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23章 终于把吐蕃的事情告以段落了
    松赞干布的心不断下沉,仿佛正在沉向无底的深渊,余下的吐蕃贵族是个什么**样子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李承乾的一番话有多大的蛊惑力他也清楚。

    这个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很难做出慷慨就义的行为,之所以不会背叛那也是因为没有一个可以说服自己或者别人的理由。

    可是现在李承乾已经给了所有人一个可以说的过去的理由——良禽择木而栖。大唐的强大足以构成一个让人屈服的理由,效忠强者,为强者驱策,以换取更好的、更光明的未来,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向吐蕃贵族揭露了一个事实,李承乾会杀人,而且敢杀人,这一点才是迫使吐蕃贵族屈服的真正理由。

    曾经的他们以为李承乾并不会真的拿他们怎么样,之所以一次次找他们谈话也是因为统治高原需要他们的帮助,正是这样的心理造成了吐蕃人一直在阳奉阴违,也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吐蕃贵族认为李承乾并不敢真的拿他们怎么样。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当大唐太子手中的屠刀高高举起那一刻,所有人都后悔了,一个个恨不得亲手砍下松赞干布的头颅呈到他的面前,用那颗属于吐蕃赞普的人头来成当自己的投名状。

    死亡的威胁,高官的诱惑,两相叠加之后所产生的力量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对于贪生怕死的一部分吐蕃贵族来说,这完全值得他们去背叛。

    “走吧,我们去里面谈谈!”大局一定,吐蕃内乱已成定局,李承乾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把松赞干布邀请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包厢。

    “太子殿下好算计,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说的就是殿下您这样的人吧。”找了一个位置随意坐下,松赞干布明褒实贬的说道。

    “这里有一杯毒酒,也有一根绳子,你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李承乾对着外面招了招手,立刻有侍女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并放置于松赞干布的面前。

    作为一个胜利者,此时的李承乾已经不在乎松赞干布,这家伙是生是死已经不是那么重要。

    “如果我没猜错,下一步你一定会把剩下的那一部分人也放了对吧?这样一个内战不断的吐蕃就会在你的计划下形成。”松赞干布看了看托盘里的东西,转头用肯定的语气问道。

    “不,我会把他们送到禄东赞那里,让他们去天竺杀上一段时间,等到上一批人在高原上造成一定破坏之后再掉他们回去。”李承乾咂咂嘴,否定了松赞干布的猜测。

    短时间内把两拨人都放回高原固然可以让吐蕃陷入内耗,但这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只有让后一批人在高原之下有了自己的利益,让他们无法舍弃的时候,才是放他们会高原的最好时机。

    松赞干布嘴角抽了抽,自从听说李承乾这个名字之后,似乎他就从来没有占过上风,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同龄人就像是他的克星一样,处处都要先他一步,而且做事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拼爹拼不过,拼实力还是拼不过,最后拼智慧依旧没有一点希望。深深的挫败感笼罩着松赞干布,让他有种一死了之的念头。

    “殿下算无遗策,松赞佩服。既然殿下跟我说了全部的打算,想必我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心灰意冷的松赞干布拿起前面托盘中的酒杯,擎在手中打量了很久,似乎真的打算喝下去。

    李承乾淡然一笑,毫不顾及松赞干布的感受,直言说道:“我说了,你的未来你需要自己去选择。不过我承认你刚刚说的没错,你现在对我已经没有用处了,一点用处都没有。”

    “吐蕃将会成为大唐的一道,西域也会成为大唐的一道,在未来还有天竺,还有高句丽、新罗、百济、倭国等等。”

    “不过我估计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因为你手中的那杯酒里面有我亲自配制的毒药,入口毙命,可以让人死的毫无痛苦,当然,仵作也根本验不出来。”

    能够妥善解决吐蕃的问题让李承乾十分高兴,不知不觉间说了很多话。虽然他想出来的办法并不一定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吐蕃的问题,但是总好过把人全都放回去,若干年后成为大唐的劲敌来的要好上许多。

    “若是我选择另外一条路呢?我记得颉利似乎并没有死吧?”松赞干布突然间将酒杯放下,看着李承乾问道。

    “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这段时间他老是想家,总是拉着人讲草原是多么美丽,所以我估计他活不过今年了。”李承乾假装没有听懂松赞干布的话,就着他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一下颉利的近况。

    “我想看看,看看大唐是如何统一这片大陆的,不知殿下怎么想?”松赞干布很直接的挑明了话题,直言自己现在并不想死。

    他到底还是一个枭雄,知道只要活着就有机会,死了才是真的一了百了,而且如此简单的死去实在不怎么符合他的性格,在他看来要死也要死的有些格调才行,或者拉上一些人一起死就更好了。

    李承乾无所谓的笑笑:“你随意啊,路都是每个人自己走的,就像如果你没有选择进攻松州便不会有今天一样,如果你想活着那就活着好了,正好东宫还缺一个舞师,不知藏国公可否愿意屈就?”

    折辱一位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在李承乾看来也是一件颇为有趣的事情,只不过现在的松赞干布还不是那么出名,所以这种乐趣只能他一个人独自去享受了。

    至于说松赞干布是不是有卧薪尝胆的打算,李承乾并不在乎,左右不过是一个番邦国主,以他现在的势力来说,弄死这家伙并不比弄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甚至说把他弄死之后,很可能连个过问的人都没有。

    吐蕃毕竟是一个刚刚诞生没有多久的国家,还没有引起世人的注意,就算是国主死了,在大唐连构成百姓家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有些困难。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