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3章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李承乾果然感冒了,包着一圈的皮裘冷的瑟瑟发抖,想找棉被,发现棉花这东西在大唐只是观赏性植物,棉被还只存在于他的理想当中。
    三天前从老李同志那里回来,心里想着要不要装病,结果顺嘴说了出来,没想到一语成谶,还真感冒了。
    所以李承乾现在很后悔,一边暗骂自己乌鸦嘴,一边抱着一大碗太医开的药,艰难的往下咽,不是因为太苦,而是实在喝不下去。从早上到中午,饭都没吃一口,药已经灌下去6碗,肚子喝的滚圆不说,还特么饿的难受。
    而且天实在是太冷了,在寝宫搞了4个炭盆都不顶事,房间中除了没有结冰,比外面好不了多少。
    “太子殿下,铁匠省亲回来了,就在门外等着,您见不见?”春晓打开门与外面的侍卫交待几句之后,带着一身的寒气走回来,对李承乾说道。
    “铁匠回来了?让他进来,快进来。”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这位爷给盼回来了。
    炉子的图样已经画好两天了,奈何宫里的铁匠带着婆娘回家省亲,一直就没有回来,所以只能把图摆在那里和春晓大眼瞪小眼的瞅着。
    “殿下,小民回家省亲,回来的晚了,还望殿下恕罪。”铁匠带着一身寒气,进来给李承乾见礼之后,哆嗦着请罪。
    不是吓的,是刚刚在外面冻的。
    大唐皇朝没有棉衣棉裤,百姓在冬天主要御寒的衣服是绵衣。而绵衣与现在棉衣是不一样的,绵指的是蚕丝结成的片或者团,把这东西塞到衣服的夹层里面就成了绵衣。
    这种东西怎么说呢,要说能御寒那是肯定有这功能,但你要说这东西能保暖,好像就有点扯蛋了。
    “免了免了,你看看她手里的图你能看懂不。”李承乾被铁匠带进来的寒气一吹,激灵灵打个冷颤,皮裘裹的更紧了些,然后指指春晓手里拿的炉子的图画。
    “待小民看看。”铁匠继续哆嗦着,从春晓那里接过几张纸,认真看着。
    “你还是放到桌上看吧。”李承乾看着铁匠抖的跟筛糠一样的手,眼珠子乱蹦,这特么能看清楚么。
    “是,是。”铁匠把图放到桌子,认真看了一会儿后扭头说道:“殿下,图小民看的情,但这上面的写的字,小民不懂。”
    “字?!”李承乾皱起眉头想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那图上标的尺寸全是拿阿拉伯数字写的,整个大唐好像除了刚刚学会的春晓和自己,就没人认识。
    不过李承乾最佩服的还是铁匠的识图能力,纸上的炉子画的如同鸡刨,圆也不圆,方也不方。直线像浪线,弧线像正弦曲线,就这样的图,铁匠竟然也能看懂,不得不说大唐匠人确实牛逼。
    足足过了有十几分钟之后,铁匠才搞明白那些数字的意思,这个明白指的是灵活运用,并不是指认识。
    “殿下,小民已经看明白了,这物件小民能做。”铁匠经过这么长时间,终于算是缓过来一点,不那么冷了,说话也顺畅许多。
    “能做就好,能做就好。”一听铁匠信心满满的说能做出来,李承乾当时觉得身上寒意都弱了几分,总算是要告别这种寒号鸟一样的生活了。
    “不过,不过……。”铁匠眼神闪烁,欲言又止,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所以然来。
    “不过什么,快点说。”李承乾最受不了这些匠人畏畏缩缩的样子,想说啥就说呗,难道小爷还能砍人不成?就算是小爷想砍,那皇帝老子也不会同意啊。
    “小民只是想问问殿下,您这阿~,阿拉伯数字小民今后是不是也可以用?”铁匠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把想问的事问了出来。
    “我靠……。”紧张了半天的李承乾大大的出了口气,还以为铁匠能说出什么有难度的问题呢,结果就是这个。
    “没问题,你用吧,如果有必要也可以教给你的学生。”看着铁匠那眼神,李承乾知道,如果自己不给他个明确的答案,只怕这老小子一定不会放心。
    “殿下……。”春晓被李承乾搞的一愣,从未想本他会这么简单就把字套数字传出去,而且还是传给一个匠人。
    李承乾却没有让春晓把话说完,摆摆小手手止住她接下来的话,对铁匠说道:“去吧,把本王要求的东西做出来,最好多做一些,这宫里怕是有很多地方都能用的上。”
    得到肯定答复的铁匠眉开眼笑的走了,太子殿下很和气,而且还传授了简单的计数之法,这计数的方法拿回去足可当成传家宝来用呢。
    春晓接过李承乾手中的药碗,有些埋怨的对他说道:“殿下,你怎么如此轻易就答应他了?要知道这些文字很重要呢,就算是到了私塾先生都不一定会教。”
    春晓是前隋犯官之女,很小的时候就入了教坊司,后来因为长相甜美入宫作了宫女,所以根本知道,就算是外面的私塾也是教不了阿拉伯数字的。
    “文字发明出来就是给用的,如果都敝扫自珍,只怕我们现在还在吃生肉,喝生水呢,所以别计较了。”看着气鼓鼓的春晓,李承乾想到自己的妹妹,慢慢给她讲道理开解她。
    虽然李承乾现在只有8岁,可身体里面却装着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广开民智的重要性。只有整个大唐百姓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纨绔的生活才会显得有意义,否则在一个缺衣少食的时代,就算是想纨绔也纨不起来。
    “哼,殿下就是太好说话,搞的匠人都能提条件。”春晓对李承乾的话很不以为然,依旧在生闷气。
    “好啦好啦,不说这事儿了。”可能是刚刚喝到肚子里的药终于起效了,李承乾觉得身上不那么冷了,就把皮裘松开了一些,又似乎想到什么就扭头问春晓:“昨天你说的白叠子有消息了没?宫里有没有?”
    “奴婢问过管事啦,说是库里好像还有一些,但具体有多少不清楚,过一会儿应该就有消息了。”小丫头的郁闷,来的快,去的也快,提到白叠子,春晓几乎立刻就忘了刚刚铁匠的事情,开始叽叽喳喳说起白叠子的可爱。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