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1章 屡教不改李承乾
送走长孙无忌,李承乾觉得天色好像暗了许多,抬头四下看看,才发现不知何时天空已经被铅云覆盖,一场大雪只怕日落之前便会降下。
    在院子里“哐哐”弹棉花的声音还在持续,只是弹棉花的侍卫已经不知道换了第几批。
    想到昨天答应过大妹李丽质今天送她一床棉被,李承乾赶紧朝忙碌着的春晓那边叫道:“春晓,秦晓,被子制好了没有?”
    “殿下,已经制好两条,要给陛下送去么?”忙的脚不沾地的春晓应声答道。
    刚刚李世民离开时的吩咐春晓也听到了,所以才会这样问。
    “不用,先给大妹送过去,两条正好,一条铺,一条盖。”李承乾心大,知道自家老子决不会因为两条棉被教训自己。
    李丽质虽然年少,却因为遗传等一系列原因,得了和长孙皇后一样的气疾,每到天气寒冷的时候,经常会有上不来气的感觉。再加上自幼体弱,弄不好就会染上风寒,所以每次生病都像是在过鬼门关一样的难受。
    所以心疼妹妹的李承乾无论如何都要给她留上两条棉被,让小丫头过一个暖和的冬天。
    “那,那陛下那里怎么办?”春晓没想到这太子殿下竟然会抗旨。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身为宫女的春晓和李承乾想事情的出发点就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承乾的印像中,只要大妹开心,别说一床棉被,就是把所有的棉被都弄过去也没啥,难道皇帝老爹还真能为了几条棉被砍了他不成。
    “父皇睡的晚,一会儿赶制出来就好了,大妹身体弱,还是紧着她用。”一些生活物资而以,如果真的送到长孙那里,事情反道不好办了,必竟长孙也不能第一个考虑自己的女儿。
    长孙皇后署理后公,自然要作到公平公正,如果有了好东西就往自己儿女那里塞,只怕会搅乱后宫。所以如果东西送到她那里,李丽质想到得到,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等待怕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是,奴婢明白!”见李承乾心意已定,春晓也就点头答应。
    李承乾年龄虽然小,但主意很正,必竟是一个20多岁的灵魂在身体里,怎么可能被一个13、4岁的小丫头左右。
    事情交待完了,李承乾回到房间,跳到榻上裹着王八盖子,坐在那里发呆。
    便宜舅舅说的没错,太子的身份限制太大了,很多事情都不好去作,而且太冒头了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太子这个位置本身就是一个靶子,时时被人注意,再像自己这样天天折腾,只怕要不了多久弹劾的奏章就会像雪片一样飞到皇帝老子的桌子上。
    如果说李承乾想要当皇帝,那么韬光养晦才是他现在应该作的,让所有人都忘记大唐皇朝还有太子这一号人物才最好,然后他就可以慢慢等,等到皇帝老子将来把位置传给他。
    可李承乾真的想当皇帝么?当然,说不想是假的,谁心里还没有点小心思不是。可当皇帝的想法只是偶尔从李承乾的脑中闪过一下而,宅男与草根最大的优点就是随遇而安,正所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而以李世民对子女的态度来看,只要李承乾不去造反,哪怕犯了再大的事情,保条命还是不成问题的。既然有保障,那为什么要消停儿的眯着?这完全不符合一个穿越者的身份与性格。
    李承乾就坐在矮榻上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想着,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春晓在一边轻声叫他:“殿下,该休息了,已经亥时了。”
    “亥时了?”李承乾有些愕然的抬起头,这才觉得全身酸麻,整个人都像是僵住了一样,动一起都异常困难。
    “殿下怎么了?”春晓似乎看见承乾的情况有些不大对头,连忙出声问道。
    “不,不会动了。”李承乾扭着脖子,机械的说道。
    只是想一些问题而以,没想到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快,最要命的是这一段时间李承乾竟然保持一个姿势一动没动过。长期盘坐引起血脉不畅,还有关节长时间不活动造成的僵化,让李承乾整个人彻底的不好了。
    李承乾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但春晓却并不知道,看到一李承乾全身僵硬的样子吓的脸都白了,连忙叫来身边三、四个宫女,又是按摩又是揉捏,好在这些宫女都是受过一些训练,要不然非把李承乾整废了不可。
    足足用了一刻钟,李承乾总算是在众人的忙碌中被揉软和了,自己伸了伸胳膊腿,发现不麻了,才让众人长长的出了口气。
    把一众宫女打发去休息,李承乾在春晓的伺候下更衣,洗漱,然后盖上他的王八盖子,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才想起今天有一件事情没有办,忙对要离开的春晓说道:“父皇那边的被子送去了没有?”
    “早就送去了呢。如果等殿下您想起来,只怕陛下今晚都不用睡觉啦!”春晓有些俏皮的在门口说道。
    “那就好,吓死我了,以为忘记了呢。”得到春晓肯定的答复,李承乾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安安静静的躺了回去。
    “殿下还有什么事情么?”春晓看李承乾没再说话,偏轻声问一一句
    “没事了,不过明天早上记得早些叫我。”闭着眼睛,李承乾哼哼唧唧的说着。
    “殿下还要出宫?”春晓缓缓走回房间,眨着大眼睛看着李承乾,有些担心的问道。如果不出现早上皇帝陛下的意外到来,只怕上午李承乾就已经跑出宫去了。
    春晓的话让李承乾有些抱怨,低声嘟囔着:“什么叫还?本王还没出去呢。哎呀,你怎么那么啰嗦,去通知老王一下,让他作好出去的准备,然后你就快去睡觉,记着明天早点叫我就好。”
    看着春晓离开,想着明天就可以看到后世中无数次臆想中的长安,李承乾揣着一颗激动的心,慢慢进入梦中与周公会合,继续昨天晚上没完成的棋局。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