼,沉下脸来说道:“情报科递送给你们的消息收到了吧?”

    “收到了!现在正在准备,若不是您突然招集开会,我们已经准备出发了。”独孤玉林这段时间以来成熟了很多,作为‘海狼’的大队长,这次取道鸭绿水,截断高句丽援军的任务主要由他来负责。

    “林邑国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李承乾将目标转向独孤玉林。

    老独孤有些老了,而且还是跟着老头子混的,所以李承乾并不想在他的身上投入过多的精力,重点还是以培养独孤玉林为主。

    “林邑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即便是我们离开了,‘六组’也可以控制那里。”独孤玉林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现在林邑的大臣们已经有很多把家迁到了岭南,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林邑国主就会像陛下递交国书,请救归化。”

    “你有把握便好,不过这次出发之前,你们要多装运一些粮食,并且做好在辽东过冬的准备,我会安排人给你们在登州准备过冬的衣物,到时候你们别忘了停船去取。”

    在大体上了解了林邑的情况之后,李承乾并没有再多问什么,简单的安排了一下任务之后,便结束了这次会议。

    林邑作为三季稻的主要产地,这几年一直是南海舰队压迫的主要对像,不过相对于林邑的贵族来说,这种压迫并没有损害到他们的利益。

    相反因为有了南海舰队的镇压,林邑周围海盗绝迹,连国内经常暴发的起义也少的可怜,这让林邑的一众贵族高层把贡献给大唐的粮食当成了保护费,有一种花钱买平安的感觉。

    不过这种相对稳定的局面在贞观八年四月的时候被打破了,三千‘海浪’如狼似虎的闯进了林邑王宫,将正在享乐的林邑王吓了一跳。

    “尉迟将军,这,这是为何啊?”看着被围在一起瑟瑟发抖的王宫卫兵,再看看一群茫然四周的朝臣,林邑王范凡志结结巴巴的问道。

    “粮食,三天之内,筹集林邑国内所有粮食,全部运到海边!”尉迟宝琪本就黝黑的面庞这几年因为风吹日晒,看上去简直与黑木炭没有什么区别,唯有白森森的牙齿闪着择人而噬的寒光。

    “三,三天?尉迟将军,这,这时间太紧了,小王,小王做不到啊!”范凡志整个人处在一种懵逼的状态,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尉迟宝琪泛着黑光的黝黑面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尉迟宝琪并没有同林邑王讲什么道理,只是把横刀往范凡志的脖子上一架,冷笑着说道:“老子管你能不能作到,总之若三天之后老子的船没有被装满,就把你们所有人烤成肉干装到船上去!”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