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章 为君分忧的太子殿下
对于这个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儿子,孙长也很无奈,其它皇子被罚禁足都是坐困愁城的样子,可偏偏这小子就能甘之如饴,享受的不得了。
    可不罚禁足还罚什么?身为皇子总不能用竹杖打吧?而且这小子好像从来都没犯什么大过错,除了懒点,什么都挺好的。
    “不过你确定他把所有的白叠子都弄他宫里去了?”李世民在地上转了两圈之后,有些疑惑的扭头问长孙。
    “是啊,中午的时候丽质他们去‘兰若寺’,可是看到满满的两大车白叠子都在他宫里放着呢。”虽然不知道‘兰若寺’是什么,但不可否认,现在宫里所有人都顺着李承乾的口径,把宜秋宫叫‘兰若寺’。
    “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重新坐回椅子上的老李同志紧皱着眉头思索着。
    如果是别的皇子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两车白叠子而以,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但李承乾不一样,他是太子,帝国储君,一举一动都影响甚大,这就让老李不得不时时刻刻关注他的动向。
    “听丽质说他好像在弄什么棉被。”长孙对一旁的宫女摆了摆手,示意把茶水换了,然后轻声说道。
    “绵被?宫里不是有么?”
    “不是您说的那个绵,听丽质说是木字旁的棉,又是那混小子自己造的字。”提到李承乾,长孙又狠狠咬了咬牙。
    “木绵?”李世民略一思索,又说道:“他还跟丽质说什么了?”
    “那臭小子把白叠子塞进两床缝到一起的绵被里面,作了一条棉被。听丽质说那棉被虽然丑了些,但的确很暧和,而且臭小子答应回头送给丽质一条。”想到李承乾兄妹之间感情和睦,长孙也不由露出一丝淡笑。
    “嗯,丽质没有当场就拿回来,看样子是丑的可以了。”想到李丽质乖巧的样子,李世民的语气也轻松不少。
    李承乾表现的无论如何操蛋,如何不务正业,哥哥这个身份他确实做的不错。单从兄弟感情方面,就连经常找他麻烦的李泰,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这也正是老李同志对李承乾比较满意的一点。
    “二哥别想了,那混小子脑袋长的和别人不一样,他不说的话谁也猜不到他想干什么。不过以他那爱炫耀的性子,说不定过几天自己就会跳出来呢。”长孙皇后指指自己的脑袋,用来表示李承乾的不同。
    “嗯,那就不想了。”李世民揉揉额头,似乎认为长孙说的很有道理,扭头瞅瞅外面天色,又转过头带着一丝莫名笑意对长孙说道:“天色已晚,观音婢,不如一起安寝如何……?”
    皇帝陛下晚上怎么睡的不知道,但第二天一早老李同志却是被一阵阵的弓弦声惊醒的。
    久经沙场的老李对弓弦的声音如何能不敏感,听到声音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逼宫?猛然间翻身坐起,仔细听了一下之后又觉得不是。
    这弓弦的声音和开弓射箭还是有很多不同,首先是只有一张弓在响,其次是这声音清脆,不侧射箭时的沉闷。
    被惊醒的大唐帝国皇帝陛下自然不会放过罪魁祸首,安抚了一下长孙皇后,让她先去更衣,然后就是一声暴喝:“来人。”
    “陛下。”毛脸雷公嘴的林侍卫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大殿门口。
    “弓弦声响自何处?”
    “回陛下,宜秋宫。”身为皇帝的贴身侍卫,在弓弦响起的第一声就已经派人去探查的一清二楚。
    老李同志呆滞一下,直接翻身从榻上跳下来,暴吼一声:“又是这逆子。”
    此时长孙皇后也换了一身简单的衣服出来,看老李只穿单衣在地上跳来跳去,赶紧找了一件皮裘大氅给他披上。
    长孙皇后虽然没有经历过战场,但见识还是有的,弓弦声响的如此有规律,而且听就是一张弓所发出来的,自然不会惊慌,只是柔声问道:“二哥,到底谁在作怪?”
    “还能有谁?”老李同志声音憋闷的说道。
    “高明?”结合刚刚老李一声‘逆子’,再加上现在的反问,长孙很容易就推断出罪魁祸首。
    “不是他还能有谁?”带着一身的起床气,皇帝陛下开始更衣,他决定好好去教训一下这个逆子。
    好不容易休沐一天,没有大臣来打扰,打算睡个好觉,没想到又被这个混小子给搅和了。
    “二哥莫要动气,高明这孩子只怕也是无意间弄出事情。”长孙皇后耐心的劝慰老李,生怕老公一时生气把儿子给揍了。
    “放心吧,观音婢,朕保证不打死他。”
    皇帝陛下一行人从丽正殿出来,几乎没用多长时间就赶到了李承乾的‘兰若寺’,刚刚一进西池院的小门,就看到一张硕大的弓挂在那里,一个卫侍正汗流浃背的搂着弓弦,发出‘嘣嘣’的声音。
    而弓弦下面是一张桌子,面上全是白花花的一团,不知道是什么,越过桌子再往里面看,老李同志险些没气乐了。
    李承乾正坐在一张下面带着弯曲木棍的椅子上,一摇一摇的好不惬意,身上裹着一条像王八盖子一样的东西,应该是李丽质口中的棉被。
    “参见陛下!”老李同志的突然出现,让院子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立即见礼。
    唯独李承乾坐在他新制成的摇椅里面,身上裹着大唐第一条棉被,像一条肉虫一样,脖子伸的老长,稚嫩的小脸憋的通红,却无论如何也起不来。
    长孙皇后原本一脸担忧,看到李承乾此时的样子,却被逗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老李也被李承乾乌龟翻身的样子逗的差点笑出来,不过好在忍住了,又想到这小子一大早上扰人清梦,当即怒喝一声:“逆子,你在作什么。”
    “父皇,母后,请恕儿臣甲胄在身,不能全礼。”挣扎半天的李承乾最终放弃了,8岁的身体太小了,5公分厚的被子裹在身上,让他根本就无法从摇来摇去的椅子上起来,所以只能一脸郁闷的摇晃着给老爹,老妈问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