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92章 风暴(中)
    第九八九章

    贞观八年九月二十七,京兆府监牢大火,死亡人数高达三百余人,除了牢头回家吃饭未归逃过一劫之外,其余人等尽数死于大火之中。

    消息迅速传开,长安再次陷入一片沸腾之中,偌大的京兆府被无数百姓围的水泄不通,纷纷表示要讨个说法。

    毕竟死的那些人都有家人或者朋友,在没有定罪或者没有宣判之前,不明不白的人就被大火烧死了,那些亲人和朋友怎么可能不讨个说法。

    李佑在接到手下的汇报之后,人也是一懵,过了好久才咬着牙吐出两个字:“够狠!”

    “殿下,我们现在怎么办?这件事情闹的很大,若是处理不好怕是会引起民变。”李佑身边的狗腿子也不是一点见识没有,听到消息知道就知道这事情有些不好处理,看着阴森森不说话的李佑,有些紧张的问道。

    “有什么不好处理的,那个混蛋能放弃几百条人命,老子还放弃不了一个京兆府的牢头?”李佑眯着眼睛,眸子里射出一阵让人发寒的光芒:“把那个没死的牢头拉出来,让他去顶罪,另外给他家里多送些银子过去,如果他够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怎么做。”

    大火并不是李佑指使人放的,在李承乾把事情交给他来处理的情况下,其他人也不会越过他直接来办这件事情,那么一次死了这么多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世家在背后动手了。

    不过找替罪羊这种事情,长安的纨绔似乎并不需要人都,李佑这种纨绔中的纨绔更是不需要别人来指导,几乎就是眨眼之间他便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只是现在他郁闷的并不是怎么把那些正在准备闹事的家伙打发掉,真正让他难受的是他现在不知道怎么报复,同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接来的弹劾。

    要知道,死了的那些家伙可都是他安排抓起来的,现在一下子都死了,单单一个替罪前或许可以摆平那些老百姓,但是隶属于世家的官员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摆平的。

    那帮家伙如果闹腾起来,后果同样十分可怕,应付不好的话很可能连李承乾都会被牵连进去,李佑并不想让事情搞成这个样子,李承乾既然相信了他,把事情交给他来办理,如果到了最后办砸了,不管怎么说都有些交待不过去。

    所以思前想后李佑最后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堵人,丫的谁敢来宫里告状,就找人堵他,打到连他妈都不认识他,看特么谁还敢来宫里告状。

    无知者无畏,李佑在没有同李承乾商量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无比正确的决定,无数‘黑西服’换上了普通老百姓的衣服,穿梭于市井之间,只要是逮到哪个告状的官员,立刻就会冲上去棍棒交加的揍上一顿。

    当然,这帮家伙揍人的时候,也没有忘记骂上一顿,怒斥这些官员掣肘东征大军、发国难财,在被抓住以后还不知悔改,竟然动用下三滥的手段,一把大火烧死了所有证人。

    这一下长安城被搅和的更乱了,各式各样的说法在城里传的沸沸扬扬,弄得那些死了人的家属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李承乾在长安的代言人崔钰终于出现了。

    “你们有什么诉求可以跟我说,我是长安县府君,负责这次的调查工作。”京兆府衙门的门前,崔钰一身五品官袍,只不过手里提着一个铜皮大喇叭,把他的身份降的像是后世夜市里面摆摊的小商贩。

    “是崔府君,我知道他,我邻居的案子就是崔府君审的,公平、公正、公开,绝不徇私枉法,我信他!”

    “还用你说,我也信他,崔府君的名声又不是你一个人知道。”

    “还研究个屁,崔府君在这里,还不去找他申冤,尽在这里嘀咕什么。”

    大家都是长安人,谁的名声怎么样一打听便全都知道了,老崔有李承乾作后盾,在京城办起案子自然是得心应手,无惧任何势力,有一个好名声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

    “本府打算在这里公开验尸,尔等若是不怕尽可在此一观,有什么不明之处一会儿验尸过后本府也可以你们解释。”崔钰也不与这些前来京兆府闹事的人多说什么,交待一句之后,便安排带来的仵作从被当成临时殓房的‘城市纠查管理大队’那边抬过了几具尸体。

    为什么老崔敢来?为什么老崔会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无它,只因为老崔是地府判官,大牢里面死掉的那些家伙在到了地府之后,哪个不得经他的手,而只要经过他手一处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

    正是因为有底气,老崔才会接手这件事情,毕竟他另一个身份是李承乾的手下,在有万全把握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老大被人坑。

    烧成焦炭一样的尸体被摆到院子里,根本分不清到底谁是谁,不过这并不影响仵作验尸的工作,只是那些死者的亲人在看到那些尸体之后,脸上尽皆露出悲切的表情。

    “府君,这些尸体有很大的问题,如果某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尽是生前被人杀死,然后以火焚烧的。”仵作只是围着尸体转了几圈,连手都没动便对崔钰双手抱拳,恭声说道。

    “为什么,说给他们听听。”崔钰早就知道这个结果,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对那些前来闹事的人群指了指,让仵作直接说出真相。

    “是啊,你,你连验都没有验,为什么说他们是生前被人杀死的?”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响起,不过因为人太多,并没有发现是哪一个人说的。

    “很简单,因为他们身体上残留的衣务。”仵作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凡是人被火烧的时候,必然会有所挣扎,而在挣扎的时候必然会被大火覆盖全身,这些人身上竟有衣服残留,这就说明他们被火烧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挣扎的动作,诸位,你们认为这可能么?”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