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2章 找事儿的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早早起来的李承乾匆匆洗漱完毕,换上富家少爷衣衫,就开等‘光头王’准备停当开始自己的长安之旅。
    而侍卫头子王成虎,也就是李承乾口中的‘光头王’,则是能拖就拖,最后被逼的实在没了办法,只好点头答应这位小爷。
    出皇城的过程不必细说,反正一路穿宫过殿,自东宫长乐门出来,直接向左转,顺着笔直的大路直奔延喜门。
    “少爷,您看我们先去哪里?”从延喜门出来之后,‘光头王’便开始征询李承乾的意见。
    “先去东市看看。”李承乾挥了挥小手,语气有些急促。
    因为他们是从皇城东面出来,所以如果去西市就必须再绕过半座皇城,心急如焚想要见世面的李承乾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有了明确的目的地,‘光头王’也不费话,驾起马车就开始上路,而李承乾也终于有功夫慢慢打量这座只存于他想像中的城市。
    将马车窗口的布帘掀开一点,李承乾贪婪的向外面看着,似乎要把这一些都看到眼睛里面。之所以把布帘掀开一角,不是全都掀开,实在是因外面全是一些高官显贵的住所,比如魏征、比如长孙无忌……,李承乾可不想刚刚溜出来就被抓回去。
    所以宽阔的街道一面是皇城,另一面是一些达官贵人的居所,所以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显的并不热闹,但这并不影响李承乾的兴致,依旧让他看的如痴如醉,不断感慨比在横店看的过瘾。
    行人希少的街道上,李承乾所乘的马车速度很快,而他出来的位置离着东市也着实不远,只需经过两个坊,然后再转一个弯就到了。
    所以就在李承乾被颠簸的马车搞的兴致全无之前,‘光头王’已经将车停了下来,同时沉声说道:“少爷,到了。”
    车外的喧闹早就已经通过四下透风的车箱传入李承乾的耳中,向他宣示着东市的繁华,所以‘光头王’的话音刚落,他就已经像脱缰的野狗一样窜了出去。
    “少爷,等等我……”王成虎发现李承乾从车上窜下去之后,连马都顾不上栓,起身就要去追,但仅仅做了一个追的动作之后,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光头王,你大爷的!”从车上窜出去之后就趴在地上的李承乾连头都没抬,王成虎的外号就被他顺口叫了出来。
    原本李承乾听到王成虎说到地方了,心里也挺开心,声音一落就迫不及待的从车里钻了出来。
    可谁知道这‘光头王’说完话之后又开始牵着马往前走了两步,这样一来,刚刚钻出车箱的李承乾立刻就站不稳了,身子一歪就要往下掉。
    眼看着稳不住身体,就要摔到车下面,李承乾的余光却瞥见正在转动的车轮,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来不及多想,只好用力在车辕上一蹬,将马上就要摔到车轮下的身体送了出去。
    “太,少爷,您,您没事儿吧?”王成虎瞅着趴在地上的李承乾,赶紧三步两步冲过去将李承乾扶起来。
    被王成虎扶起来的李承乾此时就感觉整个东市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只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连身上有没有受伤都没看,拉着‘光头王’就闪进一家店铺。
    “少爷,您,您没事吧?”王成虎此时已经急的脑门子见汗了,大冬天里汗珠子从他锃亮的秃头上往下流,都特么快要成小溪了。
    “王成虎,我****大爷。”觉得丢脸丢大发的李承乾哪管王成虎问他啥,躲进店里之后,抬脚就在他腿上踢了一脚,不过这一次叫他外号。
    这也就是李承乾的灵魂来自后世,习惯了人人平等。
    而且刚刚发生的事情其实就是个意外,在他的心里就像大学时和损友之间开玩笑一样,并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否则,如果是真正的李承乾,只怕此时王成虎已经死的骨头都凉了。
    而王成虎被李承乾踢了一脚之后,心也放下至少一半,从这一脚的力道上来看,这位爷还真没生气,不由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感叹命是保住了。
    “王成虎,这事儿烂在肚子里,谁也别说,知道不?”这么丢脸的事情,李承乾认为就应该天知地知,别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可李承乾没想到的是,王成虎这家伙好像误会了他的意思,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王成虎却单膝点地,半脆下来郑重一礼,沉声说道:“某家谢过殿下不杀之恩。”
    李承乾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粗豪的光头壮汉,直到现在他才想明白刚刚的事情有多严重。
    要知道这可是在大唐,不是1300多年后的中国,这个时代讲的是主辱臣死。如果让人知道因为王成虎的大意,将一国之储君摔了个狗啃泥,只怕王成虎想要保住一家三族都挺难。
    想明白这一节的李承乾不由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应大唐这个时代,至少在草菅人命方面,自己差的太多。
    看着半脆着的王成虎,不由得又想起这混蛋把自己车上摔下去的事情,原本打算好好劝他起来的话也换成:“王成虎,****大爷的,你脑袋多是吧?如果泄漏了老,少爷身份,只怕想保你都难。”
    李承乾差点把后世的口头禅‘老子’说出来,好在及时反应过来,收住了没有往外说。要知道在大唐君无戏言,太子虽然不是皇帝,但至少算是半君,一个老子出口,可真就认个儿子了。
    “喏,某家明白。”对面着8岁的李承乾,不管他的所作所为是真是假,至少王成虎第一次有了愿为其效死的念头。
    “行了,别磨叽,快起来,还得去逛东市呢。”店铺外面人来人往,刚刚那些看到李承乾摔倒的人都已经走了,李承乾再无顾及,逛街的念头再次升起。
    “喏!”就在王成虎慨然应喏,起身要和李承乾离开的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站住!本少爷让你们走了么?”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