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3章 赶的好不如赶的巧
一只脚已经迈出店铺大门的李承乾身形一顿,心中一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结起来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我艹!
    收回已经踏到外面的脚,李承乾慢慢转过身,向声音传来的声音看去。
    只见得由店铺二楼下来三个人,打头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少年公子,大概不到20岁的样子,白面无须,头带公子冠,身穿一件天青色长衫,腰上挂着一块玉佩,手拿一把……圆扇!
    看着那圆扇,李承乾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折扇这种纨绔必备的东西怎么让自己给忘了呢。
    那‘油头粉面’见李承乾不说话,只当是被自己吓傻了,当下撇嘴一笑,接着说道:“小子,本公子看你这仆人不错,不若送与本公子如何?”
    这泥马是什么人啊?到底是攻还是受?这小子要是个攻,只怕他还攻不动‘光头王’;如果是受,只怕他也受不了‘光头王’。
    李承乾看看‘光头王’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大体格子,再看看‘油头粉面’那瘦了吧唧的小身板,上千头草泥马在心头飞驰,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怎么样小子,考虑好了没有?”‘油头粉面’见李承乾还是没有答话,不由追问道。
    “你这是打算强抢民男?”强忍着心头恶心,李承乾皱着眉头问道。
    “胡说八道,本公子岂是你想像中那等人。”‘油头粉面’似乎觉查到李承乾想的是什么,面色一变,厉声喝道。
    “大胆!”‘油头粉面’一开口骂人,原本不打算插言的王成虎顿时不干了,伸手按住腰间横刀,就要出手将其拿下。
    李承乾可是堂堂一国储君,如何能被这样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子喝骂。
    “成虎,住手!”眼见王成虎横刀就要出鞘,李承乾赶忙将他喝住,生怕他一时忍不住出手将那个‘油头粉面’给砍了。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又遇到了可以踩人的机会,李承乾哪里会这样轻易放过,怎么也得逗那公子玩玩才成。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李承乾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他是现在是太子的身份,如果真的与这‘油头粉面’打起来,一是失了身份,二是如果被有人知道又要拿这事儿作文章。
    王成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的样子被‘油头粉面’看在眼中,也是吓了一跳,当下后退一步,差点惊叫出声。
    “这位兄台,成虎是我父,安排给我的护卫,而且并非卖身与我,讨要一说怕是要让你失望了。”看着‘油头粉面’的怂样,李承乾也没了和他一较长短的心思,堂堂太子,去踩一个草头百姓,好像真的意思不大。
    其实这‘油头粉面’也只是一时看王成虎对李承乾忠心耿耿的样子心中嫉妒,所以才生出讨要之心,此时见王成虎如此凶暴,顿时没了这个想法。
    不过既然已经把李承乾二人叫住,当然也不能就这么容易让他们走了,当下推开扶着他的老管家,沉声说道:“既然如此,不知小兄弟与你这护卫进我店里要买些什么?”
    “兄台如此说来,我不买也是不行了,对吧?”李承乾并不怎么在乎这个‘油头粉面’,打算如果真的说不通就干脆直接离开,反正在东市这么繁华的地段,量他也不敢当街杀人。
    “嘿嘿,小兄弟这话说的,我吴某人可不是那种强买强卖之人,但你和你的护卫到我牙里转了一圈,什么都不买就走,怕是别的牙派来的探子吧?”‘油头粉面’强词夺礼的说道。
    王成虎此时已经被这‘油头粉面’气的又眼瞪的溜圆,身为左武候府校卫的他何时受过这等闲气,只恨不得李承乾一声令下,就冲上去砍死这姓吴的。
    可王成虎没想到,李承乾不担对这姓吴的话没有动气,反到有些意动的问道:“你的牙?你这里是作中介生意的?”
    这里的‘牙’指的就是牙行的意思,随着我国各朝代不同称呼也不同,唐、五代之时统称牙、牙侩、牙郎。而牙行这一词是从明代开始使用,是将中介人和店合到一起的称呼
    姓吴的‘油头粉面’见李承乾态度不似伪作,觉得有些意外,有些愕然道:“难道你小子确实有东西要买?”
    李承乾虽然年级小,但心智却是一个成年人,看着自称姓吴的年轻公子哥有些愕然的表情,不觉有些好笑,发现这小子好像和从前的自己是一样的中二。
    不过李承乾瞅着这小子中二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生意人,不由出言试探到:“既然你是作中介的,那么石炭这东西你一定能搞到吧?”
    真的说到生意,‘油头粉面’反道没词了,只是回头望向跟着他的一位老者。
    “不知这位少爷需要多少?我们店可是不作百两银子以下生意的。”‘油头粉面’身后老者有些傲然的答道,同时也证明了这吴姓公子的确是草包个。
    “万斤为单位,你们有多少,我就要多少!”李承乾根本不为老者傲气所动,整个大唐能让他这个太子动容的人虽然不少,但绝不会有这老者。
    “哦?有多少要多少?”老者也被李承乾的口气惊到了,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都说开馆子的不怕大肚汉,老丈难道吃不下这生意?”李承乾有些戏谑的问道。
    “这……,不瞒这位公子,这生意我们道是吃的下,只是……”老者说话间有些犹豫不决,似乎在琢磨话应该怎么说。
    此时牙店中的几人,包括那‘油头粉面’都以经从言谈间感觉到李承乾身份的不凡,必竟寻常人家的小孩子绝不可如他这般,平淡中带着咄咄逼人之势。
    “只是什么?老丈尽管说便来是。”正所谓钱是英雄胆,或者说钱壮怂人胆,身为大唐太子钱财方面自然不缺,所以李承乾谈及生意才会如此平淡。
    老者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迟疑着开口问道:“不知……小兄弟是哪家公子?”
    听了老者的问题,李承乾不由哑然失笑,心道这老家伙原来是不放心,跑来探底来了,但就算担底他李承乾又有何惧,略一思索便说出两个让‘油头粉面’几人一哆嗦的字:“长孙!”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