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77章 出征前的准备(下)
    李二这安市城外整军,准备撤兵的事情,却不知道,此时此刻西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将军,上百万斤白叠子,小王,小王一下子真的拿不出来啊。”鞠智盛当了数年的高昌国主,此时也颇有了一些威严,不过在面对前来要东西的拓拔木弥,还是强硬不起来。

    “某不管你从哪里弄,半月之内若是没有一百万斤白叠子,这个高昌国主你就不用当了。”拓拔木弥吐谷浑人出身,怎么可能去跟鞠智盛讲道理,在他看来高昌这个属国就是大唐的仓库,只要提供大唐需要的物资就好,否则它便没有存在的必要。

    “拓拔将军,不是小王不尽心,您看看现在这季节,根本就不到采摘的时候啊,白叠子连花都没开,您,您让我让哪里去弄啊。”鞠智盛一着急,连小王的自称都不要了,一口一个‘我’,连声哀求着。

    “老子管你摘不摘,总之老子现在就要,没有老子就拆了你的王宫!”拓拔木弥蛮横的说道。这个从前吐谷浑的大明,哪里懂得什么理解万岁,在他看来弱肉强食才是真理。

    同样一幕在各个不同的国家在上演着,这些西域小国虽然不像高昌那样大面积种植白叠子,但是总有些老百姓多多少少会种上一些,一来是为了好看,二来多多少少也能卖点钱。

    横刀架上脖子,长枪杵在胸口,因为时间的关系,西域军团哪里有什么时间去等到白叠子收获的季节,李承乾的命令下的急,他们自然对西域诸国催的也急,拿得出要拿,拿不出也要拿,总之只要想活着,给老子把白叠子拿出来,否则……屠城!

    西域军团的名声是打出来的,加上前段时间又从各国征调了不少士兵,缺少兵员的诸国根本无力反抗军团带给他们的压迫,最终只能拼了命的在国内搜刮,最后甚至把老百姓家里的被子都给拆了,这才勉强凑出了西域军团要求的数量——共计两百四十万斤白叠子。

    而在松州等地,薛仁贵、禄东赞则是在忙着杀牛,杀牦牛!

    松州之战已经结束了很长时间,牦牛生意又重新兴旺起来,所以老薛并不愁没有牛杀。当然,这些牛被杀掉之后,全都有登记造册,商人的名字,牛的重量等等毫无疏漏。

    牦牛的生意与李恪那小子有关,虽然李承乾并不怕他,但好歹都是自家兄弟,抢了他的牛如果连帐本都不给的话,就显得他这个太子有些不地道了。

    所以帐必须要记,至于将来给不给钱这完全是另一回事,东边日出西边雨,牦牛的损失大不了将来从别的地方补给李恪好了!

    短短的一天一夜时间,所有隶属于李承乾的势力全动开足了马力,像是上了发条一般,长孙皇后似乎也知道自己无力阻止李二父子间的事情,听了手下传过来的消息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三棱矢、四脚钉、这些简单易制的东西大量的被生产出来,土手雷的壳子也被唐善识从仓库里拉出来组织工人大规模的开始组装。

    一批批的武器装备被装上马车向辽东进发,而太子六率则是紧张的进入了战备状态!

    六率,与大唐十六卫和边军截然不同的一支军队,他们的军服并不是通常的那种宽袍大袖的襦服,也不是那种颜色鲜艳到让的眼晕的大红色。

    黄绿相间、黑白相间的迷彩作训服才是他们的正常着装,收紧的袖口、裤腿让这些兵显得格外精神,脚下插着钢板的黑色作战军靴更是将他们这些兵衬托的帅气非常。

    或者有朋友不理解,怎么一双靴子就帅了?难道不是衣服更能衬托人么?

    这一点可以参考现代的汽车,在现代,任何一辆汽车,你不用改装任何东西,只要换上四个18寸的大轮毂,再换上高扁平比的雨胎或者雪地胎、公路胎,那车的档次立刻就会提高好几个台阶,逼格也瞬间就上来了——这就是鞋子的重要性!

    当然,这些东西只是外在的表象,六率必竟是要去上战场,制服再漂亮也不能当成护甲来穿,在他们身上真正惹人注意的还是那一身与众不同的护甲。

    六率的护甲是拼插式的,就是说他们的护甲完全就是一片又一片的零散钢板,需要作战的时候进接插进作训服的夹层中便好。

    前胸八块,后背八块,两胁各四块,腿部则是大腿两块,小腿两块,再配合上护膝、护肘以及头盔,可以说和铁罐子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这样的护甲防御并不全面,在铁板之还是会有一些缝隙,但是这已经很好了,相比于绢甲和藤甲来说,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当六率出征的时候,整个长安又炸了,说是万人空巷都不为过。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看看那与众不同的制服,为了看看那帅的一逼的正步走。

    横平竖直斜成线的队列几乎看傻了所有的长安人,不管是唐人还是异族,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窃窃私语之声绵绵不绝。

    “看到没有,这才是精锐!”

    “高句丽完了,彻底完了,我大唐动真格的了。”

    “这是什么军队?为什么与十卫六不一样?是大唐的秘密部队么?”

    “有如此雄师,我大唐可以打到天边。”

    “这是六率,是太子六率,半年前我有机会见过一次!”

    议论声越来越大,六率的官兵脸上的傲然之色愈发浓郁,脚下踏步的声音也愈来越响,渐渐的竟然共鸣之声,半个长安城的房子甚至都在他们的脚步声中颤栗。

    太子六率走了,没有誓师,没有誓言,不过他们却给长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像。

    留守长安的候君集、柴绍警惕的看着那支军队远去,一颗心稍稍放下的同时,也开始火热起来。

    虽然他们的左、右卫与太子六率出身一个训练体系,但是盗版就是盗版,尽管他们认为自己手下的两卫人马已经足够精锐,但是在面对六率的时候,左、右卫依旧不会有丝毫取胜的可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