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49章 会师鸭绿水
    “你们才会死,你们全家都会死!”高句丽水师都督赵逸凡心中不断吐槽,嘴里却只能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呻吟。

    刚刚那个混蛋踢得太用力了,差一点将他的肠子踢断,不过也幸亏那小子的一脚,否则他赵逸凡怕是真的要交代在这些兵痞手里。

    也不知道这帮犊子到底给自己肚子里灌了什么东西,反正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赵逸凡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难过得几乎快要昏死过去。

    所以他当时就想去船舷那里把胃里的东西吐掉,结果没想到一个大唐水军一记窝心脚踹在他的肚子上,把他又给踹回了原来的位置。

    不过好在被这一脚踹中之后,翻江倒海的胃部因为外力的刺激而剧烈收缩,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这才让他好受了一些,但同时也感觉到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

    正想着,一阵温暖传来,赵逸凡感觉身上被盖上了一件东西,就在他打算睁开眼睛看看是谁这么好心的时候,一直打搅踹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踹的打了几个滚,同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被裹进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毯子里面,虽然那毯子带着一股强烈的臭味,但至少他不冷了。

    接着赵逸凡感觉自己被抬了起来,放进了一个摇晃的十分厉害的东西里面,‘嘎吱嘎吱’的声音传来,似乎正在下坠……总之一连串的折腾之后,赵逸凡被人抬到了一个中年人的面前。

    “你就是高句丽水师都督?叫什么名字。”独孤青云看着被毯子裹的向世人滚一样的倒霉蛋,蹙眉问道。

    “赵逸凡,高句丽水师都督。”被两个当兵的像戳木头一样杵在甲板上之后,赵逸凡已经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在回答过独孤青云的问题之后神情黯然的说道道:“可以将我的手下救上船么?大唐已经胜利了,这些人对你们已经够不成威胁。”

    “你觉得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有多大?就算我把他们就上来,也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更不要说本将军目前还没有能力救这么多人。”独孤青云摇头拒绝了赵逸凡的要求。

    他当然知道这些落水的高句丽人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但是却不知道把他们救上来之后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若是死了,一会儿还要再丢下去;若是不死,将来就得拿出粮食养着他们,不管怎么样似乎对‘海狼’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赵逸凡不说话了,从独孤青云眼中他看到的是决然,知道自己面对的绝不是一个战场上的新手,怜悯、同情不会属于这位大唐将军。

    “高句丽水师都在这里了吧?”独孤青云见赵逸凡陷入沉默,再次主动开口。

    “是的,高句丽水师已经全军覆没,将军神威赵某佩服,不过赵某有一个请求,希望将军能够应允。”赵逸凡点点头,听着四周转来的那些呼救声越来越弱,叹了口气说道:“将军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赵某知不无言,言无不尽,只是希望将军在满足好奇心之后,再将赵某丢回大海!”

    这次他出来的水师不下两万之数,现在这些人尽数葬身大海,这对赵逸凡的打击实在太大,救人无望的情况下,也没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心思。

    “你的要求我可以满足,但是我需要你去见一个人,等你见过了,我会亲自把你送回这片大海。”独孤青云淡淡的说着,算是答应了赵逸凡的要求。

    在南海的五、六年时间,各种各样失意的人老独孤不知道见过多少。

    这种人有些是一时冲动,有些是一心寻死,不管怎么样劝阻都是无效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置之不理,待过上一段时间之后再来看他。

    而赵逸凡似乎真的是决心已定,对独孤青云的安排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只是神情有些黯然的点点头:“赵某谢过将军!”

    一番对谈之下,‘海狼’舰队已经再次起航,等到赵逸凡被押进船舱的时候,舰队已经慢慢离开了交战海域,向着鸭绿水的驶去。

    海里死了太多的人,没有人想在这样的地方休息,即便是杀人如麻的老兵,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也不喜欢待在那样的地方。

    三日时光转瞬即逝,当第四天的朝阳升起之时,正在朔流而上的舰队中响起一片欢呼之声。独孤青云、独孤玉林、尉迟宝琪一众人等尽皆站在旗舰的甲板之上,看着不远处连绵起伏的营帐脸上同时泛起一抹笑容。

    历时半年的东征,在这里终于可以划上一个逗号,十万大军在鸭绿水胜利会师,下一步他们将会踏上另一个新的征程。

    李承乾站在临时搭建的码头上,正笑意盎然的等着战舰靠岸,在他的身边则是任城王李道宗以及松漠都护府大都督窟哥。

    “臣独孤青云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任城郡王。”战舰靠岸之后,独孤青云第一个从船上下来,快步来到李承乾等人面前,单膝点地行了一个最隆重的大唐军礼。

    “独孤将军请起,你们辛苦了!”这是李承乾自贞观三年以来第一次见到独孤青云,一声辛苦包含了对‘海狼’在东征中表现的赞扬,也包含了他们在南海之上,扬大唐国威的嘉奖。

    “臣等为大唐愿肝脑涂地!”套话人人会说,尤其是在这种正式的场合,独孤青云更是不会做出什么特殊的举动。

    这就是老家伙与小年轻的区别,如果这次的见面是老独孤身后的那个黑壮青年来处理,指不定刚一见面就会给李承乾来个熊抱,至于礼节什么的……有谁见过纨绔会彬彬有礼呢。

    李承乾自然不会真的让老独孤把脑浆子砸出来真的在地上涂一涂,那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淡淡笑过之后,主动上前拉起刚刚站起来的独孤青云:“独孤将军言过了,走走走,我们去大营叙话,这里交给玉林、宝琪便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