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49章 最后的羌人(下)
    “杀光他们!杀……”。

    “把老子的爹还给老子……”。

    “还我儿子的命来……”。

    嘶哑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凄厉的惨嚎在上谷中的平原上接连响起。

    不过此时没人会在乎,生命在这一刻变得廉价,很多时候似乎只为了换取对方一个恍惚,便可以付出一条生命的代价。

    吐蕃人狠,羌人更狠,缺少装备与武器的他们会用自己赤裸的胸膛来迎接吐蕃人的刀剑,哪怕这样仅仅能够让吐蕃人的刀锋顿上一顿。

    但这已经很好了,短暂的停顿可以为同伴营造机会,牺牲掉自己换来一个吐蕃人的死亡,在他们看来这是值得的。

    但实际的情况是,他们简陋的武器并不能给吐蕃人造成更大的伤害。往往一个羌人的死亡,只能换来一个吐蕃人受一些轻伤。

    没有办法,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吐蕃的精锐,而这些精锐又装备着大唐的护甲与武器。

    人死了,敌人还在,这对死者来说是一种悲哀,但是对于吐蕃人来说却是一种骄傲。

    精致的皮甲不仅漂亮,而且防御力也不差,如果不是被对方的武器直接刺中,对他们的战斗力一般来说影响并不大。甚至有些时候受一些轻伤还会激发吐蕃人的凶性,让他们战斗的更加忘我。

    一万五千人羌人对战四千吐蕃人,人数上看似别从卧施占了便宜,但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吐蕃人在压着他打,一万五千人被四千人打的不断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别从卧施一边与禄东赞周旋,一边焦急的看着战场边缘那一千吐蕃士兵。

    他必须把那一千人吸引过来,让他们投入战场,这样才能给把利步利创造机会,让他能够带着剩余的五千人对吐蕃人形成包围,从而打垮他们。

    “别从卧施,你在等什么?等你的同伙吗?把利步利对吧?”交战中的禄东赞利用双方一错身的功夫,嘲讽的问道。

    “什么?!”正在心焦的别从卧施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禄东赞是什么意思。

    “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真的以为我会相信把利步利的人头是真的?你以为天下人都像你一样蠢么?”禄东赞冷笑着说道。

    身为一个将军,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对手是谁,有什么样的外貌特征都不知道?那颗被别从卧施丢过来的人头刚一到手,禄东赞便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因为把利步利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嘴里的一排大金牙,而那颗人头明显没有。

    仗打到这里其实别从卧施已经没有什么抵抗的意志了,一万五千青壮根本就无法压制住四千吐蕃人,被杀的节节败退。而他本人似乎也无法战胜禄东赞,打来打去的现在老底都被掀了,再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别从卧施垂下手中双斧,三角眼中带着一股浓浓的不甘:“放过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放过我们,我们已经向吐蕃投降了,而且我们为了吐蕃甚至不惜向大唐发起攻击,羌族部落已经臣服,放过我们吧!”

    “不,羌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有人不想让你们继续存在下去,有人说你们就是大唐土地上的一颗毒瘤,一个不知道感恩的民族,一个不知道遵守诺言的民族,根本不配存在于这片土地之上。”禄东想淡淡的说着。

    他并不同情眼前这个羌人,每个人脚下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别从卧施和把利步利发动对大唐的攻击,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若是置之不理最后造成的结果都是羌族的壮大。

    而一个种族想要壮大,想要从无数个民族中脱颖而出,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明珠,就要有付出自己一切的准备。成,则光耀千古;败,则烟消云散!

    这是李承乾在某一个时间对禄东赞说过的话,他不知道那位殿下为什么会和自己说这些,但是他却知道,那位殿下说的是对的,任何一个民族想要崛起,想要不流血牺牲是不可能做到的。

    “当初你们不是这样说的,不是这样说的。”别从卧施浑身颤抖,灭族之祸近在眼前,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事情总是会变的,大唐太子殿下需要一个安定的中原大地,而我们需要一个让家人过上更好生活的机会……,别从卧施,认命吧!”说罢,禄东赞再也不与眼前这个羌人废话,怒喝一声催动战马便向他冲了上去,手中长矛如毒蛇一般由不可思议的角度刺了出去。

    快,这一矛已经快到了极限,别从卧族几乎来不及反应,手中双斧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往前面一挡。接着,他便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自手上传来,整个人一个不稳,斜着便从马上栽了下去。

    “不要……”人一落马,别从卧施便预感到大事不好,‘不要杀人’四个字还没有喊出口,一只硕大的马蹄便踏到了他的胸口。

    “噗……”一口逆血从肺里呛出来,接着眼角余光一闪,别从卧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便是眼前一黑,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别从卧施死了,死在禄东赞的长矛之下,人头被长矛高高的挑起,示威一样的在羌人的眼前来回晃动。

    族长死了,族长被吐蕃人杀死了!

    原本就处于劣势的羌人感到了恐惧,什么报仇,什么诱敌,全都被抛到脑后,逃命成了他们现在唯一的念头。

    “啊……!杀杀杀!”就在吐蕃人千人军队的身后,一支人数多达五千的羌人队伍杀了出来,把利步利终于还是赶到了,不过来的似乎有些迟。

    “返身,迎敌!”时刻关注战局的禄东赞,自然很快注意到了这支新出现的生力军,他留下的一千人便是为这些人准备的,虽然这些人比他想的要多一些。

    不过,这应该是羌人最后的力量了,只要把他们干掉,那么他禄东赞这第一份投名状便算是交上去了,未来的一切只看长安那位年轻的太子殿下如何去选择!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