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54章 一个时代的结束
    而就在高句丽半岛上乱成一团,大家人脑袋打成狗脑袋的时候,大唐长安则在进行着一场沉痛的哀悼——挣扎了半年之久的老李渊终于还是没有坚持到春天的到来,在二月底的时候驾鹤西游了。

    整个大唐一片哀声,全国百姓一个月不准笑,同时还要举国戴孝,为大唐第一任皇帝陛下送行。

    李二在老头子去了之后因为哀思过度,数次昏厥在老头子的灵柩之前,最后被李渊的一众后妃以及手下强行劝谏着回了太极宫静养,这才让大唐没有在一天之内驾崩两位帝王。

    不得不说,老李渊驾崩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这段时间正好是一些世家联合起来准备弹劾李承乾裹足不前,怯敌畏战的时候。

    而老李渊一死,这帮家伙顿时没有了弹劾的机会,谁了不敢在这个时间顶着大不敬的罪名去弹劾一国太子。别到时候李承乾没事儿,他们这些弹劾的家伙被灭了满门,那可就太不值当了。

    但是,事实上老李渊虽然死了,李二陛下却真心没有表现的那么悲痛,不为别的,只因为老头子病的时间太长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人们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并不是无地放矢,李二有很多国家大事需要去处理,老头子快要死了他也的确痛心,但是耐不住时间太长。

    大唐皇帝总不能一天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天天围在老头子的病床前面吧?可是不围在老头子的病床前,坊间又会有不孝的名声传出来,这对李二来说简直是不能容忍的。

    所以一来二去李二也被老头子的病情折腾的够呛,现在老头子一死,对于李二来说也算是卸下了一个不小的包袱。

    “陛下,太上皇的事情您莫在太过伤心了,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态,陛下还是要以国事为重才好!”作为老李的左膀右臂,杜如晦坐在李二的卧榻之侧,温言劝说着。

    经历过生死的他对生老病死之类的事情看的很开,就眼下的情况来说,他认为李二不应该过度的沉湎于李渊的死,打起精神治理好大唐的方方面面才是李二应该做的。

    “克明啊,朕今后再也没有叫爹的机会了,你让朕怎么能够割舍得下!”躺在卧榻之上,李二头上系着一条金黄色的带子,头疼的毛病又犯了,让他有一种脑袋要炸天的感觉。

    不过,李二说的的确是实话,老李渊一死,大唐皇帝陛下确实再也没有叫爹的地方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来给他当爹,除非有人活够了,想要过把瘾就死,而且还是全家一起死。

    面对这样情况的杜如晦还能再说什么呢,只能陪在李二的卧榻边上一起发呆,直到长孙皇后从大安宫那边回来。

    “二哥,妾身给您揉揉吧。”看着杜如晦告辞离开,长孙皇后坐到了李二的身边,将他的头轻轻托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观音婢,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在长孙皇后精湛的按摩手法下,李二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妾身自小父母双亡,公公待我如同己出,妾身又不是不通事理之人,如何能够忘记。”长孙皇后中指按在李二的太阳穴上,大姆指则是在他的头顶之上不断的按着。

    不过这也就是长孙皇后会说话,并没有像普通老百姓那么直白。

    实际上她话里的意思是,作为李家嫡子的原配夫人,给老李养老送终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让给别人去做的。

    虽然李渊的儿子不少,可是若说嫡子,也就只有李二一个人,作为李二的正宫娘娘,长孙皇后身上有无数人的目光盯着,等着她出状况。

    万一在这件事情上她稍微偷一些懒,将原本属于她的事情推给别人,那么很快就要面临无数的弹劾,就算是没有人敢出来弹劾她,后宫里面也会生出无数的事端。

    这些才是长孙皇后口中‘妾身应该做的’几个字蕴含的真正意思。

    当然,这里面也包含着其他人算什么东西,他们也配给老李渊送终的意思在里面,只不过这种东西以长孙皇后的身份根本没有办法明说,只能简简单单的用几个字一带而过。

    “唉……”李二自然能够能听长孙皇后话里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叹了口气。

    身在皇家,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是免不了的,给老头子送终本来是为人子女应尽的义务,但是一旦涉及到皇家,这里面的味道就全都变了。

    “二郎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呢。”长孙皇后见李二不说话了,低声在他耳边劝了一句,便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

    身为大唐皇后,她不光要承担相夫教子的责任,还要负担起署理后宫的任务,上上下下几千上万人,都被她调度的井井有条,若说不累还才是骗人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为了她的爱人,为了她的孩子,就算是累也要咬紧牙关坚持下来,否则等着她的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不过好在自从前些年九成宫一行之后,她的身份比以前要好了许多,这半年时间尽管操心劳力,身体却并没有出现什么毛病,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疲惫的李二在长孙皇后轻揉的按摩手法下缓缓陷入沉睡,长孙皇后到了后来也忍不住坐在卧榻之上打起了瞌睡,房间中只剩下蜡烛燃烧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随着外面更鼓敲击,一夜时间就这样缓缓过去,辉煌的太极宫再次迎来了一个新的清晨,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偌大的宫殿中全都被白色覆盖,显得一片肃穆。

    无数的朝臣不管是李渊的老臣子,还是李二手下的新臣子,全都在官服的外面披上了麻衣,早早的等候在大安宫的宫门之外,庞大的祭奠活动即将开始!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