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章 给孔老头找点事做
李承乾拿着老头子赏的玉佩,走出丽正殿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看边上两个太监抬着的书箱,有些欲哭无泪。
    原本打算到长孙这里讨好一番,骗些钱财花差花差,没想到竟然被老爹堵个正着,钱没骗到反被好一顿说教,末了赏了一箱子书,说是必须通读,堂堂太子要学会为国分忧,莫要学那些酸丁腐儒。
    想想老李同志坐在自己设计的椅子上,看着自己抄来的诗,带着一脸的夫复何求,然后不停的说教的样子,李承乾的心就开始疼,年龄这个硬伤到底啥时候才能好呢。
    李承乾郁闷,却不知身在丽正殿中老李看着自家大小子垂头丧气的离开,也在摇头叹息:“承乾这孩子哪都好,就是怂了些,不太像朕。”
    “二哥一生征战杀场,朝中许多大臣在二哥面前都抬不起头来,高明能有如此表现已是不凡了,必竟他还是8岁的孩子。”长孙皇后却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而且对李承乾能在无言中领会自己的精神,更是觉得这个大儿子挺不错。
    “哼,当然不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娘儿俩搞的把小把戏,不过还真是母子连心,承乾这小子竟然只看你点着砚台就能明白你什么意图。”李世民与长孙两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此时没有外人,干脆也不称朕,直接你我想称。
    “是臣妾不好,让陛下生气了。”长孙皇后口中认错,面上却无一丝认错的表情,反而像一只偷到鸡的小狐狸般掩嘴偷笑着。
    看着长孙如此态度,李世民也是无奈,两人自小长大,如何能不知自家老婆的性格,当下只得摇了摇头,苦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你心疼青雀,我又没说什么。”
    然后也不等长孙再说话,就扭头看了看大殿外的天色,说道:“时辰也不早了,下午约了李靖他们谈事,晚上再来,你先休息吧。”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表情,同样的长长出了一口气,同样的一脸无可奈何,只是人物由李承乾换成了他老子。
    长孙的厉害李承乾他们年龄太小清楚,但和她一起长大的李世民如何能不清楚,只要不拿出皇帝的威严,私底下老李同志可是没少吃亏,所以只要她拿出一副狐狸吃鸡的表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李承乾如同妖孽般的诗词天赋也渐渐在外面流传,两首诗作也是传遍长安城,时不时就可以听到有人在低声吟诵。
    可为这事儿李承乾却没少被孔颖达教训,老头子一真认为诗词这东西只是游戏用的东西,真正的大道还是诗、经、子集。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李承乾的课业莫名的重了许多,如果不是穿越之后记忆力变的超强,只怕连脚掌都得被打肿。
    不过李承乾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纨绔必备的诡辩之术被他无意中练的炉火纯青,大有天下舍我其谁势,就连老夫子孔颖达也要甘拜下风。
    “孔师,您读那些经典是怎么断句的?”长安城降下第一场雪之后,李承乾在下课之后和孔颖达站在东宫的回廊上闲聊着。
    “怎么断句?”孔颖达有些疑惑的扭过头,看着自己这个聪明的有些过头的学生。
    “对啊,断句,咱们现在那些经典通篇都是连在一起的,怎么知道从哪里断开?”李承乾这段时间一直在被这件事情所苦恼着,皇帝老子给他的书不少,但是读书来太费事儿,作为一个现代人,这种古文对他来说就是天书一样。
    “这有何难?书读的多了,自然就会断了。”老先生一脸傲然,分明就是表示自己书读的够多,另一层含意当然就是李承乾书读的不够,没文化。
    不满,严重不满,这帮跟着自家老子打天下的老头子们个个都是这样,依仗着资历老,总是牛气哄哄。
    而处处以大唐第一纨绔自居的李承乾,如何能够忍受被一个古人说成文盲,当下说道:“孔师既然如此说,不如帮学生断一下句子如何?”
    8岁身体里面装着20多岁的灵魂,经历过后世信息大爆炸洗礼的李承乾,几乎在瞬间就想起好多句一体两意的句子。
    “哦?太子殿下有何题目,且说出来让老夫听听如何?”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断句这种事情若是说出来还断个屁。
    李承乾对耍小心眼的孔老头甩个鄙视的眼神,进了课室,找出纸笔短短一瞬间写出一行字: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唯青菜萝卜不可少工钱不得。
    放下笔之后李承乾笑着对站在一边观看的孔颖达说道:“孔师且看,就是这句。”
    早就将字迹看在眼中的孔老头洒然一笑,缕着胡子自信的说道:“此句如此简单,太子殿下如何断不出来呢?”
    “不知孔师是如何断的?”李承乾脸上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出言问道。
    “太子且看。”孔老头言罢,伸手提笔,笑着在纸上写下: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唯青菜萝卜不可少/工钱不得。
    李承乾看罢之后心中了然,淡然一笑后说道:“孔师且慢,学生却有不同意见。”
    然后在孔老头疑惑的目光中,在纸上随意的划了几下,整个句子就变成: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唯青菜萝卜不可/少工钱不得。
    孔颖达老头子无语的看着上下两排文字完全一样,但意思却截然相反的句子,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太子殿下到底想要说什么?还请明言”
    “孔师,这段文字如果作为一份状纸的主体送到县丞手中会如何?”李承乾没有正面回答孔颖达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这……。”孔老头被李承乾一句话问住了,这种一体两意的句子到底如果解释,完全就是看人的主观意识,如此一来很可能让无辜之个受到委屈。
    “而且不知孔师如何理解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以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还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李承乾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孔老头,言词上直接拿论语开刀,却不知此言一出顿使孔颖达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