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16章 重拳出击(三)
    迷雾中影影绰绰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当李承乾的太子仪仗在安市城南城墙数百步之外摆开的时候,不管是高句丽人,还是东征的太子六率,所有人都惊呆了!

    身为一个全军的统帅,很少有人会把自己摆到如此靠前的位置,而有着太子身份的李承乾,似乎更不应该如此做。

    太子仪仗在战场之上是那么显眼,由其是在大唐所有军队全都是黑白双色迷彩,连战旗都是黑色这样的情况下,实在是太显眼了,简直就是战场上最好的靶子一样。

    且不说太子六率的辽东军团,只说城头之上的俞荣昌和金向东,这两个家伙惊讶过后双双捶胸顿足,看着不远处已经散架了的床弩和投石机,懊恼不已。埋怨自己这几天怎么就懒了,没有再制做几台,或者当初怎么就没有藏起来几台呢。

    如果现在手头还有床弩的投石机,那指定分分钟让那个自大的大唐太子好看,让他知道大高句丽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但是很快,懊恼变成了担心,因为他们从那些即将发动进攻的大唐士兵身上看到了狂热,从来都是只听说皇帝陛下亲临战阵、身先士卒,但是除了一些体力还不错的老兵之外,大多数大唐士兵并没有见过。

    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也相信了!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只有皇帝陛下真的亲临过战阵,太子殿下才会有样学样的这样做,否则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让自己成为战场上的靶子。

    仗义每多屠狗辈,越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就越容易被感动,在古代,在这个皇权大过天的时代,身为皇太子能够亲临战场第一线,这就是对士兵最大的信任,也是最大的鼓励。

    所以辽东军团几乎在看到太子仪仗的同时立刻便陷入了一种狂热,一种被重视的感觉在心底涌现!

    “炮火准备完毕,请大总管下令!”当着这么多官兵的面,长孙涣收起一惯的纨绔表现,努力把自己拔的笔直,崔马来到李承乾的仪仗前,朗声汇报。

    “段瓒、程处默、程处亮……,你们可都准备好了?”李承乾目光一扫,看着脸色涨的通红,兴奋的几乎要飞起来的几个纨绔问道。

    “大总管,吾等早就准备妥当,只待一声令下!”程处默一把拉开想要说话的段瓒,第一个站了出来。

    “好!长孙涣,命令炮兵,目标城头高句丽守军,十发连射;宠炯辉,让你的人把所有准备的火箭弹全都砸到城头上去,一个不留。”

    “段瓒,炮兵开火之后,我需要你们掩杀上去,用最快的速度突进到城墙下面。火箭弹进攻结速之后,必须给老子拿下城墙,能不能做到!”

    ‘能不能做到’李承乾用的是肯定句,并不是疑问句,并没有给段瓒任何解释的机会,很明显,若是他做不到就会立刻换人。

    不过小段倒也硬气,梗着脖子应道。“炮击结束之后一个时辰,若是不能拿下南城墙,段瓒提头来见。”

    “好,此战不要俘虏,凡持有武器者杀无赦!”李承乾一声大喝,给这一场战争定下了调子。

    将是兵是魂,兵是将之胆!

    六万大军云集高句丽南城之下,看上去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寒冷的天气里炽热的呼吸化为蒸汽浮动在大军头顶,看着就像巨龙在喷吐着云雾。

    自从贞观初年开始,太子六率就着手军改,执行着与十六卫完全不同的训练标准,现在终于到了检验他们的时候,到底是骡子还是马,就看这一遭。

    李承乾怕不怕?说不怕是假的,以前虽然他也杀过人,不过大多数是下个令之后就完事儿,根本见不到那种血肉模糊的场面。而且那时候他是在大唐境内,大环境决定他不需要恐惧什么。

    但是这里不一样,这里是高句丽,一个大唐正在入侵的国家,这里的每一个人对他们都带着深深的恶意,而就在距离他李承乾几百步之外的地方,还有十余万人恨不得让他马上就死。

    但是即便是这样又能如何?形式比人强,高句丽必须要打下来,不管是老头子的交待还是未来的帝国的发展,都决定了他这次不能退,必须站出来。

    安市城必须拿下,而且时间不能长,不能无休止的拖下去,否则只要等到春暧花开之时,长安的弹劾能把他李承乾彻底埋进去四、五回。

    “轰轰……”就在李承乾略一走神的时候,属于辽东军团的战争终于开始了,数十门贞观炮(从长安带来十几门,加上老李留下的一批)同时发出了战争的咆哮。

    “嘭嘭……”人头大小的实心铁球带着巨大的力量瞬间越过数百步距离,一头撞在城头的垛口之上,碎石飞溅中,惨叫声接连响起。

    这和前几天长孙涣只用三、二门贞观炮对城门轰着玩不同,几十门贞观炮同时开火的壮观绝不是那种小打小闹能够比拟的,否则后世战争之神的称号怎么可能会带在‘它’的头上。

    不管是高句丽人还是辽东军团,第一轮炮击过后所有人都愣住了,小段更是惊讶的张大的嘴巴。在辽东城的时候他也见过炮击,不过那时候只用了区区两门炮而已,而且在把辽东城的城门轰开之后便撤走了,所以在小段看来,炮击不过而而。

    但是在见识到大规模炮击之后,小段立刻就懵了,他所见到的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那种毁天灭地的景象简直让人以为身处地狱之中。

    鲜血,肉眼可见的从城头上流下来,原本坚实的可以用锤子狠砸的垛口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参差不齐的残破城头,同时上面还沾满了不知是身体哪个部位留下的血肉。

    高句丽人凄厉的惨嚎声尽管隔着数百步,但还是清晰的传进众人的耳朵,从那痛不欲生的惨叫中,辽东军团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城头之上的景象到底是何等凄惨!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