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98章 惊惧的高句人(中)
    恐惧源自于无知,理解能力上不去的高句丽人每每想到那些飞在天上的黑白色影子,每每夜不能寐,在惊惧中抱着自己的被子,将自己深深的藏在里面,默默祈祷大唐不要有太多这样的士兵。

    不管是守将还是士兵,对白天大唐示威性的震慑都感到深深的恐惧,而安市城的百姓则更是彷徨,尽管城中有着战时宵禁的命令,但依旧无法阻止他们互相之间的联系。一些百姓往往会通过院墙跳到邻居家里,几家人凑到一起,‘讨论’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当然,如果他们能有一些见识和觉悟,能讨论出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或许这样子讨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实际上这些迷信的家伙们并不是在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讨论,反而是弄了不少的香烛在祭天。

    香烛、纸钱、鸡鸭鹅,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都摆上桌案,当家的男人几个人凑到一起口中念念有词,不断的念着谁也听不懂的祷文。

    他们是真的被吓坏了,那些在天空中飞掠而过的身影让他们对城主大人完全失去了信心,毕竟有谁能挡得住天兵呢?那些连天兵天将都能请来的大唐人,他们太可怕了,想到那些烂的只剩下骨头的尸体,想到将来自己死掉之后也会变成那个样子,无数高句丽的百姓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攥住了一样。

    百姓在私底下捅咕,当兵的则是在休息的时候不停的议论。

    “老张,你说……这城咱们能守得住么?”城门楼子下面,两个靠在一起取暖的士兵低声谈论着。

    “守得住要守,守不住也要守,左右不过是个死而已。”被叫成老张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一条刀疤掠过额头,使一张原本很普通的脸显得十分狰狞。

    “真的没有办法了?难道陛下就不会再派些援兵来?”黑暗中,刚刚提问的那个声音里带着一丝稚嫩,听上去年龄应该并不大。

    “援兵?”老张顿了一下,半晌之后才说道:“援兵不会有了,上一次十五万大军都被大唐给灭掉了,还有谁敢再来?而且陛下总要留下一些人来守皇城,都派到咱们这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应付起来可就难了。”

    “那我们真的死定了,对不对?”

    “三娃,真打起来的时候你就跟在我边上吧,到时候咱们拼了这条命去,能弄死几个唐人就弄死几个,至于说活下去……,不要指望了。”

    类似的对话在黑暗中时不时的就会响起,白天飞凤军给这些高句丽士兵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让他们原本誓死守城的决心开始有些动摇。

    人在面对一只狼的时候或许有拼一拼的打算,但是如果面对的是一只狮子呢?又或者是只鲨鱼呢?还会有拼命的打算么?

    所以安市城的守军心中现在只剩下了绝望,一种不管怎么努力,怎么拼命都根本无法阻止大唐前进脚步的念头在所有人心底蔓延。

    士兵、基层军官、中层军官……甚至一直到安市城守将、安市城城主,每一个人都有一种随时会丢掉自己性命的感觉。

    半夜,城主府中某处院落,俞荣昌的身影出现在院子当中,轻轻扣响了小院中唯一还亮着灯的房间的房门。

    “吱呀……”一声并不大的轻响,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露出杨雨馨精致的小脸:“呀,原来是城主大人,城主大人快请进!少爷,是城主大人来了。”小雨姑娘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先是将俞荣昌进屋,然后便是对正在看书的夜魅叫了一声。

    “小雨姑娘不必如此客气,这天气有些冷了,某过来看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需要。”俞荣昌极低调的与杨雨馨打着招呼,随后走进了屋子。

    “城主大人客气了!我代少爷谢过您的关心。”杨雨馨跟在李承乾的身边混的久了,像安市城城主这样的官员,可以说在长安城见过不知道有多少,只不过高句丽这里叫城主,大唐那边叫刺使罢了。

    所以对这老家伙并没有真的怎么重视,感谢也表达的十分敷衍。

    俞荣昌来夜魅和杨雨馨的院子,自然不会是真的看看她们是否有什么需要,这种事情由管家来作就好了,完全轮不到他一个城主来操心。而他之所以要来,主要是因为心中还有一份牵挂始终放不下,打算过来找‘马’公子好好谈谈。

    是以尽管杨雨馨的回答并不怎么得体,他还是笑着假装没有听到。

    “城主大人,吾等主仆二人在此叨扰多日已经是心感不安,况且若不是城主收留,吾等怕是早就已经流落街头,所以……”夜魅看着进来的俞荣昌,硬着头皮应付着,不过话说了一半,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下去。

    毕竟夜魅只是一个杀手,让她暗中潜伏杀个人啥的问题不大,但是若说起官面上的一些应酬,她便差了许多。

    不过好在俞荣昌并没有让夜魅把话说完,就在夜魅不知如何接着说下去的时候,老家伙笑着将她打断:“马公子过谦了,以公子的能力,即便没有俞某在,这辽东之地怕是也可以自保有余的。”

    虚伪,真特么虚伪,杨雨馨心中暗自撇嘴,借着上茶的机会给夜魅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必跟这老货如此客气,直接问其目的便好。

    夜魅收到杨雨馨的提示之后,不着痕迹的点点头,随后对俞荣昌问道:“俞城主百忙之中抽时间到某这里,想必不会是只看看吾等是否有需要这么简单吧?”

    “这……”俞荣昌迟疑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说道:“马公子,所谓明人不说暗话,这次俞某前来是为了小女茵茵而来。”

    “茵茵?”夜魅的脑袋瞬间一个变成了两个,感觉太阳穴都在隐隐发炸。

    难道这老头子是来给他闺女提亲?想招赘自己当他的养老女婿?又或者……,想到这段时间老俞的闺女对自己的纠缠,夜魅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