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章 老爹的马屁必须拍好
抬着桌椅到了丽正殿的李承乾,得知老李同志也在的时候,有一股头就走的冲动,但无奈的是已经有人将消息通报了进去,走怕是来不及了。
    想想一会儿就要见到老李同志,李承乾就觉得脊背发凉,两股颤颤,想当初自己可是连区长都没见过,此时却要见一个国家主席级的人物,虽然是自己的爹,但还是有些发怵。
    “太子殿下,陛下让您进去。”就在李承乾纠结着一会儿进去怎么表现的时候,一个毛脸雷公嘴的侍卫走过来对他说道。
    “有劳林大人。”对于老李同志的贴身侍卫,李承乾很是客气的抱了抱拳。必竟老李跟这家伙在一起的时间比跟长孙皇后时间还长,自己就更不用说了,就冲着老李同志对他的这份信任,自己客气一点就没毛病。
    “太子殿下客气了,小臣不敢当。殿下请。”林姓侍卫面无表情的跟李承乾说了一句,就带头走进丽正殿。
    看着侍卫远去的背影,李承乾暗自咬了咬牙,将心一横。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横竖就这一遭,拼了。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终归是血脉相连,进了大殿,见到端坐榻上一身滚龙袍的老李同志,李承乾发现刚刚的畏惧已经全然不见,虽然不似后世时候见自己老爸那么随意,但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
    “嗯。高明我儿,此时来到来莫不是有什么事么?”长孙皇后知道老李现在还在气头上,所以首先开口问道。
    李承乾在进殿之前已经知晓李泰被罚之事,心中得意的同时脸上却不敢表示出来,而且看老李同志面色阴晴不定的样子,只怕是想要找机会寻自己的麻烦,当下也不去触他的霉头,只是正色对长孙皇后说道:“回禀母后,儿臣近日偶得一套桌椅,特地给母后送来。”
    “哦?桌椅?那是何物?”椅子的概念在大唐尚未流行,所以长孙皇后虽然可以说通读史书,却也不知是什么物件,就连在一旁生闷气的李世民也有些好奇的用余光扫了过来。
    “儿臣已经带来了,就在殿外,抬起来母后一观便知。”李承乾当然看到了老李同志探询的目光,但想想老李一直想找自己毛病,所以坚决不予理会,只是一味的和长孙皇后说话。
    长孙皇后看着这李世民与李承乾父子两个一个怒目圆瞪就不说话,另一个脑袋歪在一边就是假装没看见,觉得甚是有趣,嘴角不觉牵出一丝微笑,挥挥手示意宫人将所谓的桌椅抬起来,然后说道:“我儿是从何处得到这所谓的‘桌椅’的?”
    李承乾如果能查觉不出老李同志如刀般的目光,正自心中忐忑,不知如何下台,正好长孙问起,便恭声说道:“母后,这桌椅是儿臣看父皇每日批阅大量的凑折之后都会腰酸腿麻,血脉不畅,所以特地找匠人制的,这样父皇每人批阅凑折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哦?那道是要好好看看。”儿子孝顺,不管是东西是不是真的有用,至少这份心意是有的,所以长孙皇后应了李承乾的话之后,便轻轻瞥了李世民一眼,意思是差不多就行了,见好就收吧,你儿子可是为你考虑着呢。
    被长孙皇后瞪了一眼的李世民正不知道如何才能从怒瞪中下台,就看到几个侍卫抬着一张高背带着一圈扶手的胡凳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人抬着一张比榻上的小桌高了不少的桌子。
    李承乾此时也顾不上其他,连忙上前指挥着将桌案和椅子按位置摆好,随后拿出张老二对他的态度,转身对李世民说道:“父皇还请上坐,看看可还满意。”
    此时的李世民和长孙二人已经离了矮榻,站在桌案跟前,借着李承乾的话,李世民也就顺势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后,坐到已经摆好位置的椅子上,同时将身体靠到椅背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少倾之后才扭头对长孙说道:“观音婢,此物不错,的确比以往跪坐舒服不少。”
    “二哥喜欢就好,高明这孩子也真是用心了。”长孙见李世民终于不再纠结于两个儿子矛盾的事情,也是展颜一笑,同时替李承乾说了句好话。
    “嗯。不过……”长孙的话让李世民想起一个问题,扭头对站在一边低眉顺眼的李乾承问道:“承乾,此物既然是送给为父的,为什么要抬到丽政殿?”
    “啊?!”老李同志的问题让李承乾一愣,心说不送老妈这还送哪?难道送小三那里去么?可这话敢想不敢说啊,无奈之下只好以目光向长孙求助。
    长孙如此聪明的人物如何不知自己儿子的想法,当即在他的脑袋上点了一指头,数落一声:滑头!才转向老李说道:“想是二哥平日里太过严厉,高明孩儿不敢打扰,是以才送到臣妾这里的吧。对不对?高明?”
    “是的是的,母后说了,这几日父皇公务繁忙,儿臣怕打扰父皇公务,是以才送来母后这里。”
    李世民对这对母子之间的配合只能报以无奈的苦笑,这娘俩演戏竟然连眼神都不用对,看来今天怕是要以完败收场了。
    还没等李世民再开口,长孙皇后就直接将话题叉开,问道:“高明,此物可有名子?”
    “回母后,还没有名子,制好之后,儿臣就送来了,正想请父皇、母后赐名。”李承乾不傻,就是有名子也要说成没名子,要不然岂不是剥夺了老李同志的命名权。
    “二哥你看……”长孙皇后递给儿子一个聪明的眼神,转对李世民说道。
    “嗯,让朕想想。”高坐太师椅上的李世民微张双目,双手放在桌案上,沉吟片刻,便伸手抓起在李承乾示意下放到桌上的纸笔,龙飞凤舞写下“贞观椅”三个大字。
    贞观椅,不错,李承乾稍稍松了口气,现在高一些的可都叫凳,他是真怕老李同志一时兴起,把这东西叫成XX凳啥的,完全白瞎这椅子的造型。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